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满是问号和惊叹号的一生

时间:2012-03-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童年〕上帝赐给我们一个什么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

很快就要受洗了吧?好大的男孩!可别让他掉在地上,奶妈!

哎呀,哎呀!他摔跟头了!!他已经长出小牙了?他的淋巴腺肿了吧?把他手里的小猫拿过来,要不然它会抓伤他!你揪舅舅的小胡子!就这样揪!别哭!妖精来了!他已经会走路了!把他带走,他太不客气了!他在您那儿闯下了什么祸呀?!

可怜的礼服!哦,没什么,我们来把它晾干就是!他把墨水瓶打翻了!睡吧,小胖子!他已经会说话了!哎,他简直是我们的心头肉!来吧,你给我们讲点什么!他差点让街上的马车轧死!把奶妈赶走!你别站在风口上!您该害臊才是,打这么小的孩子下得了手吗?别哭了!给他一块蜜糖饼干吧!

〔少年〕你走过来,我要揍你一顿!你这是在哪儿把鼻子弄破的?不要去打搅妈妈!你不小了!你现在不要上桌子,等一忽儿再吃!把这课书念一念!不会念?那就站到墙角上去!

你的功课得了一分啊!不要把钉子放在口袋里!为什么你不听妈的话?吃东西要有个样子!别拿手指头挖鼻子!是你打米佳的吗?淘气的家伙!你把《杰米扬的汤》①念给我听!你说这个字的第一格复数是什么?这加起来一减就行了!从教室里滚出去!不许你吃饭!现在该睡觉了!已经九点钟了!客人一来,他就胡闹!你胡说!把头发梳好!下桌子去,不准你再吃!快,把你的记分册拿出来!你的皮靴已经穿破了?!

这么大的孩子还哇哇地哭,也不害臊!你这是在哪儿把制服弄脏的?你们这些孩子,谁也供不起!你又得了一分?话说回来,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不揍你?要是你再抽烟,我就把你从家里轰出去! facilis②这个字的最高级是什么? facilissimus?胡说!是谁把这酒喝掉的?孩子们,有人把一只猴子牵到院子里来了!您为什么把我的儿子一连留级两年?

〔青年〕你喝白酒还嫌太早!您讲一讲时代的连续性!太早了,太早了,年轻人!我在你们这种年纪,这样的事还一 点也不懂呢!你还不敢当着你父亲的面抽烟?哎,真丢脸啊!

尼诺琪卡问你好!我们拿朱理乌斯·恺撒来说吧!这儿是utconsecu -tivum③?啊,我的宝贝儿!躲开,少爷,要不然我就去……告诉你爸爸!得了,得了,……调皮的家伙!了不得,我嘴上已经长出唇髭来了!在哪儿?这是你画出来的,不是长出来的!娜嘉的小下巴真好看!您现在读几年级?您会同意,爸爸,我不能没有零用钱!娜达霞?我认得她!我到她家里去过!原来是你吗?哎,你啊,谦虚的人!让我吸一支烟吧!啊,但愿你知道我多么爱她就好了!她简直是天仙!我中学毕了业就跟她结婚!这跟您不相干,妈妈!我把我这首诗献给您!不要抽烟!我喝了三杯就已经醉了!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好哇!难道你没读过包尔恩④的作品?这不是余弦,而是正弦!切线在哪儿?宋卡的脚可不好看!可以吻你一下吗?咱们喝点酒,怎么样?好哇,我毕业了!记在我的帐上吧!你借给我二十五卢布!我要结婚了,爸爸!可是我答应人家了!你昨天是在哪儿过夜的?

〔在二十岁和三十岁之间〕您借给我一百卢布吧!你读哪一系?我无所谓!上大学要用多少钱?便宜得很!到斯特烈尔那⑤去,再回来!再来一杯!再来一杯!我欠您多少钱?明天您要来啊!今天剧院里上演什么戏?啊,要是您知道我多么爱您就好了!您答应不答应?答应?啊,我的美人儿!揪着他的脖子把他轰出去!茶房!您喝赫烈斯白葡萄酒吗?玛丽雅,给我把腌黄瓜的盐汤⑥拿来!主编在家吗?我没有才能?这就怪了!那我靠什么生活呢?您借给我五卢布!到沙龙⑦去!诸位先生,天都亮了!我把她丢开了!您把礼服借给我!黄球打角⑧!我现在就已经醉了!我要死了,大夫!你借

①拉丁语:容易。

②俄国作家克雷洛夫的一篇寓言。

③拉丁语动词的语法变化。

④包尔恩(1786—1837),德国作家。——俄文本编者注

⑤莫斯科城郊的一个饭馆。

⑥供醒酒用。

⑦莫斯科的一个娱乐场所。——俄文本编者注

⑧莫斯科城郊的一个饭馆。

给我一点钱看病吧!我差点死了!!我瘦了?到亚尔①去,如何?犯不上1您给我找个工作吧!劳驾!哎哎哎,……您真是个懒汉!难道可以来得这么迟吗?问题不在于钱!不,先生,就在于钱!我要开枪自杀了!完了!滚它的,都见鬼去吧!别了,卑鄙下流的生活!不过……不行!丽扎,是你吗?

我算完了,妈妈!我已经活到头了!给我找个差事吧,舅舅!

Ma tante②,马车来了! Merci ,m on oncle!③不是吗,我变了,mon oncle!挨了一顿臭骂吗?哈哈!请您写这件公文!你要结婚了吗?不行了!她呀,唉,嫁人了!大人!你介绍我跟你的外祖母认识一下,谢尔日!您真漂亮呀,公爵夫人!您老了?得了吧!您要逼着我恭维您了!您给我在第二排留个座位!

〔在三十岁和五十岁之间〕完蛋了!有空缺吗?九张牌,缺王牌!七张红桃!该您发牌了,好舅舅!您真可怕呀,大夫!我的肝脏肥大?胡说!这些大夫收的诊费可真多!可是她能带来多少陪嫁钱呢?现在您不爱她,时间长了,您自会爱她!祝贺您的合法婚姻!我不能不打牌呀,我的心肝!是胃炎吗?是儿子还是女儿?长得跟爸爸一模一样呢!嘻嘻嘻,……我不知道!我赢钱了,我的心肝!我又输钱了,见鬼!是儿子还是女儿啊?长得跟爸爸……一模一样!我对你保证我不认识她!你别吃醋!我们走吧,方妮!要镯子吗?来一瓶香槟酒!祝您升官! Merci!应当怎么办才能瘦一点呢?我秃顶了?!别罗嗦了,丈母娘!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醉了,卡罗琳亨!让我吻你一下,小日耳曼女人!那个坏蛋又来找我的妻子了!您有几个孩子?帮帮这个可怜的人吧!您的女儿多么可爱呀!在报纸上,那些魔鬼,揭了我的底!!走,我要揍你,坏孩子!是你把我的假发揉乱的吗?

〔老年〕我们到矿泉地去疗养?你嫁给他吧,我的女儿!

他愚蠢?得了吧!她跳舞不行,两条腿倒满好看的!吻你一 下要花……一百卢布?!哎,你呀,小鬼!嘻嘻嘻!你要吃松鸡吗,姑娘?你啊,儿子,有点……不讲道德!您得意忘形了,年轻人!啧!啧!啧!我喜欢音乐!来一瓶香……槟……酒!你在读《小丑》④?嘻嘻嘻!我给孙子孙女带糖果来了!我的儿子挺好,不过想当年,我比他还要好呢!你,那黄金的岁月啊,到哪儿去了?我就连在遗嘱里也没有忘记你,艾莫琪卡!你看我这个人多么好!爸爸,把表给我!得了水肿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