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7章:一双眼眸就像那晚无意中撞见她没穿衣服般
第027章:一双眼眸就像那晚无意中撞见她没穿衣服般



更新日期:2018-12-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番话即便是池欢听来,都觉得挺刻薄了,更别说是苏雅冰,她一张脸都变白了,没什么血色的唇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难堪,剧烈的颤抖着。

莫西故敛眉,已经动了怒意,冷声道,“墨时谦,你给我闭嘴。”

墨时谦并不在意他的怒气,视线还是落在窗前的那娇小的女人身上,深静无澜,只是看着,仿佛并没有其他的任何意味。

莫西故看着站在前方的池欢。

可能是逆着光,一眼过去竟然无法看清楚她脸上的神色。

倒是池欢,率先扯唇笑了笑,“婚纱,还去试吗?”

她站在那里,红唇抿着淡笑,仿佛只是询问,然后等待他的回答,再没有其他的意思了。

莫西故唇动了动,喉咙一时间却发不出声音。

两人对视着,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苏雅冰率先出声,打破这沉默,“西故,你陪池小姐去吧,”她的声音仍是柔柔轻轻的,闭着眼睛,脸上都是泪水,“我的事情……你别再插手了……我自有打算。”

莫西故的眉头明显了皱了起来。

让他不管她的事情,他显然做不到,因为无法放下心。

何况刚才杨昊间接的为她表达了这样一番心意……他真是心绪混乱的时候。

池欢自然也看出来了。

她弯腰捡起她的包,将链子随手缠上,另一只手撩起自己的长发,低低的笑着,“我猜你应该没什么心情,那你先处理好和苏小姐的事情吧,我看……苏小姐成功的用一个男人的可怜跟可悲,换取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感动……”

苏雅冰脸色煞白,咬着唇道,“池小姐……”

“池欢,你够了。”

池欢微微一顿,跟着又是轻轻一笑,“我说错了?”

莫西故眉眼阴沉,薄唇抿得很紧,但看着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婚礼的日子很近了,你们两个把事情说清楚就好,婚纱我自己去试……如果你非要悔婚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是公众人物,婚前如果被悔婚,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我的形象有半分的损失。”

凉凉的眼神自苏雅冰的身上掠过,她面带薄笑的继续道,“如果你想好了还是跟我结婚,那么,我可不是苏小姐那个心理有病脑子也不好使的前夫……白亏一大笔钱还要被戴绿帽。”

话落,她半侧过身子朝着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消失了,“我们走。”

…………

1999外,阳光微凉,风刮得舒服。

白色的法拉利就停在停车坪。

池欢看了眼替她拉开车门的男人,“你让人直接送到这里的吗?”

他淡淡的答,“来之前。”

她弯腰上车,边把包放在身旁边道,“开去婚纱店,我今天去试婚纱。”

墨时谦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了后座上的女人一眼,“不等莫少陪你一起去?”

她垂下眸,懒洋洋的道,“婚礼那天在就行了,第一次穿婚纱只有你看见,便宜又给你占了。”

池欢说完莫名的觉得不对。

这个又字……好像是在提醒上次他看光她那件事。

哪壶不开提哪壶,池欢懊恼的看向车窗外。

兰城最大的婚纱店。

她一进去就有店员迎了过来,“池小姐,”

先是笑容满脸的看着她,然后看向静默跟在她身旁的男人,眼神明显的变亮了点,宛如迷妹看到偶像男神式的客气还带着点羞涩,“莫少,池小姐的婚纱前两天就到了。”

池欢,“……”

她承认墨时谦英俊得迷人,但他已经帅到让人眼盲了吗?

这家婚纱店的品牌算得上婚纱中的奢侈品了,而从事这一行的工作人员都是人精,早已练就了从衣着举止看人的火眼金睛。

墨时谦淡淡的道,“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池小姐的未婚夫,只是个保镖。”

“啊……”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尴尬的朝池欢道,“池小姐,不好意思……”

池欢倒是不甚在意,“把婚纱拿出来吧,试完我还有事。”

“哦,好的好的……”?

她的婚纱是莫西故请米兰的知名设计师在见了她人之后替她专门设计量身打造的,莫西故对她的感情可能不太到位,但心思总得配得起她这个市长千金的身份。

池欢没有穿过婚纱,哪怕是在戏里。

婚纱设计繁复,拖尾更是无比的巨大,好几个店员在试衣间一起才帮她穿上,整个过程,墨时谦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

他静静坐在那里,整个人的线条都是英俊的,甚至透着矜冷,有一下没一下的随手翻着手里的杂志,鼻梁英挺,仿佛只是坐着,就足以令人面红心跳。

几个年轻的小店员在不远处议论。

“太帅了,太**了,池欢命怎么这么好,嫁给莫氏少东家不够,身边跟个保镖也是颜值爆表。”

“我想去认识他……你们说他会不会理我。”

“你不是吧,长得再好也是保镖,帅能当饭吃吗?”

“能啊,如果能每天看着这么一张脸,我愿意每天少吃一餐饭。”

“……”

说是这么说,但最后还是没人敢上去。

这个男人虽然不言不语,可就因为他不言不语,太让人觉得冷漠疏离,难以接近。

直到试衣间的帘子被掀开。

听到动静,墨时谦下意识的抬起了眼眸——

也许是长期保护池欢的安危,所以他总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注意她的动向,以至于就对她的动静形成了条件反射,哪怕有些注意力是无需的。

一袭白色婚纱的女人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跃入他的眼帘。

穿婚纱的女人总是美丽的,何况还是原本就美丽的女人。

款式不算繁复的抹胸式婚纱,恰到好处的露出她的小香肩,Xing感的锁骨和锁骨下方隐隐起伏的线条平添Xing感,冲淡了她原本的娇小感和少女气。

池欢没有做发型,因此她一头保养良好的浓密长发散落而下,铺满了肩膀,垂落在细腰间,整个人婷婷而立。

墨时谦眼眸并没有波澜,只是注视着她。

一双眼眸就像那晚无意中撞见她没穿衣服般,一动不动的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