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星夜絮语

时间:2022-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正东 点击:

  你曾经坦言,生活必须有诗和远方,否则平淡如水,疲乏。

  我表示有限度的同意,因为你血液里蕴含浪漫基因,我无能直接反对。就如我,一直坚信生活必有苟且,你再反对也改变不了,徒然。

  好吧,这也影响不了我们时常的争论。

  你告诉我,国庆长假要去游览泰山。你憧憬如画,那几句几乎让我也心动。你说,登五岳之首,观日出之胜,吟诵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名句,品味苏洵“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稳;还想进寺庙祈福,赏遗址怀古,遥想帝王封禅事,近鉴宫观建筑群。

  我终于冷静,淡然相劝,现今疫情多点散发,情况不稳,只身远游,难护周全。设若染恶疾而危生命,岂不亏大?莫若居家自守,与网络搜寻泰山风景妙图,先行欣赏熟稔,待得瘟神归西,再去尽兴不迟。

  你恨我三言两语阻了你游赏雅兴,痛斥我只为生活苟且,不敢越雷池半步。我唯有苦笑应对。但好在,你终究妥协。

  你说今晚必须写完那篇游记,我举了双手赞成。然而,你龇牙咧嘴的又撕扯几绺头发的神态,狰狞不堪。只啃一袋面包当做晚餐,你还振振有辞,美其名曰有利减肥。

  啊呸,我都懒得打击你。好半天了,你又打呵欠又扯头毛的,就整了那几段话,还干巴巴的,随便一瞄,味同嚼蜡。还不如别写,瞎耽误工夫。

  我不忍你的自残,你还说我“简直不可理喻”。于是,你忍无可忍,作暴跳如雷状,皮鞋飞上沙发。没用,我不吃你那一套。

  你自嘲“身体乃革命本钱”,那碗面你居然细嚼慢咽出了禅意:修文先修身。只是,我实在等不及拜读你的大作,确实不敢确定,到明早你是否能写完。

  你骂我俗,才三更就要睡觉。我委婉说这样接地气,毕竟我只是凡夫俗子,休息好,状态佳,才会去爬格子敲键盘,比不得某些冥界夜猫子。所以,我只能逃出了你的工作室。

  昨日,你不知又抽什么疯,大发感慨,说什么李白一生何其快哉,仗剑走天涯,诗名传天下。说某人整日足不出户,坐井观天,闭门造车。

  我鄙夷地告知你,杜甫的才情差给李白吗?杜甫为何写不出豪气干云的浪漫?大唐逐步衰弱,百姓苦不堪言,杜甫也逃难奔徙流离失所,自然发出沉郁悲壮的呼号。国盛否,民安否,才能决定诗人是否快乐。

  你非说我强词夺理,我且认了。但我有自己的事要做,我不会离去岗位。你知否?两个情深如蜜的男女,在沙漠中迷失方向,面临生死考量。男说,出去后许她豪车美宅,日日捧在手心。女怒喊,她只要仅剩的半瓶水。最终,他们尸体分向远离。

  你说我杜撰,好吧,我承认。我不过想告诉你:在饿得头晕眼花冻得筛糠大战时,有哪个人还会思考追求爱情的美好?我不信,或者我确实未曾见过。

  常想,哪个人没有过幻想?可我不愿不用务实支撑的幻想。空想多了,人也废了。脚踏实地,不去想那些空中楼阁,未尝就没有梦。只是,有的梦仅仅是梦,而有的不一定是梦罢了。

  我也向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是很多时候,必须面朝黄土背朝天。我也期盼去往远方,但我规划须在合宜时机;也渴求诗样生活,只会点燃在激情做事的间歇。

  所以我经常妥协于你的梦,某种意义上,我只不过苟且了自己的梦。你执着在诗和远方的生活,而我想把日子过成诗和远方。

  仅此而已。

  2022年11月28日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