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江东去 1998年(05)

时间:2022-12-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大江东去(全文在线阅读) >    大江东去 1998年(05)

    小雷家人心惶惶。

    春节过后第一个月的老年人劳保工资虽然发了,可是老人们凑一起晒太阳的时候,见面第一句就是议论雷霆。大家心里都有朝不保夕的感觉:这个月的工资是如期发了,不知道下个月还有没有,或者会不会拖,大家都不敢大手大脚,一个个更加精打细算。

    而雷霆的高层则是关注着人民币的汇率会不会如外界猜测,调整向下,放外贸企业一条生路。中央台新闻都在说日本汇率失守,台湾汇率也失守,香港那边则是苦苦支撑,也不知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周围国家地区的汇率都跌,我们国家的汇率坚守不跌,那不是把自己往死里整吗?不是说国家需要外贸企业挣外汇吗,大家都乐观地觉得国家不会那么没考虑。人民币的汇率应该也会顺应民心地跌,跌到出口企业又有活路为止。

    三月在大伙儿的焦躁中到来。雷霆的资金情况越发紧张,无数的口子等着用钱,每一笔钱进来,都得主事者掂量着轻重缓急,将钱安排下去,塞住其中最嗷嗷叫的一个口子。

    三月初正好一笔钱进来的时候,供电局终于等得不耐烦,要雷东宝一定设法将电费结了。雷东宝对着最要紧的口子供电局和小雷家一众老人的月劳保,还有雷霆工作人员的工资,着实委决不下,这笔钱给谁才好?给了供电局,其他就没了,给了劳保,工资就得打折扣,反正处处捉襟见肘。

    雷东宝还犹豫着,供电局在三道金牌之后,不客气地出手了。当时雷东宝正在电缆车间,忽然只听一声轰响,随即整个车间归于寂静,只余头顶一卷电缆在行车下面沉甸甸地摆动,带动钢缆“嘎嘎”作响,于此寂静之中显得分外狰狞,终于等电缆摆动结束,小三气喘吁吁打电话报告,说供电局来电下了最后通牒。

    雷东宝无奈,只有答应。过不久,电来了,来去就跟常见的停电或者线路故障一样,车间里除了陪同雷东宝的正明,谁都不知道这电的一来一去有其原因,车间旋即又陷入轰隆隆的机器声中,但雷东宝再无心关心生产和原材料库存,臭着一张脸一声不响离开。

    正明在初春的太阳下等雷东宝走远,立刻远远走去车间外面的空地,打电话给小三,问钱送去没有。

    “在路上,是没到期的承兑,还得找朋友贴现。正明哥,没办法给你,供电局催得紧,都拖两个月了,再大的面子也给拖没了,看样子这回是来真的。”

    正明道:“我的意思,你贴现后想办法留几万下来,我看供电局那儿把大头交上的话,应该可以混过一阵子。我们村那些老头老太的劳保不能拖,那些人本来就没几个钱,急了会找我们拼命。小三,这事一定要办到,你要是在供电局那儿应付不过去,给红伟电话,供电局的人头他熟。还有……这种苦日子我以前独立支撑过,有经验,你相信我。”

    小三当然清楚当年雷东宝入狱,正明独立支撑四面楚歌的电缆厂的过往,他现在只能相信正明的经验。“行,要是成的话,我跟书记说一声,这几天已经有老头老太找我要钱了。”

    “你傻啊,书记是喜欢下面人自作主张的人吗?尤其这种紧要关头,他能让你乱动他的钱吗?别让他捏出你卵黄子。快去快回,回头我们商量怎么悄悄把劳保分出去。”正明顿了顿,又道,“小三,我前儿跟你说的话你忘了吗?小心划清界限。”

    小三心里一个激灵,连忙答应。大家都说他是书记的大管家,现在人们有气不敢找书记,都是找他来闹,要是如正明所言,以后有个万一,书记怎么样不知道,人家起码还有宋运辉保着呢,可他小三没依没靠的还不给当作助纣为虐的典型,让全村人民生吞活剥了?他很快就将正明留下几万的提醒举一反三,想到这是他偷偷划清界限、留下活路的机会。

    回头他果然得叫去红伟,才把供电局的头头脑脑摆平,虽然还差十万,可供电局的领导还是大手一挥,放他们一马了。请客吃饭后回到村里,正明指示小三把这笔钱先捂几天,让村里老头老太着急几天再悄悄发放,以谋求某些效果。大家都是在一条筏子上沉浮的人,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小三借着酒意大胆地答应了,他在心里一径地告诉自己,答应的那些话是醉话,是不能当真的醉话,可是等他醒来后,他并没找正明纠正醉话,而是默默将电费余下的钱存进活期,默默观察事态发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