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死生生 是非终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敌辨分明

时间:2022-1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龙虎斗京华(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回 死死生生 是非终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敌辨分明

  原来了剑鸣刚才在索家席筵之上,贪图美酒,连饮多杯。这酒虽非毒酒,但也是特殊药物制炼,饮后不须多时,便令人慵慵思睡。柳剑吟只略为沾唇,便固辞量浅,自然没有什么,但丁剑鸣却毫无戒心,一口气饮了十余二十杯,此刻酒力药力一齐发作,竟然气力消散,支持不住了。

  柳剑吟见状大惊,他急一手抡着刚才擒获的敌人,一手仗着青钢剑,再度扑进。群凶投鼠忌器,且兼柳剑吟来势甚猛,竟被他冲得纷纷退避,说时迟,那时快,看看已冲近丁剑鸣跟前。

  正当此际,蓦听得身后暗器嘶风之声,柳剑吟虽苦斗多时,却仍是方寸不乱,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本能地一挫身,将擒着的人质,迎着暗器来处一荡,但奇怪,并不闻暗器着物之声,正自惊疑,蓦地间,已是金蛇乱飞,火星四溅,手上的人质,自然是遍体融融,就是柳剑吟的身上也给火花溅了几处!

  这暗器正是硫磺弹子。原来在柳剑吟和众人混战之时,群凶虽有暗器,也不敢乱发,恐防伤了自己的人,而今柳剑吟挟人质打入,周围空了一大块地方。有一个擅打硫磺弹的家伙,见柳剑吟看看得手,他心中一急,竟顾不了柳剑吟手上还挟着一个人质,骤地就展开了连珠弹法,将硫磺弹疾发出来!他也是这样想,最多让自己的伙伴随着柳剑吟一同送命,好过给柳剑吟、丁剑鸣二人都能逃脱,而且就是不发暗器,自己的人给他挟住,也不见得就能生还。他心毒手辣,竟拼着将自己的人作陪葬了!

  抵御江湖上的各门暗器,其他的都可用兵器硬磕碰开,惟有硫横弹不能硬磕,只能走避。论柳剑吟的轻功,避开硫磺弹原非难事,但他却一时大意,没有辨出这是硫磺弹,他也是恃着手中有了人质,却料不到敌人竟如此毒辣,冷不防就着了道几!

  但柳剑吟在危急之中,仍是心神不乱,他急地一手将人质摔出,一面伏身贴地,展开滚地堂功夫,直滚出两三丈外,衣服上的火星全都滚灭,接着一跃而起,恶狠狠地又杀过来,哪知就在这一瞬时,丁剑鸣已是生死俄顷!

  丁剑鸣的武功虽稍逊师兄,但到底是太极门嫡传,在武林中也算得是顶儿尖儿的人物,因此他虽中酒,还能支持这么些时候。可是他到底是功力稍逊一筹,又碰着酒力药力发作,虽拼命支持,已是力不从心,更兼又碰上清宫的特选卫士,当前一个大汉,使的竟是七节连环黑虎鞭,呼呼带着风声,搂头盖顶地直砸过来,鞭劲势疾,丁剑鸣疲倦之躯,竟然渐渐抵挡不住了,初时他见着师兄杀来,精神一振,剑招还未错乱,蓦然见火星乱飞,周围齐声呐喊,师兄竟似中了暗器,不禁突然凉了半截,手中剑已由疾而迟,渐渐有点挥舞不灵了。

  这样又拼命支持了一忽,那当头汉子蓦地一声怪笑,手中鞭就如活蛇一样,向丁剑鸣下盘直绕过来。丁剑鸣死生俄顷,竟挤着最后一口气,蓦地纵身一跃,离地数尺,待那鞭又抖起来攻击时,他已双腿一拳,一揣鞭头,借劲使劲,用太极本门功夫,向后直蹦出去。但他到底是气力衰弱,这借劲使劲的功夫竟运用得不能自如,他一揣鞭头,敌人的鞭也已是使劲地哗啦直抖,那软鞭就给直抖得似铁索一样!他蹦是蹦出去了,可也是给别人的鞭直抖出去的!他的小腹已给击中,登时奇痛彻骨,还幸最后拼着那口气,虽是强弩之未,到底还有几分功劲,没有当堂毙命鞭下,只是也已经摔出两丈外,动弹不得,就在其时,又已有凶徒持刀向丁剑鸣跌处赶来!

  丁剑鸣死生俄顷,柳剑吟吃硫磺弹子打中后,伏地一滚再站起时,又已给人拼命缠住,相距虽是数丈之遥,毕竟一时不能赶到!

  就在这危急万分,死生俄顷之际,突地竟有救星,如同自“天外飞来”,在柳剑吟中暗器,丁剑鸣中软鞭之际,索家的“避暑山庄”,那些繁枝密叶之中,竟蓦然响起了几声怪啸,如夜鸥厉啼,又如伤禽怒啸,厉声曳空,骇人心魄。索家众皇宫卫士,江湖恶客,正群相惊顾之际,蓦听得林际一声大喝:“兔崽子,休施暗算!”这一大喝不啻舌绽春雷,直响得满园子里嗡嗡作响!

  喊声未了,在枝桠刺空的松柏树梢,竟疾如飞鸟地掠下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是:独孤一行、云中奇、钟海平和娄无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