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幻术师再次登场

时间:2012-02-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那多 点击:

变形人(全文在线阅读) >6 幻术师再次登场


  我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

  “嗨,是路云吗?我是那多。你还记得我吗?”

  电话那头传来路云悦耳的声音。自从“凶心人”事件以来,我一直都认为她可以算是当世第一流的幻术大师,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对这方面的专家了解不深,但她绝对是精神、心灵、幻术方面的权威专家,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

  我向她极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因为绝非三两句就可讲得清楚,我只是强调了事情的重要性。  “是这样啊,我了解了。我就在附近,马上就可以过来。”她在电话里笑着说,  “我真的很高兴我们还会再见,你有事还会想到我。”

  尽管我心里疑虑重重,在见到路云的一刹那我还是震了一震,被她现在的美慑住了,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她穿着并无特别之处,一身紫色的衣裙加上几条特别的项链,透出几分超现实的神秘感。然而真正美丽得使人震撼的,还是那双眼睛,明亮、深邃,仿佛包含了一切的感情……我很快意识到我向那双眼睛注视过久,忙勉强将视线从她的眼神中移开。

  从她现在令人难以置信的美貌来看,我确信她的幻术比我上次见她时更精进了许多。我的理性告诉我,可能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才是她真正的而貌,现在却只是幻术的影响。

  在经历了“人洞”事件后,我自信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她迷住。因为我还可以回忆出她以前的样子。催眠术和幻术这些试图掌控他人思想,左右对方心灵的技艺,首先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在人的意志防线上打开一道缺口,才能侵入人的心灵。施术者的手段不外乎语言、动作和表情。而像路云拥有天生能够使人震撼的美貌,再加上高超的技术的幻术大帅,可以做到不经意间,一举手、一投足共至于下意识地就能够将任何普通人操纵于股掌之间。然而对于我,一个自信经历过不少一般人难以置信的事件的人来说,想轻易使我入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正因为如此,那口井才更令我迷惑不已。

  “嗨,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路云轻巧地向我打了招呼,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还好。唉,你的功力真的越来越深了,人变得越来越漂亮,是不是真的啊?”我还是首先尽量使自己忽略她的美貌。

  “太没礼貌了吧。”路云嗔道。真是一笑倾城。

  “开个玩笑而已。”

  我又将事情详细向她叙述了一遍。从志丹苑开始,因为我已经认为,这么多怪事绝非因巧合而挤在一起,这些看似无关的事件很有可能都和志丹苑考古有关。

  “真的听起来很不寻常。我也很有兴趣。”路云沉吟道。

  “那么,事不宜迟,我这就带你去我说的那口井那里看看。”

  很快我领着路云来到那口井旁。我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接近,而她却大步走到井边。

  “有什么问题?”我们几乎同时脱门问对方。

  “没什么啊!”她说着,绕着井转了一圈,又向井旁看了许久,摇了摇头。

  “是吗?可是我刚才确实受到了影响。”我见没事,便也走到了井边。

  又待了一会儿,还是什么也没发生。

  “唉,算了。”我叹了口气,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我把整件事大致跟你解释一下。”

  她应了一声,我们便一起向弄堂外走去。

  然而走了几步,路云突然停住了脚步,脸色凝重。

  她猛地转身看着那口井。我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但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我将目光投向路云。

  “确实有问题。‘’她说道,视线仍没有从井那边移开。

  “它在发射一种波动。‘’她转过脸来,向我说出了结论。

  “它在发射一种精神波动,是可以直接影响人的思维的波动。看来你刚才遇到的就是它了。"”可我刚才什么也没……‘’“它好像不是持续不断地发动的,而且可能每次发动的功率也不相同。‘’她若有所思地说,  ”刚才那几次就非常微弱,不足以把人迷住。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但是,"她补充道,  ”如果它再强一些,绝对能够把人迷晕过去。它发出的这种波动清晰而直接,唯一的目的就是把人吸引到它的旁边去,可以说是一种诱人接近信号。‘’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但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似乎已经离正确答案越来越近了,只是差最后的几步而已。我相信路云能够帮我找到谜底。

  我找了间茶馆,和路云找了座位坐下。然后我将整个事件,从志丹苑遗址考古开始,各种生物变异,当然包括我关于蚯蚓的判断,直到被井迷晕,全说了。路云耐心地听着,不时提出自己的看法。

  “对你来说,”她喝了一口茶,  “那口井的迷魂事件并非迫切要首先解决的问题,说不定它与整件事情包括考古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我能帮你解决的,就是你所说的有问题的苏迎,还有那个隐瞒事实真相的阮修文,我有办法让他们说实话。”

  听到“办法”二字,我皱了皱眉,我当然知道这位迷魂的好手所说的“办法”是什么,我也体会过~点点。恐怕对她来说人脑和电脑一样都是有迹可寻的。看着路云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实在有些犹豫,毕竟阮修文的身份是X机构的人,而且如梁应物所说的身份非同一般的研究人员,所以万一引起什么误会的话,后果绝不是我所能够承担的,一旦牵涉到路云,事情只会越来越复杂。再说苏迎也算是与我关系不错的朋友,这样做侵犯她的隐私,有些不义。

  路云显然看出了我的疑虑:  “我可以顺便帮那位有精神病史的小姐治疗一下,保证不会有事的。”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答应了,于是和路云一起赶往志丹苑。

  等到下午,苏迎差不多回家的时候,我和路云敲开了她家的门。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