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雨天,烧酒日

时间:2022-12-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用户7899 点击:

  蝴蝶沉默时是规矩的,月光漏过树影洒在她半张脸上,她表情依旧是不屑,手插在兜里,尾椎向后弓着,走路爱抖两抖。

落雨天,烧酒日

  我是以菜单末尾的酒水录去照应我的爱恋的。

  不是相亲恋爱,认识伊始绝不要喝红酒,坊间自酿显得轻纵,去选精酿IPA,纯澈的酒花苦味逼人多话,减去对坐无言的庄重尴尬。苦味钓人神思,微醺酿出的神情中也掺有审视的意味。热恋期里相约去喝热红酒,大嚼酒中橙子皮,橙油渗入舌苔,唇齿酥麻,热吻时是亚热带常绿硬叶林的风味。之后再去喝坊间自酿,生活平和如斯,偶有撩舌气泡。情末了点汾酒,醇厚酣畅,痛哭也要热烈一场。以一日四时照应爱恋,情起如日出,有“一往而深”做例,日中端杯漫溢莫吉托,薄荷香味冷冽,冰块碰壁叮当作响,耀眼白日光也做冷光般,畅意非凡。黄昏时意志总不坚定,希特勒演讲多在黄昏,“爱情宣言”类的应当学习,也在黄昏展演。夜晚寞寞,好的爱恋或许是“西窗烛”、“巴山雨”一类。

  后来威士忌我总爱喝有泥煤气味的,刚开始在酒单上看简介,总盯着“泥煤”两字忐忑半天,类蚯蚓的泥腥味从舌根一路招摇而上。

  那时候喝酒喝得凶,钟情XO的浓郁奶香,流水似的喝威士忌,广却不精,在饮酒上我是猪八戒的肠胃,囫囵喝个肚饱,多数时候杂饮,混一肚子木香果香。

  点菜的时候在蒜苗腊肉和小炒肉上犹豫,腊肉贵出两元。最后点了小炒肉,安慰小炒肉也是蒜苗炒的,喝多了“消毒水”不免也吃腻腊肉。端上来才发现是辣椒炒肉,说是辣椒也不尽然,我对辣椒了解要少,分不清什么螺丝辣扭扭辣,笼统叫青椒,但又不是拌沙拉里的那一种,切成细条,吃着略有股辣椒的青涩味,剩下与一般蔬菜没什么分别,水分足,有鲜蔬的纤维感。

  这家炒菜活力都烧猛,调料也足,流水似的炒菜,前几道菜的余味也进了菜里。店里没安油烟机,灶味烟味都渗在菜里头,烟火味很足。菜油色清澈,味道却要丰厚,想来与店家洗锅时潦草也有关系—锅刷一通乱刷,伸到水管下一冲,涮锅水是棕白色,浑浊水体飘起些肉絮…有的意思。

  更多候我吃便利店的,睡到日中去冰箱剩的漏,去吃蛋仁的、脆骨的…有那日本口的排味就更好了。我回退房的旅吞著,搜小上的探店解。

  我们一知半解,面上笼着罩纱追逐。多数时候首尾相接的追逐,有时候她上半身又够出圈外,半截在和我循环,半截向外用力的拖拽,是个“Q”字形。

  吃的候我是平行,酒是同行。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