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明史(卷二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时间:2022-11-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廷玉 点击:
明史(全文在线阅读)>  卷二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忠义三

  ○潘宗颜(窦永澄等) 张铨 何廷魁(徐国全) 高邦佐(顾颐) 崔儒秀(陈辅尧 段展) 郑国昌(张凤奇 卢成功等) 党还醇(安上达 任光裕等) 李献明(何天球 徐泽 武起潜) 张春 阎生斗(李师圣等) 王肇坤(王一桂 上官荩等) 孙士美(白慧元 李祯宁等)乔若雯(李崇德等) 张秉文(宋学朱等)彦胤绍(赵珽等) 吉孔嘉(王端冕等) 刑国玺(冯守礼等)张振秀(刘源清等) 邓藩锡(王维新等) 张焜芳   

 
 
  潘宗颜,字士瓒,保安卫人。善诗赋,晓天文、兵法。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历户部郎中。数上书当路言辽事,当路不能用。以宗颜知兵,命督饷辽东。旋擢开原兵备佥事。四十六年,马林将出师,宗颜上书经略杨镐曰:“林庸懦,不堪当一面,乞易他将,以林为后继,不然必败。”镐不从。宗颜监林军,出三岔口,营稗子峪,夜闻杜松败,林军遂哗。及旦,大清兵大至。林恐甚,一战而败,策马先奔。守颜殿后,奋呼冲击,胆气弥厉。自辰至午,力不支,与游击窦永澄、守备江万春、赞理通判董尔砺等皆死焉。事闻,赐祭葬,赠光禄卿,再赠大理卿,荫锦衣世百户,谥节愍,立祠奉祀。永澄等亦赐恤如制。
  张铨,字宇衡,沁水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保定推官,擢御史,巡视陕西茶马。以忧归,起按江西。时辽东总兵官张承荫败殁,而经略杨镐方议四道出师。铨驰奏言:“敌山川险易,我未能悉知,悬军深入,保无抄绝?且突骑野战,敌所长,我所短。以短击长,以劳赴逸,以客当主,非计也。昔胪朐河之战,五将不还,奈何轻出塞。为今计,不必征兵四方,但当就近调募,屯集要害以固吾圉,厚抚北关以树其敌,多行间谍以携其党,然后伺隙而动。若加赋选丁,骚扰天下,恐识者之忧不在辽东。”因请发帑金,补大僚,宥直言,开储讲,先为自治之本。又言:“李如柏、杜松、刘綎以宿将并起,宜责镐约束,以一事权。唐九节度相州之溃,可为明鉴。”又言:“廷议将恤承荫,夫承荫不知敌诱,轻进取败,是谓无谋。猝与敌遇,行列错乱,是谓无法。率万余之众,不能死战,是谓无勇。臣以为不宜恤。”又论镐非大帅才,而力荐熊廷弼。
  四十八年夏复上疏言:“自军兴以来,所司创议加赋,亩增银三厘,未几至七厘,又未几至九厘。辟之一身,辽东,肩背也,天下,腹心也。肩背有患,犹藉腹心之血脉滋灌。若腹心先溃,危亡可立待。竭天下以救辽,辽未必安,而天下已危。今宜联人心以固根本,岂可朘削无已,驱之使乱。且陛下内廷积金如山,以有用之物,置无用之地,与瓦砾粪土何异。乃发帑之请,叫阍不应,加派之议,朝奏夕可。臣殊不得其解。”铨疏皆关军国安危,而帝与当轴卒不省。綎、松败,时谓铨有先见云。
  熹宗即位,出按辽东,经略袁应泰下纳降令,铨力争,不听,曰:“祸始此矣。”天启元年三月,沈阳破,铨请令辽东巡抚薛国用帅河西兵驻海州,蓟辽总督文球帅山海兵驻广宁,以壮声援。疏甫上,辽阳被围,军大溃。铨与应泰分城守,应泰令铨退保河西,以图再举,不从。守三日,城破,被执不屈,欲杀之,引颈待刃,乃送归署。铨衣冠向阙拜,又遥拜父母,遂自经。事闻,赠大理卿,再赠兵部尚书,谥忠烈。官其子道浚锦衣指挥佥事。
  铨父五典,历官南京大理卿,时侍养家居。诏以铨所赠官加之,及卒,赠太子太保。初,五典度海内将乱,筑所居窦庄为堡,坚甚。崇祯四年,流贼至,五典已殁,独铨妻霍氏在,众请避之。曰:“避贼而出,家不保。出而遇贼,身更不保。等死耳,盍死于家。”乃率僮仆坚守。贼环攻四昼夜,不克而去。副使王肇生名其堡曰“夫人城”。乡人避贼者多赖以免。
  道浚既官锦衣,以忠臣子见重,屡加都指挥佥事,佥书卫所。顾与阉党杨维垣等相善,而受王永光指,攻钱龙锡、成基命等,为公论所不予。寻以纳贿事败,戍雁门。流贼起,山西巡抚宋统殷檄道浚军前赞画。道浚家多壮丁,能御贼。
  崇祯五年四月,贼犯沁水,宁武守备猛忠战死。道浚遣游击张瓒驰援,贼乃退。八月,紫金樑、老回回、八金刚等以三万众围窦庄,谋执道浚以胁巡抚。道浚屡败贼,贼乃欲因道浚求抚。紫金樑请见,免胄前曰:“我王自用也,误从王佳胤至此。”又一人跽致辞曰:“我宜川廪生韩廷宪,为佳胤所获,请誓死奉约束。”道浚劳遣之,而阴使使啗廷宪图贼。贼至旧县,守约不动,廷宪日惎紫金樑就款,未决。官军袭之,贼怒,尤廷宪,遂败约,南突济源,陷温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