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九章 迁入新居
第九章 迁入新居



更新日期:2018-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刘二刚起床,就接到新摊乡去金山新区看建好的搬迁房的通知,但刘二没有急着准备去看,反而踏实的坐在炕沿上抽起了纸烟,心里乐滋滋的,满脸的兴奋。心想,搬迁房总算建好了,没有拖后腿,没让自己在群众面前丢人现眼,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许多。
早饭后,刘二叫上红头子骑着摩托直奔金山新区。刘二的衬衫没扣扣子,在微风的吹拂下,衫子的两襟便呼啦啦的响 ,浑身凉飕飕的,很是惬意。路边葱绿的树木摇摆着身子,杏树枝头黄亮亮的稀稀疏疏的杏子格外醒目,宽阔的柏油马路在绿树的怀里延伸着,像一幅油画,自己和红头子是画里的风景,一切显得美丽、和谐、自然 ,而又富有诗意。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金山区就到了。在住宅小区,兴摊乡的干部早已在那里等候。简单听了搬迁房的建设情况后,径直到了街道,两排红砖白墙的平顶房由南向北排列着,小院都建有贴红瓷砖的门楼,宽阔的水泥街道两边建有绿化带,美观又自然。走进小院,北面是四间生活住房,中间两件客厅,一边一间卧房。南面是两间厨房,东侧留有一片空地,将来可搭个简易车棚或是杂物库房,空间很开阔。再往东边建有一堵墙,中间开一小门,是后院,四周围了围墙,一侧是茅房,另一侧可堆放柴草和养养养鸡。规划既方便又实用,布局既合理又实惠。小院整个面积不大,但利用率很高,没有浪费的空间,旮旯拐角都利用了,作为庄稼人能想到的和没想到的,都统筹考虑实施建设了,考虑的很周全很细微。刘二看的仔细也看的很满意,始终喜悦着脸,红头子跟在后边乐呵呵的笑不停,腿格外勤快,能去的地儿都走去了,能看到的也都看了,很是满意。
中午时分,乡上干部邀请刘二和红头子到乡上吃午饭。乡上有灶,有专门的炊事员和饭厅。进到饭厅,里面已坐满干部,正在吃饭。他们坐在小饭厅,饭菜已经上桌。一盆汤面片,西红柿炒鸡蛋、蒜薹炒肉、青椒肉丝、醋溜葫芦、酸辣白菜。在乡上干部的招呼下,一边吃饭一边说着话儿。乡上干部征求了他们对搬迁房的意见,并就搬迁的相关事宜做了安排。
搬迁时间定在八月十八日十点十八分。离搬迁时间还有二十多天,许多未尽事宜还要提前做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刘二就组织青壮年劳力到金山区金山村忙活起来。把院门前面,街道两边的绿化带的地块做了翻挖和平整,种了花草,并植上杏树、梨树、果树苗等经济林带,家与家之间打上隔断。在村子周围密密栽植了四圈柏树和沙枣树苗,算是复层防风林带。男的挖坑栽树,女的提水浇树,说笑声嬉闹声飘满村子的上空。看了水泥硬化的街道,粘贴瓷片的门楼,红砖白墙的平顶房,生活区和养殖区合理分布的院落,个个眉开眼笑,一边干着手头的活生,一边赞美着新房,又不时谋划着各自的未来。绿化完备,刘二组织妇女把街道、院落和村子周边做了清扫,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忙活着,说笑着,这儿扔下一片笑声,哪儿丢下一片嘻哈声,才在院子里说笑着,眨眼笑声又到了房后,个个干的起劲,人人做的仔细,没有计较做多干少的,也没有嫌弃活生脏累的,大家都浸沉在即将搬入新房的喜悦中。
村民回到山村后,家家都在议论着搬迁新房这个高兴的话题,唯独刘二高兴不起来。新村新房建好了,绿化、环境卫生搞好了,街道房后、院里院外处处充满生机和活力,原本从心底里该是高兴的,但二十四户村民的房子如何合理分派的问题很难使他高兴起来。刘二手指夹着燃着的纸烟,坐在炕沿细细思谋着,浓眉紧缩,目光呆滞,一脸愁容。直到手指间夹着的纸烟燃到手指跟灼烧到手指的一刻,在身体的哆嗦中才意识到纸烟烧灼到手了,扔了烟头,忙把沾了唾液的的手指按在灼伤的指间。刘二对抓阄、辈分大小、人口多少、签订搬迁协议先后等多种分房的方式做了比较,做了斟酌,分析了实施的利弊,都觉得不科学、不合理、不公平、缺乏可操作性和公正性。不尽科学的分配方式不仅不能达到合理分配住宅的目的,还会招致群众的非议,惹起群众的民愤。刘二思谋着,踌躇着,一夜没睡上个囫囵觉。
次日,刚睡起就叫媳妇找来红头子商议分房的事宜,南郭先生坐不住,一直在屋里地下站着,一会抓耳,一会挠腮,皱着的眉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起,半晌突然问刘二抓阄为何行不通呢?刘二解释:动员搬迁时,大部分村民同意搬迁,一少部分村民不同意搬迁,后来做工作才同意的。若采用抓阄的方式分配,先前不同意搬迁的一少部分村民抓到新村村头或村尾,他们都会有意见,说是我们从中做了手脚,很难信服群众。红头子紧接着又发话:山村老房子以前修建时的位置是怎么摆布的我们照办不就行了!刘二说不记得了,好像按建房先后摆布的,选好建房新址,谁家准备好建房材料谁家先建的。话音刚落,刘二倏忽站起来说有主意了。红头子惊奇的追问啥好主意,刘二只是噗嗤嗤的笑,不作回答,红头子只好跟着莫名其妙的傻笑,显得僵硬又冰冷。刘二看着红头子僵硬的发笑才禁住笑声,压低声音说:一定保密,暂不可泄露。我思谋着,就按山村目前房子的方向位置分房,现在是啥方向位置,在新区金山村就住啥方向方位的房子,无须抓阄或轮人口分房,这般分配方式,没人会有意见的。话罢,红头子紧缩的眉头放松了下来,脸上荡出波波喜悦。
八月十八日前,刘二始终未透露过任何有关新房分配的消息,红头子自同刘二见面商议后,就把新房分配的方式咽到肚里了,只字未曾提过,即使自己的媳妇,也是保守秘密,封锁消息,未吐出过一个字。全村的村民一边带着疑虑整顿搬家的家当,一边焦急的等待刘二宣布新房分配的好消息,直止八月十七日晚,村民未曾盼来关于金山新区新房分配的任何消息。
八月十八日一大早,刘二召集全村村民到自家门外的街道集合,把村民迁到金山新区金山新村的相关搬迁事宜做了安排强调,并用颤抖的声音就新村新房的分配方式做了宣布。果然大家听了新房的分配方式后无人提出任何异议或意见,一致赞同。见无人针对新房分配方式提出异议,刘二悬起的心才落下,加快的心速慢慢恢复常态,长舒一口气,紧张的身体迅疾放松了,脸上顿时露出了喜悦。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家家满载家当的手扶拖拉机浩浩荡荡的向金山新区金山新村出发,即将离开养育自己的老家,村民个个神情凝重,有的早已哭开了,有的强忍着难过默默地留下依恋的泪水,两眼死死盯着那山那房那山路,不肯眨一下眼,仿佛眨一下眼山区的老房子就会消失,就会失去与自己告别的机会。随着拖拉机的向前行进,山和房子越来越远,越来越朦胧,最后消失在一个黑点上,村民们依旧向山区和房子的方向瞅着,恋恋的不回头,恋恋的不肯罢休。一路上,除去拖拉机哒哒哒的声响,没有一个说话的。一个人对于家的情怀,割舍是那般的痛苦,那般的揪心,那般的依恋......
去金山新区的路开阔平坦,走得却很艰辛,像走了一年的路,很是难熬。到金山区金山新村,兴摊乡和白崖乡的领导干部已经在那里等候,十点十八分,候在哪里的乡政府干部燃放了响亮的鞭炮,翠翠的声响和浓浓的炸药味飘进街道院落,飘在新村的上空,经久不息,久久不散。两个乡的领导干部十多人,在村口为白崖乡菊花台村村民迁居兴摊乡金山区金山村举行了隆重简短的搬迁欢迎仪式,并为二十四户村民家家送上了一套崭新的厨具,还在楼门贴上火红的对联。村民自觉按照自己房屋在山区老家的方向和位置相应的搬进新居,忙里忙外的布置家务。街道、院落里又传来妇女们叽叽喳喳的说笑声。搬了新家,家家是要吃安锅饭的。刘二把两乡来庆贺的领导干部全部请到家里吃安锅饭,便叫来红头子的媳妇和邻家的媳妇来帮忙,把早已准备好的大肉、蔬菜、调料、长面进行加工后,在先前准备好的液化气灶上烹调起来,喂鸡的功夫,一大锅香喷喷的臊子面汤熬制而成,一碗碗喷香劲道的臊子面端上桌面,屋子、院子里一阵唏哩呼噜的吃饭声,慢慢的也飘出了浓浓的酒香,整个村子瞬间喧嚣热闹起来。刘二、红头子送走乡政府领导干部,又挨家逐户看了一遍,大家都已安顿停当,手脚麻利的人家已吃过晚饭,磨蹭的人家正在准备晚饭,全村呈现出家家一片欢乐,户户一片喜悦的良好氛围。刘二累了一天倒头就睡着了,红头子有挪窝睡不着觉的习惯,躺在柔软的崭新的床板上,睁着双眼,没有一点睡意,脑海里朦朦胧胧现出狼的身影,耳边隐隐传来的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