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坐囚笼弘时能狡辩 审逆子雍正不容情

时间:2022-11-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二月河 点击:
雍正皇帝(雍正王朝原著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回 坐囚笼弘时能狡辩 审逆子雍正不容情

  弘历离开雍正来到韵松轩时,这里已经有许多官员在等着弘时接见了。弘历刚刚跨进门里,就见内幔一动,张廷玉闪身出来。他向弘历一躬,又对大家说:“众位,三阿哥近来身子不爽,皇上有旨让四爷还到韵松轩来办事。四爷要兼管军机处和上书房以及兵户两部,并代皇上批阅奏折。我在这里交代一声,凡是部里和军机处自己能办的事情,不要随便拿到这里特批。我们作不了主的,自然要请示宝亲王爷。从今天起,军机处和六部都在外间里派一个章京,以便随时联络。大事小事,全来这里搅四爷,我知道了是不答应的。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大臣马蹄袖打得一片山响,纷纷向弘历叩下头去,又呵着腰恭肃地退下。就在这刹那之间,弘历已品出了“太子”那不同一般的滋味了。正要回身说话,却见一个官员站住了脚步,手里捧着个禀帖走了过来:“四爷,下官陈世倌有事求见。”

  张廷玉马上就不高兴了,弘历却笑着对他说:“哦,廷玉,这是我在江宁时认识的。您等着看吧,一会儿他准要哭。”他把手一让,请张廷玉坐了,才问:“陈世倌,你是几时到京的?我保举你去管河工,那里的民工钱财都归着你管,要好好办理呀!你的人品我是知道的,不过你太老实了,我真替你担心,可别让那些吏油子把你骗了。”

  陈世倌恭敬地说:“是,下官明白。世倌是个书生,那些个河工油子,我确实是不敢用。我今天求见四爷,就是想请四爷从户部里拨几位盘账能手帮助我办事。我不想用自己的家人,怕他们仗势欺人,坏了朝廷的名声。”

  张廷玉原来很讨厌他这个时候来搅和,现在听他一说,倒觉得这人心肠不错。他也就笑着说:“哦,这倒是个正经主意。军机处原来去阿其那府盘账的,全都是高手,就拨给你用好了。”

  陈世倌连忙起身致谢:“张相这一铺排,我就放心了。我是怕办砸了差使,四爷面前没话可说,自己也没脸见人哪!唉,这些个民工们也真可怜。大冷的天儿,还要下河去掏烂泥。冻得两条腿上全都是血口子。听一个老河工说,先前康熙年间,这时候挖泥都是有羊肉汤喝的,还有酸辣汤和黄酒。有口热汤,他们下水就不会伤身子了。奴才请四爷发发善心,可怜这些出力的人,拨点银子在工地上设个汤酒棚。朝廷就是赔几个,也是有限的嘛……”说着,说着,他就抹开了眼泪。

  弘历笑着对张廷玉说:“张相,您瞧见了么?我们这位陈世倌又在为百姓掉眼泪了。好了,你也别哭了。河工上每天每人另加二斤黄酒钱,到三月清明时为止。汤棚由你们自己去设,这总可以了吧?”陈世倌叩头感恩地走出去了。弘历趁这机会问张廷玉:“张相,三哥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廷玉说:“这事是十三爷临终前揭发的。他都说了什么,皇上也没有告诉我们,只说十三爷直到临终,还高举着三个手指头。这些天来,方苞独自一人全权操办这件事。昨天夜里,皇上传了弘昼来,爷儿俩密谈了半个多时辰,才叫我们进去。皇上说,弘时使用妖法魇镇父皇和四爷。连太后冥寿那天被雷震死的妖僧也查清了,是蒙古黄教的巴汉格隆大喇嘛。四爷,您知道我对这样的事是从来不相信的。可昨天夜里图里琛查抄了弘时的家,在那里搜出了不少法物神器,还有白莲教的邪经。图里琛还拿住了个姓旷的师爷,从他那里找到了许多与江湖上盗匪往来的书信。言语十分暖昧,抽了他几十鞭子,也招供了。说是曾在河南设伏要害四爷您,皇上当时就气得晕了过去……事情越叨登越大,真是东窗一旦事发就不可收拾。我们几个也议到万岁当年出巡河工时,隆科多擅自搜宫的事。整整一夜,谁也没有合眼……”他深深地叹息一声,便再也不说话了。其实,他昨夜里也说到自己的堂弟张廷璐被杀时,本来是因弘时事前请托,事后他却又落井下石,见死不救。现在想想,弟弟确实是有罪该死。自己出面说这件已经过了很久的事,实在是多余,倒觉得有点后悔。

  “皇上打算怎样发落这件事?”

  张廷玉摇摇头:“皇上最后的口气很淡,又说要抄一下孙嘉涂的折子来静静心,我们就退出来了。可四爷您也知道的,皇上越是口风淡,脾性就越是发作得可怕……”他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又突然停住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