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十章 抱团发展
第十章 抱团发展



更新日期:2018-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结合金山新区地广摊多,交通便利、日照时长的区位特点,队长刘二给全村提出了:家家建一座养殖棚圈,户户出一个务工人员的增收致富思路。
发展蓝图绘就后,刘二动员督促一家一户搭建养殖棚圈。养殖的品种,可选择养猪,也可选择养养,还可选择养牛,养啥品种有经验,养啥品种能挣钱增收就养啥,自己做主,自己选择,最后有县畜牧局按照统计数量统一引进品种。在建棚的规模上,可量力而行,结合自家的养殖能力定夺。全体村民开始忙活搭建养殖棚圈,缺劳力的便和邻居联手合作,三天时间,家家搭建好了养殖棚圈。刘二统计了全村养殖的品种数量,与县畜牧局干部和乡政府干部三人去外地购买养殖畜种。养殖的资金有乡政府作担保县信用社发放贷款,村民暂时不拿钱,待养殖业起步发展有了收益,逐步还款。一方面减轻了群众的压力,另一方面激发了群众发展养殖业的激情。
由于初次搭建养殖圈棚,大多数村民心里没底,瞻前顾后,不敢搞规模养殖,大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上报的数量都很小,唯有胆大的红头子,心里明,看得远,把搞养殖业作为增加家庭经济来源的主要产业来谋划,举全家之力大搞规模养殖,上报购买肉猪一百口,种羊二百只,一家的数量占到了全村人家的一半。有好心人相劝红头子再好好琢磨琢磨,数量太玄,有点离谱,怕经营不好赔了老本。也有的干脆说红头子脑子有毛病,尽拿自家的钱尽胡折腾。还有的说南郭先生爱出风头,爱逞能,想趁机表现自己,扩大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在为谋着队长的差事做准备。还有的甚至蔑视红头子,冷眼相看。任凭别人胡乱揣测有意奚落,红头子是横下心要搞规模养殖业,以此增加家庭收入,好给娃子攒点娶媳妇的钱。
红头子搞规模养殖,既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瞎闹胡折腾,而是胸有成竹,有的放矢。先前早和媳妇商量合计过,虽也想过后怕,但想起儿子喜喜已经二十七八的小伙子,年龄也不小了,家里经济条件原本薄弱,没攒下几个钱,村里已经有了几个光棍,砸锅卖铁也要给娃子娶个媳妇,不能耽搁了娃子,也丢不起脸面。越想压力越大,压力越大,搞规模养殖的信心就越足。自打村里安顿搭建养殖棚圈后,许多村民没当回事,也没考虑那么长远,似乎在应付了事。可红头子却把搞养殖业放在了心里,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机会,务必牢牢抓住抓紧,丝毫不能麻痹大意,让大好的机遇擦肩而过。几天里,红头子和媳妇没有歇息过,常常忙活到深夜。拣粗实的檩条和圆实的椽子结结实实的搭建了一个养养的棚圈,一个养猪的棚圈,都很宽阔,棚圈面积几乎占去多半的后院。另一侧修建了简易茅房,整个后院满满当当的,没少花功夫,更没少出力。
红头子不仅腿脚勤快,脑爪子也好使。养殖棚圈已建好,养殖的草料心里可没底。捉摸着,便到县城买来苜蓿和豌豆种子,早早在自己收割完庄家的麦地里种上苜蓿和豌豆种子。秋季雨水广,赶在降雪前还能抢收几茬,到邻近的村子再收购些,今冬明春的养殖饲料便可得以解决。
一周时间,刘二和县畜牧局、乡政府的干部把畜种购买回来了,连夜按照各家上报的畜种数量做了分配。红头子和媳妇看着一棚圈的猪和一棚圈的羊,又高兴又激动,晚饭也没顾着吃,照着畜牧局干部给的饲料配方,忙活着给猪和羊掺拌饲料,坐了几天车的猪和羊,途中没吃好,见倒食料槽里丰盛的食料,猪和羊一拥而上,竞相抢占有利位置,吃的急,吃的踏实,也吃得结实,槽里的食料所剩剩不多,口细的猪和羊仍在悠闲的吃着草食料。刘二分配完村民的畜种,圈好自家的羊群,匆忙到红头子家看猪羊的喂养情况,看到满圈的猪哼哼唧唧的散着步,羊群在羊圈咪咪的走动,再看红头子和媳妇一脸的兴奋,刘二的脸上也笑乐开了花。
自打养了两棚圈的猪和羊,红头子和媳妇瞌睡也少了。天刚麻麻亮,就起床经营猪和羊。饲料掺的均匀,拌的也均匀,稠稀合适,粗细适中,恰适猪和羊的胃口,吃的劲道,爵的有味。羊粪猪粪即产即清,从不使懒,从不厌烦,更没嫌弃过脏臭。草食料槽也是现喂现清,添加新的,清扫吃剩的,从不重复,从不混合,养、猪的食料槽始终刷洗的清洁干净。尤其是猪圈,清扫后还要用清水冲洗,圈舍打扫的极干净卫士,没有丁点儿污迹,白的羊和黑的猪越发白和黑,身上没有污迹,毛色纯而顺。
时值冬季,红头子麦地种下的苜蓿和豌豆长得很起劲,已收过三茬,收回的青草已打成捆整齐的堆放在棚圈的角落。收完青草的麦地,留下绿油油的草茬,红头子望着可惜,就把棚圈里的羊群赶到青草地里啃食,竟省下了一顿饲料。一周后,红头子和妻子熟悉掌握了饲养猪和羊的技能,红头子便叮咛媳妇守在家经营猪和羊,自己开着手扶拖拉机到邻近村子收购饲料,每天早出晚归,收购了一周,又去邻村粉碎饲料几趟,才算安生下来。红头子觉得两口子饲养两圈的猪和羊有些多余,便腾出自己的身子到附近农场和企业打起季节工。
降过几场厚厚的雪,已到年关。城里、农家匆匆置办年货,自然少不了割猪肉,买羊肉,剁鸡肉,屠宰场、街道边、村村巷巷便天天有猪、羊、牛和鸡的惨叫声,天天残叫着,天天宰杀着,人的脸上始终乐呵呵的。金山新村自然也很热闹,有自己宰杀自己食用的,也有贩子来收购猪、牛、羊、鸡的。村民们忙里忙外,一会忙碌宰杀,一会忙碌讨价,饭也顾不上吃,尽在笑眯眯的数钞票。生意最红火的当数红头子家,他家饲养的猪多,羊也多,肥的有,瘦的也有,大的有,小的也有,总能合了买主的意。红头子和媳妇见天在后院棚圈里忙活,抽不开身,闲不出手,不是套猪,就是捉羊,还得偷空数钱。忙到天气擦黑有空了,又要掺拌猪羊的饲料,夜深人静时分,才得空吃一顿简单的安稳饭。虽然忙忙碌碌不得闲暇,但心底里始终是美滋滋的。看着红头子家里红火的生意和夫妻脸上荡漾的笑容,邻居们个个投来羡慕的眼神,顿然觉得红头子先前轻狂的行为不再轻狂。
翻年后,红头子填补了出售猪羊的缺口,一边忙活庄家地里的活生,一遍忙着饲养猪羊,周周门上有送来的生意,周周家里有喜人的收入,日子过得很充实。春耕时节,一场瘟疫吹过村村寨寨,金山新村自然难以幸免,养猪人家户户不同程度受损,受损最严重的莫过于红头子家。他家近一半的猪病死了,红头子夫妻两坐在猪圈哭了一整天。邻居看到伤心欲绝的夫妻,背地里悄悄的私语,幸亏当初没跟着瞎折腾,要不赔光家产哩。
哭过,累过,伤心过,日子还得过。红头子打起精神又饲养起猪和养来,好歹还有二百只种羊在棚圈里做支撑。喂过猪和羊,红头子偷闲到邻村养殖大户家里去取经,买了拿得出手的纸烟嘻哈着向人家讨教养殖经验,跳进猪圈查看日常防护措施,跑了几家,竟也悟出了些门道。一不做二不休,红头子到县城书店买了猪羊养殖防病知识大全等书籍,还到县畜牧局向专家请教了养猪养养防病相关知识。回来后严格按照书本和专家的预防措施、防控办法操作,不仅猪羊上膘快,也长的健康。一边饲养,一边学习,一边摸索,时间已久,红头子竟脱胎换骨成了远近知名的养殖土专家。随着效益的好转,资金的积累,刘二又扩建了自己的养殖规模,猪达到300口,羊达到600只,不再外出务工,一门心思和媳妇发展养殖业。事业一天天兴旺起来。
在稳步发展养殖业的同时,红头子又在农业机械化上动起脑筋来。在金山新村平整的土地上种了第一茬庄家,收割麦子租用的机械是机带收割机,仅仅把麦子割倒,还需脱粒机才能把麦粒收回家,况且机带收割机还很稀缺,若买台联合收割机专门给人家收割麦子,既省时又出效率,经济又实惠,前景断定乐观。想过后,立马到乡上电话亭给远在新疆油田打工的儿子喜喜打电话,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与儿子的想法不谋而合,正中儿子的心意。
儿子喜喜回来后,一家人又酝酿斟酌了一天一夜,觉得想法妥帖,才托人到市农机局买回一台崭新的联合收割机。红头子和媳妇在家里饲养猪和羊,打发喜喜到县农机局学习联合收割机操作技能。喜喜年轻,头脑手脚灵活,一周时间的学习,自己已能单独操作联合收割机在田野作业了。正直本县麦熟打碾收割时节,喜喜就雇用了本村的一个手脚利落的年轻人作为帮手,从一类地区开始给农户收割庄稼,联合收割机很稀缺,在农村数量较少,预约收麦子的庄稼人排起长队,每天总有收不完的麦子,每天总有走不完的地块。忙碌着,从一类地区行进到三类地区,收完本县的麦子,又到邻县去忙活,直直忙到霜冻才歇息。喜喜和本村雇用的年轻人浑身晒得黑黝黝的发光亮,尤其脸面晒得起了皮,一扯一块,每扯起一块,脸面就露出一块白来,脸面黑白相间,极像黑底白字的字帖,再加两排排白花花的牙齿,发起笑来,一张脸俨然成了文化墙,耐人寻味。
喜喜开着联合收割机忙了一个多月收割麦子的活生,掐指细算,抵去机子的成本还赚了不少。红头子和媳妇辛苦一年的养殖业也赚来了很可观的收入,坐在床边的红头子眯着眼笑了,笑的眼缝几乎看不到眼球,生怕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泄露出去。夜静静悄悄,只有星星眨巴着眼睛聆听月亮老人讲故事。红头子的媳妇忙完家里里外的家务活,经营好猪和羊回到屋里,便听到自己卧室和喜喜卧室的阵阵鼾声,挪着轻盈的步子细看,见喜喜和丈夫脸上的笑容还未退去,便捂着嘴也呵呵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