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正文 > 第025章:想死就去死好了,死了干净
第025章:想死就去死好了,死了干净



更新日期:2018-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句话的时间,莫西故已经回到驾驶座上了。

池欢淡淡道,“小伤而已,人生在世,难免被误伤。”

苏雅冰全身都透着一种坐立不安的尴尬,原本就柔弱凄楚的气质,再加上脸上的伤,就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她这么说,苏雅冰似乎也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低着脑袋转过身,她即便一动不动,也好似坐立不安。

车开了差不多一半的车程,苏雅冰轻轻的开口,“西故,我约了他过去……可我怕他不会出现……他应该知道我是为了离婚……”

不等男人出声,池欢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放心吧,他会去的。”

苏雅冰一怔,牵强的苦笑,“真的吗……我昨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一直骂我,还说……他死也不会离婚。”

池欢冷冷一笑,“除非他真的想死,否则不离也得离。”

…………

1999的包厢内。

池欢走在最前面,苏雅冰跟在她身后,莫西故在最后带上门。

墨时谦已经在了,他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里,穿着一身深色系,深静的气息自成一股气场。

听到门口的声音,便站起身掀起眼皮看了过来,眼神笔直的落在最前面的池欢身上,垂首淡声道,“大小姐,人我带过来了。”

离婚律师是莫西故找的,他指的“人”自然就是苏雅冰的丈夫,扬昊了。

池欢一见他就想起上次的事情,忍不住的直皱眉,看也不想再看第二眼,直接走向墨时谦,然后在他起身的沙发里坐下。

她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包装盒都没拆的新手机递给她身前的男人,“喏,赔你的。”

墨时谦看她一眼便接了,淡然疏离的道,“谢谢。”

说完他就退到了落地窗前,低眸拆他的新手机,看都没看屋子里的其他人一眼……事实上,从头至尾,他也就正眼看过池欢。

杨昊看上去很正常,但他几乎是站都站不起来了,上次试图侵犯池欢就差点被打残了,只不过风行打人不喜欢打脸,所以他的手下也不习惯打脸。

何况他今天根本不准备过来,也是墨时谦让人用很暴力的手段弄过来的。

苏雅冰接过律师递给她的离婚协议,走到了只能坐在沙发上的杨昊面前,将它放在茶几上,闭了闭眼,轻轻的道,“我跟你的婚姻一开始就是错误,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这是离婚协议,你签字吧。”

杨昊从她进来开始,目光就一直停驻在她的身上,甚至透着一种想要用眼神抓住她的急切,呼吸又粗又急促,眼睛里充满着愤怒和痛苦。

她低着头,继续道,“你放心,这些年我没赚什么钱,所以所有的房子,车子和存款,我什么都不会拿,直接净户出身就可以了,离婚后你回美国好好生活吧……”

“我不会离婚的!”

一声暴吼,连无聊的看着墨时谦拆手机的池欢都被吓了大大跳。

莫西故皱眉,俊美的脸冰寒了一层,律师大概是什么场面都见多了,只是站在一侧看着,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池欢拧着眉头,双眼若有所思。

只有墨时谦,低垂着头拆手机设置新手机,整个过程连一秒钟的停顿都不曾有,安然淡漠。

杨昊一下就歇斯底里般的激动了起来,“苏雅冰,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你离婚,除非我死了!”

苏雅冰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你死?你难道想逼死我吗?你到底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才宁愿去死!”

“那我宁愿跟你一起死!”

池欢扶额,虽然早就觉得这男人精神有问题,但现在看,他怎么就没在精神病院里待着?

莫西故眼睛一眯,还是走了过去,伸手将苏雅冰拉开,自己在他的对面坐下。

他英俊的脸庞矜冷漠然,手指微微的扣响着茶几,极其冷漠的道,“杨先生,是你救过雅冰的父亲,所以现在才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要么,你就自己乖乖签字离婚,你如果想要钱,我也可以给你,或者……”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被拉长,带出深沉幽冷的蔑然,“你可以选择,监狱和精神病院,待在哪个地方可能舒服一点。”

“莫西故,她是我老婆!”

莫西故唇上噙着冷笑,“很快就不是了。”

杨昊盯着苏雅冰,气越喘越深,随即露出一抹深深的狰狞的笑,“我说不离婚,就永远不会离,老婆,你如果真的这么爱这个男人,我可以死了成全你,只要你良心过得去。”

苏雅冰咬着唇,面色苍白到极致。

饶是莫西故,对着这么一个张口闭口就是死的歇斯底里的男人,哪怕冷怒得恨不得一拳将他的脸打碎,也只能捏着拳头忍耐。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有时再大的权势都难以奈何他,死个把人他莫西故不在乎,但是他知道雅冰不可能真的为了离婚就让扬昊去死。

这个男人甚至捏准了这一点。

僵持得几乎滞带的空气里,突然想起女人嫣然的笑声,轻轻脆脆,像风吹起铃铛。

池欢手伸向落地窗,将玻璃推开,轻描淡写的道,“想死是吧,好说,窗户在这里,我保证没人会拦你,一个男人留女人都只能用自己的命,活得这么怂命也够贱的,想死就去死好了,死了干净。”

玻璃一开,大风就这么吹了进来。

风吹起她海藻般散开的长发,让她笑起来像面带不屑的女妖,“过来跳啊,说不定苏小姐念在夫妻之情,真的说不离婚了。”

池欢的脸少女气息很重,可铺着笑意的眼神轻狂又冷静,“说起来**这招还真挺有用的,想当年我爹想娶一个我特别恶心的女人当我后妈,我就用这招把她给赶走了。”

莫西故看着那长发飘舞肆意笑着的女人,心口微微一震,眼底酝酿出说不出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