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主角(下部 第四十四章)

时间:2023-02-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彦 点击:
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   下部 第四十四章

  忆秦娥那几天,有点失眠。甚至还请人开了安眠,让自己晚上能勉强那么几个小时。一醒来,她就想着宋雨的首演。几乎比自己演出还让她上心。孩子毕竟是第一次上大戏,让她担惊受怕的事太多了。自己初上台时,可是没少出漏笑话:不是没把头包好,将满头金簪银花,披散得台上台下到都是;就是中途要上厕所,却没有任何时间,竟然在彩里。反正能想到的,她都为女儿想到了,几乎是一点一滴地在帮宋雨准备着。

  正式演出那天,剧场的第一次铃声响起时,她甚至都张得双突突打战。但她还是在不停地拍着宋雨的肩膀,让她别慌张。说这时一定要保持镇定。演员既要做到心中有人,又要目中无人。只有这样,才能把演出平,自自然然地发挥到极致。这是个半文半武的戏,对演员的力也是很大的挑战。她甚至在演出前,还给宋雨喝了温热的增强能饮料。总之,凡过去忠、孝、仁、义四个老艺人,还有她舅、胡彩香和米兰老师能为她想到的,她都想到了。连他们没想到的,据自己多年的经验,也都想到了。她是要把闺女面面、漂漂亮亮地打扮“出嫁”了。

  演出的轰效应,是省秦,甚至包括西京秦界所有人都没料到的,全喊“炸了锅了”。“炸锅”有两种炸:一种是瞎得炸了锅了;一种是好得炸了锅了。《梨花雨》自然是好得“炸了锅了”。秦现在的演出,除了像忆秦娥这样的名角出场,一个戏,一般也就只能演那么两三场。而《梨花雨》的“演出月”,竟然到了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的地步。媒的报是:“美得时尚”“美得惊艳”“美得令人窒息”。有多家媒,已经在称宋雨为“小忆秦娥”了。

  可每当谢幕时,观众一一朝台前拥去,并大声呼唤着“小忆秦娥”时,站在最后一排的“老”忆秦娥,内心的失落感,又是难以言表的。尽管这个小忆秦娥就是她的女儿。

  忆秦娥不断听到观众各种评价:

  “省秦又有台柱子了。这娃绝对没达!”

  “这个宋雨不比忆秦娥差。先年轻么。现在讲颜值哩。”

  “忆秦娥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那化妆出来就是没有娃们好看么。你看这戏多好看的,再看都不厌烦么。”

  有的脆说:“有了这帮娃们,忆秦娥恐怕就该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

  “如果秦都是这样鲜活好看的脸面,那还愁没有观众?我看比美大片都过瘾哩,这都看的是真人么。”

  就连装台名人刁顺子都说:“有新把式了,看来忆秦娥这个老把式得退阵了。过去说,阵阵离不了穆桂英。我看这个宋雨,只怕是要成省秦阵阵离不了的新穆桂英了。”

  尤其让薛桂生,更让忆秦娥没想到的是,节后,已经定好的十几个台口,有好几个都要换《梨花雨》。到底是冲好戏来的?还是冲“小忆秦娥”来的?还是冲“青”“颜值”来的呢?

  忆秦娥傻眼了,她第一次感到了生存危机。更感到了一种几乎无向人言说的羞辱感。

  又一天,团里开《梨花雨》座谈会。她坐在秦八娃旁边,一直看着秦八娃用铅笔,在一个纸烟盒上写着什么。无意间,她睄到了《忆秦娥》的字样,就拿过来要看。秦八娃说:“胡划拉了几句,还没改呢,别看。”但她是拉过来看了:

  忆秦娥·看小忆秦娥出

  西风薄,

  夜摇碧树红花凋。

  红花凋,

  枝头又俏,

  艳艳桃夭。

  去年花旦鳌头鳌,

  斗移星转添新骄。

  添新骄,

  来似早,

  一地寂寥。

  里面有些字,已涂改得看不清了,但忆秦娥还是大致蒙出了一些意思。

  秦八娃老师曾经为自己写过两首同样的词。而今天这首,已经不是在为她写了。似乎也不是为宋雨写的。而是为他自己的一种感觉和心在写。那句“来似早,一地寂寥”,其实完全不是今天座谈会的氛围。座谈会上,好多人已经把好词给宋雨用尽了。用得几乎都有些忽略她的存在了。好个“一地寂寥”,岂不是在说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吗?

  但她还是在为自己的孩子高兴着,甚至几次都有点喜极而泣。

  也就在这时,她娘说过多次的“宋雨的秘密”,彻底出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