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南郭先生和狼 > 第一卷 > 第八章 人粮双收
第八章 人粮双收



更新日期:2018-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眨眼间杏子熟了,麦子到了收割打碾时节。
金山新区的麦子不同于山区,株稠杆高,穗大粒饱,收割起来自然费工费时。刘二通知在金山新区种麦子的人家,家家出两个劳力,集中起来挨地块收割,争取在头场雨来临前把庄家收割完毕。收到收割庄稼的村民,把家里冷落了一年的锈迹斑斑镰刀拿出,坐在磨盘石边,霍霍霍的磨起来,不时从嘴里喷出薄薄的水花落在刀刃上,短暂的停留后就消失了,锋利的刀刃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等刘二出门到街道清点人数,让他没想到的是,留守山区不愿搬迁的村民自发出来准备帮忙收割麦子,真是大快人心,乐上眉梢。
面对金灿灿的一望无际的麦子,刘二将四十八人按男女分成两组,男人割麦子,女人捆麦子,咔擦,咔擦,麦收开始了。男人猫着腰挥镰割麦,女人蹲着打麦捆,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割倒了一大片。到了晌午,麦子仅收割完一大块。在炎炎烈日下,成熟了的麦子麦穗易炸裂,损失不容小觑。刘二焦急的直打转,抓头挠腮的想着法子。正在心急如火时,乡上委派的专业技术员到地头了,专程来指导麦收事宜。看到麦子收割的进度不大,没等刘二诉苦,技术人员就说有解决的办法了。在大伙的好奇中,技术员骑摩托捎着刘二走了,一支烟的功夫,招呼来一台割麦机。隆隆隆的驶进田地就开收了。机子走过,齐刷刷的麦子便一溜儿倒在右边的空地上,男女一律打麦捆,拾麦穗,一趟还没捆完,一块麦子竟然割到了。男男女女打着麦捆,聊着机子的神速,看着一块块的麦子被割倒,个个心里乐开了花。连着用割麦机收了三天,田地的麦子全部收割完了。
看着满地割到的金灿灿的麦子,刘二又为打碾的事儿发起愁来,向技术员道了原委,技术员说邻村也有脱粒机,少花点费用找来在田间便可解决麦子打碾的事。刘二给技术员递了纸烟,便拉着技术员去找脱粒机。眼下正是麦收打碾时节,周边邻村的村民都在抢抓天气晴好的有利时机割麦收麦,割麦机、脱粒机投入田间不久,数量不是很多,想花钱收麦,是要提前预约的。找到机手打听了情况,近日的工期拍的满满当当。无奈,刘二又和技术员去别的村子找,最后经乡干部协调,优先给移民脱麦。脱粒机开到地头的空地上,壮年小伙轮流抱着麦捆脱麦粒,年长的男人和女人绷着袋子装脱下的麦子,装满袋子再写上主儿的名字,以作区别。脱麦、装麦同步进行,机子周围忙活的男女满身都是尘灰和麦秆碎屑,整个脸面脏兮兮的,只有看着眼睛和嘴唇才可分其名姓,浓浓的灰尘呛得不停的咳嗽。山里人农活干得少,经不住繁重农活的折腾,从脱粒机边换下的壮年男女,躺在地边的麦秆上直喘气,说话都没个声气。机子动起来人就不能停了手头的活,大伙拖着疲惫的身子紧张忙活着,近两天才把全部麦子脱完。麦子脱完人累到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田地里歇息着,不再动弹。刘二喊着拉麦子,没人应声。见大家没动静,红头子起身帮刘二将麦带装上车,来回运送数十趟才运完。洒在地里的麦草不便拉运,就地点火烧了。
留守山村不愿搬迁的村民跟着忙活了几天,受累了几天,欢喜了几天,也羡慕了几天,嫉妒了几天。刘二不想让留守山村的村民别忙活,就跟红头子商议,两家各拿出些麦子分给六户村民以表谢意。麦子还没分发,其他种植户得知后也自发攒来了麦子,六户留守山村的村民每家分到了一袋新收的颗粒饱满的麦子,各家的男女见了就呵呵的笑,笑在脸上,喜在心里。刘二和红头子算了收成,估摸在金山新区种地的十八户村民,每户至少可有七千元左右的收入,算是没别忙活,的确是不错的收入。
在家踏踏实实的歇息了几天,浑身的疼痛还没退尽,山上旱地的庄家又到收获期。望着小腿高的稀稀疏疏的的麦子,总打不起收割的精神。想想下进的种子,撒进的肥料,投入的劳力,忽又有了精神,憋足了劲。刘二、南郭先生都是勤快人,腿脚麻利,双手利落,干起活来不知道累,两天时间就把自家的麦子割了脱粒了。总共收入十袋麦子,约莫现金一千五六。山里的麦子矮而稀疏,白花花的土地一块块的裸露在外面,麦穗小且颗粒不饱满。土层薄,土质松软,收获时镰刀派不上用场,多用手拔。没有脱粒机,一捆一捆的放在簸箕里用脚搓着脱粒,扇掉麦皮,择去碎麦屑,剩下麦粒,勉强算一年的收成了。刘二、红头子忙活完自家的庄家,又去帮助缺乏劳力的人家抢收麦子,一直忙活到全村的庄家收完。
连着数日的忙活,红头子着实有些疲惫,头挨到枕头就打起呼噜。半夜尿憋的醒了一次,上茅房时隐隐约约的听到狼的叫声,迷迷糊糊的没太在意就回屋睡着了。次日醒来问媳妇,昨夜有没有听到狼的叫声,媳妇说从没听到过。红头子白天躺在家里歇息,有时也能听到狼叫声,眼前也会浮现打狼时狼求饶的场景。但他对狼已不再仇恨,不再厌烦,有时竟觉得狼好可爱。难不成是对山村的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