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芬芳的苦难

时间:2022-11-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爱好者 点击:

  苦难是一所人生的大学。我经历过的那些苦难,虽然已经成为永远的过去,但苦难这所大学发给我的那张无字却无比过硬的文凭,无疑将使我受用终身。苦难的经历,往往能赋予你一往无前的力量,让你在人生的路上尽快地成长起来。 只有经历吃苦,才会懂得珍惜,才会懂得知足,在平凡中吃苦是一种快乐,在不凡中吃苦,是一种自在。只要吃得苦中苦,只要活出自我,只要把希望放在心里,就是无憾的人生。

芬芳的苦难

  我的生命是从一个偏僻小山村开始的。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在我出生后,“文革”风暴席卷了中国大地,我的父母亲被革命派赶进了牛棚,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猝不及防灾难的来临,过早而又彻底地摧毁了萦绕于我懵懂幼年的平静与温馨。父母亲痛苦的呻吟声是贯穿我童年时代的一个忧郁音符。每天放学踏进家,看见卧病在炕的父亲和守候在身旁以泪洗面的母亲,本来还顽皮的我那小小的心就会莫名沉下去。一年到头家里也很少传出欢笑声。

  儿时的贫困无情地吞噬了我快乐的营养,伴着伤痕累累的回忆,沉重的脚步疲惫的没有了勇气,初装的行囊塞满了一路的辛酸和苦涩,儿时的天真早已被世俗所稀释。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做饭,搂柴火割羊草煮猪食,8岁时就能替父亲去山上放羊,还利用星期天去生产队干活挣少的可怜的工分,但全家人辛辛苦苦干一年,分的粮食总不够吃,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以后春种、夏锄、秋收等庄稼地的活我都干过,而且做得有板有眼。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一边坚持上学读书,一边去山里挖药材贴补家用。15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后,我就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开始面对各种生存挑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到矿山当了名掘进工。井下的巷道很长很长,走也走不到尽头。有的空间很低,有的跨度很窄;工作面上有的地方有很陡的坡,需要爬过去或钻过去;有的滴水像下雨一样,甚至比雨滴还大,水流像自来水一样连成了线,走过去就像过水帘洞,身上的衣服会从外湿到里面;有时地上的积水很深,走过去就会灌到靴子里,一双脚就会被浸泡在冰凉的水中;放炮的时候,一时排不出去的炮烟会呛得你喘不过气来,让你流泪、让你干咳;溜子开动的时候,工作面上的人都在闷头攉煤,即使你汗流满面,也不能停下来歇口气,一茬炮的煤攉完后下茬炮又响了,流满汗水的脸上早已挂满了黑黑的煤尘,正所谓“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五大“恶魔”更是无孔不入,(指水、火、煤尘、瓦斯、顶板)稍不留意就有受伤的可能性,有的人在瞬间生命就被吞噬了,在我二十年井下生活中,也有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至今还令我心有余悸,现在我的后背上还刻有三寸多长的疤痕……

  但小时候的一件事时常在脑海里闪现并鞭策着我:那时在农村,农家都要储粪的,如果把脏臭的粪便一直储在粪池里,它就会一直脏臭下去。但是,脏臭的粪便一旦和深厚的土地结合,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它和深厚的土地结合,就成了一种有益的肥料,使庄稼长得更加壮实。对于一个人,若把苦难只视为苦难,那它真的就是苦难了。但若是苦难与心灵里最广阔的那片土地结合,苦难就会成为一种宝贵的营养,让人在苦难中如凤凰涅,体会到特别的甘甜和美好。

  现在的我仍长年奋斗在百米井下,但再苦再累我也未间断过学习,整天挤时间看书、写东西,每当自己辛勤耕耘的拙作变成铅字时,那高兴的心情是溢于言表的。 因此,朋友们,不要怕吃苦,苦难是一所大学,苦难是一笔财富。我们的心灵就是贝壳,把苦难包裹,变成一片晶莹。苦难就成一道醉人的风景!朋友,当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苦难,何不与苦难做一次朋友呢。让苦难醉透,让苦难芬芳!谁说此刻的我不够幸福?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