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堂兄(2)

时间:2018-02-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他是临过黄山谷的字帖的,我从他那里又才知道陆润庠黄自元以外还有许多会写字的人。
  “懋弟弟发狠写字,将来会成名家的,不但是卖钱,还有——”他这话合了我的心意,从此我就发狠的学写字了,写字的结果,一年后我升了部中秘书处的录事。
  我把灰衣脱下,穿起家中特为缝制那件蓝大布“二马裾”齐膝衫子,去到差弁棚看他时,他把我搂住倒向床上去,高兴极了。
  “弟弟,你看你这衣!一年功夫人就长了许多,衣服简直穿不得了。我们明天出外去买件料子来做一件合适的。如今不比从前了。衣衫也要象样一点,莫使同事看不起。你喜欢灰的也好,灰的爱国布可以不怕脏。”
  身上的衣服,的确太短小了,还是去年出门时,家中为缝就的。一年来军服不能脱身,只象有一次,到一个姓印的家中看望由长沙上到辰州的七舅妈时,穿过一次,其余都是在竹箱中。
  “事情会不多吧。每日做什么,说给我听。”
  我就把到秘书处两天来所做的所见的一一说给他听了。
  我又说到一位书记官极可恶的事情时,他用手堵了我的口。他说:“弟弟,你自己发愤写字学公文,将来会要做书记官的,这时别人欺侮了你也要忍受!他是看到你才从副兵棚过来的,又不读什么书,才瞧不起你!你要学副官长,副官长他也是当兵,由兵升录事副官才到这个地位的。每逢有公事要你写时,总要同人和气,提笔就写。倘若说‘录事先生,你这写得不好,请费神再抄一通’时,你明知道是上司故意把稿中不妥处改了一下来麻烦你的,还是要写!军队中不单是当兵要讲服从,就是职员,不服从也不好!……”我信他的话,别人在烤火时,我写字;别人在谈笑时,我还在写;别人在另一张办公桌上大打其扑克,三个A同一个小顺在反来反去,铜元跌落到地板上,书记官钩着腰肩去捡拾。秘书输了,口上骂出各种新鲜的野话,另一张桌上,我还是在写!大家玩累了,上床发出各样高低鼾声后,我伏在桌上煤油灯下抄月报的事,也是常有的。因为我的牛马精神,从前那位极看不起人的书记官,对我也稍稍和气一点了。堂兄虽说当日曾劝我凡事忍苦的做去,但听到我每晚总是很迟才睡,也极悯惜我。书记官对我的待遇,尤为他所置念,见面时,总问我近来不感到烦恼吗?事情不累人吗?告诉他书记官近来不象从前那样磨人了,总仍然有所愤慨,对那个磨折过我的书记官十分切齿。这种神气,他虽极力想在我眼下掩饰,但我很明白的。
  “弟弟自己要努力——”他虽不接着说下去,但我知道,意思是“免被别人欺凌!”
  民国九年五月间,日子象是初二或初三,因为那天正发饷,我衣袋中得九块钱同三毛钱折下来的许多铜子,驼得很重。堂兄同我到中南门一家汤圆铺去吃汤圆。辰州地方只这家汤圆的馅子是玫瑰糖,这是堂兄同我所嗜好的。
  一面喝汤一面说他要转去了,乘到有件差事,押送六百块军饷,转家去看看。
  “大概是有点挂牵一个人。”
  他知道我笑他的意思了,“是的,看看你伯娘,——”“又看看嫂嫂,”说这句话时,我同时做了个讨嫌的油脸。
  “嫂嫂当然也要看。”
  到后他又告我近来得了几个月欠薪,换得副金戒子送姆妈带,嫂嫂也打了双金耳环。
  我知道他的用意,告假转去,未常不可以;但有这样一件差事,则路费可省下来。
  “这一去最多半个月就可回来销差,那时我们再来吃这个吧。”出汤圆铺门时,是那么约下来的,听到这话的,或者还有那个驼子老板。说是半月,这半月不知要经过多少时间始能到他所预约的一日!此后我羁流在辰州那半年,却没有敢再进那小汤圆铺的勇气了,从他铺子前过身时,我就想到堂兄临出门时约那两句话。
  初五那天早上,堂兄同了个伴当动了身,很早很早的还跑到我住处来,象我做副兵时每早上来摇我的神气。
  黄衣服脱去了,身上穿的是一身灰制服,但帽子还是那顶先前戴过的。
  “怎么,大哥你要走了?”我想坐起来,又被他按下去了。
  “弟弟不要起来。走了,半月后就见面。”他象知道同房几个人各自正在做着好梦似的,话说来特别轻。“弟弟,快快活活做事,到家时我去看婶妈,说是弟弟近来人极好,能吃饭,人人都喜欢他,不挂牵家里,……”堂兄说到不挂牵家,看我眼睛红了,知道我想念母亲了,忙改过口来。
  “到八月中秋节,就可以告假转来看看婶娘同九妹。那时可以帮九妹买许多好玩的东西。”
  “你为我问候伯妈同嫂嫂。”
  “好,我为你问候,说是懋到中秋节左右就回来看望伯妈,嫂嫂也问候了。……弟弟,不要起来,我就走了,他们等着。”
  望着堂兄拿着我托他带回家去那个小包袱,(袱中有一双套裤,同那件我不能再穿的蓝布大衫,另外有我每日临写《云麾碑》积下的四十多张大字),背影消失在门帘背后时,门帘子在晃动,我蒙着头哭了。
  堂兄什么时候动身我不知道。走后路二天,我到差弁棚遇到一个姓杨的弁兵,问及时,才知道一共有五个人转家。五人中除堂兄外,我认得一个姓唐名叫仁怀的,因为我住副兵棚时很同他相熟。另外三个有两人是弟兄,先在万林大哥处做过许久客,似乎同堂兄极要好。另一个痞子副官,据许多人说全司令部就只这位痞子副官会赌钱,扑克每场总赢,麻雀牌两圈以后能认识至少七十张,如今是赢了四百块钱转家的。
  若是我那时还在副兵棚,堂兄回去,也许更觉得惆怅吧。
  但到了秘书处,就同一个姓文的秘书官下象棋,对于堂兄,似乎就忘却了。
  堂兄去后第四天一个晚上,译电处的译员同姓文的那个秘书官,在秘书处对垒,我在写一件最冗长的公函,传事兵送给一个电稿到他们棋桌边。
  “将军!将军!动这一着再看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