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6章:不是掉几滴眼泪,你就最可怜了
第026章:不是掉几滴眼泪,你就最可怜了



更新日期:2018-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他一直以为,池欢是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即便是娱乐圈这个地方,她也靠着她父亲的人脉混得顺风顺水,无需她徒手攀爬。

他甚至想象不出来,她的人生,能懂什么是真正的挫败。

池欢见杨昊只是呆呆的看着她,没有动,当然其实——让他从沙发挪到窗前,本身也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

她把包扔回了沙发里,自己站起身,朝茶几的方向走了过去,长长的卷发垂落在腰间,十分浓密,居高临下清浅而笑,“良心?为什么要不安?这世上因为家暴被老婆一斧头砍死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何况还是你这么个死了也不想让别人安心的垃圾?”

落地窗前,墨时谦的手机已经拆完包装盒,并且重新设置完毕,将包装纸抛入垃圾篓,手机顺手放入了大衣的口袋。

然后才抬起漆黑深静的眼眸,淡淡的看着池欢的背影,眼底没有波澜。

杨昊的表情很可怖,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双眼通红如同染了血,喘着的呼吸更像是急Xing病发作,看上去像是随时都要发狂。

莫西故拧着眉头,下意识的伸手,将池欢往后拉了拉。

“我不想让她安心?她什么时候让我安心过?”

仍是歇斯底里吼,那双眼睛竟然盛满了无尽的悲痛和自嘲,转而看向了另一侧的苏雅冰,“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父亲生病,我出钱找医生给他看病,你说你想继续念书,我供你念书,你知道你答应嫁给我的那天我有多高兴吗?我什么都舍不得让你做,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就连你不愿意让我碰你,我也没有勉强你!如果不是你一门思想着这个男人,想回国,想离开我,我会打你吗?”

等那声音落下,池欢已经怔住了。

原本因为杨昊情绪太不稳定而拉着池欢手腕,担心她被攻击的莫西故更是震住了,黑色的瞳眸微微皲裂开,手也缓缓的松开了。

就连处理过无数离婚官司,见过各种各样撕逼丑陋场面的律师也面露意外。

苏雅冰跪坐在茶几前的地板上,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唯有墨时谦,他事不关己般的站在远处,有一只手插一入裤兜,淡唇Xing感菲薄,眼神凉薄到极致。

有那么几个瞬间,池欢觉得很荒唐。

这种荒唐来自一种反差。

身旁,莫西故低低的嗓音里压抑着震惊,“你们结婚到现在……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

杨昊看着莫西故的眼神充满着嫉妒和仇恨,声音嘶哑难听,“她说她不愿意……我就一直等她,可是等来等去等到的不是她愿意,而是她从始至终的想你,她甚至在搜索引擎里一遍遍的搜索你的名字,她每天都在日记里写她想你……我喝醉了,说我不想再等下去,她还是一直叫你的名字让你救她……”

“如果不是她非要回来,我怎么会打她,我这么宝贝她,我怎么会打她……”

池欢看着那从歇斯底里到喃喃自语的男人,心头突然涌出许久不曾有过的百感交集,最后全然只觉得可笑。

真是……难能可贵又冰清玉洁的爱情啊。

苏雅冰双手捧着脸,整个人都仿佛伏在了地板上,只剩下了哭声,“对不起……对不起,我努力了,我曾经想过努力的爱上那你……可是我做不到……”

杨昊看着她,道,“可他就要结婚了,一个月不到他就要跟池欢结婚了……雅冰,你跟我回去好不好?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绝对不会再动手打你了。”

池欢看了眼他,又看了眼地上的女人,绯红的唇抿起,转身走到落地窗前。

秋天的风不狂,但也很大,她的长发都被吹了出去。

墨时谦站在她身侧半米的地方。

她的嗓音仿佛散在风里,清凉缥缈,“你去请杨先生把字签了吧,长痛不如短痛。”

“是。”

墨时谦抬腿步伐沉稳的走了过去。

苏雅冰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墨时谦没有回答她,准确的说,眼角的余光都不曾瞟她一眼。

他附身扣上杨昊的手腕,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杨昊一张原本就沧桑寥落的脸狰狞扭曲得不成样子,根本忍耐不住的痛叫声连一旁的律师都看得满脸同情。

墨时谦看上去面不改色,好似他手上不过一两分的力气,但杨昊痛得冷汗全都冒了出来。

莫西故直皱眉,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冷峻漠然的男人,薄唇抿成一条线。

苏雅冰直起身子,手撑在茶几上,“住手……你别这样。”

墨时谦当然不会理她。

这屋子里,他只会听池欢的话。

池欢背窗而立,抬起手指撩起自己的长发,“杨先生,我答应了苏小姐今天一定让她离婚成功……我家保镖可是不太知道轻重的,老婆没了还能再找,手废了……可就真的废了。”

豆大的汗从杨昊的额头上冒出来,但他死死咬着牙,没有说话更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骨头错位的声音清晰的响起。

杨昊一字一顿的从齿缝中蹦出,“我不会离婚的。”

苏雅冰像是徒然崩溃了般的叫道,“够了,够了……住手,住手……”

“墨时谦。”

直到池欢的声音响起,男人才松了手,重新直起颀长挺拔的身躯,眼神冷淡如无物。

杨昊倒在沙发里喘着气,苏雅冰趴在茶几上哭得喘不过气。

墨时谦长腿经过苏雅冰身侧时,冰凉的嗓音突然淡淡的笑着,“苏小姐,便宜都给你占了,不是掉几滴眼泪,你就最可怜了。”

苏雅冰大概没料到这个男人会突然说话,还是对她,一时呆愣住了。

“如果说没有感情的婚姻叫长期卖一Yin,那也是互相满足需求,像这种你收了嫖资,不肯献身,精神出轨,身心折磨这个有心理病的愚蠢男人长达几年的类型,不是守着冰清玉洁的身子就伟大高贵了。”

他淡淡的笑,清冽的眉眼间竟有轻薄的玩味,“净户出身?你自己还不起,何不让莫少替你把债务还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