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醉乡遇救星

时间:2012-02-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全文在线阅读)》> 第六章 醉乡遇救星

  虬髯大汗忽然跳起来,将身上的衣裳全都脱下来,铁一般的胸膛迎着冰雪和寒风,将车
轭背在身上。
  他竟象是一匹马似的将这大车拉着狂奔而去。
  李寻欢并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他满怀的悲痛需要发泄,但车门关起时,李寻欢也不禁
流下了眼泪。
  地上积雪已化为坚冰,车轮在冰上滚动,虬髯大汗并不需要花很大力气,马车已疾驰如
飞。
  半个时辰后,他们已到了牛家庄。
  牛家庄是个很繁荣的小镇,这时天色还未全黑,雪已住了,街道两旁的店家都有人拿着
把扫把出来扫自己门前的积雪。
  大家忽然看到一条精赤着上身的大汗,拉着辆马车狂奔而来,当真吃了一惊,有的人抛
下扫把就跑。
  镇上自然有酒铺,但飞驰的马车到了酒铺前,骤然间停了下来,虬髯大汗霹雳般狂吼一
声,用力往后面一靠,只听‘砰’的一声,车厢已被撞破个大洞,他一双脚仍收势不住,却
已钉入雪地里,地上的积雪,都被铲得飞激而起!
  小镇上的人哪里见到过如此神力,都已骇呆了。
  酒铺里的客人看到这煞神般的大汗走了进来,也骇得溜走了一大半,虬髯大汗将三条板
凳拼在一齐,又竖起张桌子靠在后面,再铺上潘大少的狐裘,才将李寻欢抱了进来,让他能
坐得很舒服。
  李寻欢面上已全无一丝血色,连嘴唇都已发青,无论谁都可以看出他身患重病,快要死
的病人居然还来喝酒,这酒铺开了二十多年,却还没有见过这种客人,连掌柜的带伙计全都
在发愣。
  虬髯大汗一拍桌子,大吼道:“拿酒来,要最好的酒!掺了一分水就要你们脑袋。”
  李寻欢望着他,良久良久,忽然一笑,道:“二十年来,你今天才算有几分‘铁甲金刚
’的豪气!”
  虬髯大汗身子一震,似乎被‘铁甲金刚’这名字震惊了,但他瞬即仰首大笑起来,道:
“想不到少爷居然还记得这名字,我却已忘怀了。”
  李寻欢道:“你……你今天也破例喝杯酒吧。”
  虬髯大汗道:“好,今天少爷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李寻欢也仰天大笑道:“能令你破戒喝酒,我也算不虚此生了!”
  别人见到他们如此大笑,又都瞪大了眼睛偷偷来看,谁也想不通一个将死的病人还是什
么好开心的。
  送来的酒虽非上品,但却果然没有掺水。
  虬髯大汉举杯道:“少爷,恕我放肆,我敬你一杯。”
  李寻欢一饮而尽,但手已拿不稳酒杯,酒已溅了出来,他一面咳嗽着,一面去擦溅在身
上的酒,一面边笑着道:“我从未糟蹋过一滴酒,想不到今日也……”
  他忽又大笑道:“这衣服陪了我多年,确实我也该请他喝一杯了,来来来,衣服兄,多
承你位我御寒蔽体,我敬你一杯。”
  虬髯大汉刚替他倒了一杯酒,他竟全都倒在自己衣服上。
  掌柜的和店伙面面相觑,暗道:“原来这人不但有病,还是个疯子。”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个不停,李寻欢要用两只手紧握酒杯,才能勉强将一杯酒送进
嘴里。
  虬髯大汉忽然一拍桌子,大呼道:“人生每多不平事,但愿长醉不复醒,我好恨呀,好
恨!”
  李寻欢皱皱眉道:“今日你我应该开心才是,说什么不平事,说什么不复醒,人生得意
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虬髯大汉狂笑道:“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少爷,我再敬你一杯。”
  凄厉的笑声,震得隔壁一张桌上的酒都溅了出来,但笑声未绝,他又已扑倒在桌上,痛
哭失声。
  李寻欢面上也不禁露出黯然之色,唏嘘道:“这二十年来,若非有你,我……我只怕已
无法度过,我虽然知道你的苦心,还是觉得委屈了你,此後但愿你能重振昔年的雄风,那么
我虽……”
  虬髯大汉忽又跳起来,大笑道:“少爷你怎地也说起这些扫兴的话来了,当浮一大白。

  他们忽哭忽笑,又哭又笑。
  店掌柜的和伙计又对望了一眼,暗道:“原来两人都是疯子。”
  就在这时,忽见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扑倒在柜台上,嘎声道:“酒,酒,快拿
酒来。”
  看他的神情,就象是若喝不到酒立刻就要渴死了。
  掌柜的皱起眉头,暗道:“又来一个疯子。”
  只见这人穿着件已洗的发白的蓝袍,袖子上胸口上,却又沾满了油腻,一双手的指甲里
也全是泥污,虽然戴着顶文士方巾,但头发却乱草般露在外面,一张脸又黄又瘦,看来就象
是个穷酸秀才。
  伙计皱着眉为他端了壶酒来。
  这穷酸秀才也不用酒杯,如长鲸吸水般,对着壶嘴就将一壶酒喝下去大半,但忽又全都
喷了出来,跳脚道:“这也能算酒么。这简直是醋,而且还是掺了水的醋……”
  那店伙横着眼道:“小店里并非没有好酒,只不过……”
  穷酸秀才怒道:“你只当大爷没有银子买酒么,呔,拿去!”
  他随手一抛,竟是锭五十两的官宝。
  大多数家妓女和店伙的脸色,一直都是随着银子的多少而改变的,这店伙也不例外,于
是好酒立刻来了。
  穷酸秀才还是来不及用酒杯,嘴对嘴的就将一壶酒全喝了下去,眯着眼坐在那里,就象
是一口气忽然喘不过来了,联动都不动,别人只道他酒喝得太急,忽然抽了筋,李寻欢却知
道他这只不过是在那里品位。
  过了半晌,才见他将这口气长长透了出来,眼睛也亮了,脸上也有了光彩,喃喃道:“
酒虽然不好,但在这种地方,也只好马虎些了。”
  那店伙陪着笑,哈着腰道:“这罐酒小店已藏了十几年,一直都舍不得拿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