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初恋吗

时间:2022-10-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江鱼 点击:

  初中毕业那年,由于种种原因,仅几分之差我与师范学校无缘。如果读高中吧,还得再熬三年,那时候的我家,已是穷得叮当响,全家的温饱尚是最大难题。在经过父母商量后,我决定去二哥工作的悦来镇复读一年,再参加中考。开学那天,我背起书包跑到镇车站,准备坐开往悦来镇的中巴车。由于我去的较早,我便上车去找个空位坐下等着发车。不一会儿,一个同样背着书包,手里拎着一袋书的女孩走上车来,她约1米6的个子,身材娇小偏瘦,尚冒着热汗的苹果脸上,架着一幅并不时尚的近视眼镜。她上车稍停顿下,便四下搜寻该坐哪里。在与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我迅速移开目光:我才不想两个人坐呢,我就打算一个人坐两个位置,反正车上还有那么多空位置,我心想。可这女孩偏偏就不信邪,她竟然笑眯眯的朝我邻坐空位走来。到了跟前,我假装没看见。她放下手中的书袋,然后用手扶了扶眼睛镜道:喂!同学,才出学校一个多月,你就不认同学了?她这么一说,我赶紧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翻道:你搞错了吧,你什么时候与我同学过?她立刻就把我在镇中就读的班级和班主任老师,以及我的名字报了出来。我惊讶的望着她,但就是对她没印象。她理直气壮的说:你先坐进去,让我坐下再告诉你吧。

初恋吗

  原来她是在忠县那边读书,学籍挂在我们班,在最后复习那个月才进我们班同学的,难怪我对她没什么印象。我问她怎么知道我名字了?她说我这名字很特别,然后呢,个子又高又大,一下子就记住了。在与她聊天中得知,她就是以全县第一的优异成绩高入师范的赵雨燕同学,她今天是去师范学校报道。我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敬重几分。他听说我去复读,一直鼓励我安慰我:只要用心,肯下苦功夫,没有考不上去的学校,你要加油哦!

  从我们镇去县城的中巴车,刚好经停悦来镇。中途要翻过七耀山山脉,那时去县城的路不是很好走,只有断断续续的水泥路与土路接壤,车子在翻越陡峭的七耀山脉时,由于路况复杂路面起伏多急弯,一部分人会出现晕车现象。赵雨燕也是属于晕车一族。车子开始爬山,她就晕得直趴在座位上,后面车子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厉害,她难受得差点吐了出来。后来她说想靠在我的肩膀上舒服点儿,我说,你觉得怎样好受一点,你就怎么样着吧!但话虽这么说,我这一辈子还从没与异性有过密接触。当赵雨燕的头脸向我的肩膀靠拢时,我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然后,就像着了魔似的僵住了。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既不敢迎合她,也无法拒绝!随着车子的抖动的节奏,她的身体也靠得更紧。她那乌黑的头发像散了架的虫子,随着车窗灌进来的微微凉风,一会儿拂着我一脖颈,一会儿拂着我的脸颊。可我连动弹一下都显得力不从心。从我视角的余光里,窥视着一脸安详的赵雨燕,我实在不忍心把她推醒。我如做贼心虚似的偷偷环视了周围在座的乘客,好在这些人不是在打盹,就是把目光放到其他地方,根本没人注意我的态。但我由于长时间的紧张与不敢动弹,身上与脸上不由自主的冒出汗水来。我在心里暗暗骂自己道:哎!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只要身正,不怕影斜。可话虽这么说,但心脏却是不争气的跳得老快!当我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这摇摇晃晃的中巴车终于翻过了七山脉。相对平稳的路况让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赵雨燕也在我轻微扭动身子时惊醒。她见我满头大汗的样,赶忙从包里掏出纸巾给我道:抱歉啊,实在不好意思,看我晕车把你累成那样了!我边擦汗边说:没事,没事!赵雨燕见我边擦汗又边冒汗的,关心道:看你,觉得热就脱掉外套吧!说完,她从包里摸出油子扇,边为我扇凉风边打量着我的窘相。我极不自在的把身体往车窗边挪了挪,并从书包里随便拿出一本书来翻看,以缓解我此时此刻的糟糕心绪。还没翻几下,就被赵雨燕一把夺过书丢到座椅的包上:车这么晃动,看书对眼睛不好啦,再说,中考前你还没学习腻吗?我便又如坐针毡似的浑身不自在起来!

  终于,我们的车开进了悦来镇,在二哥之前告诉我指定的下车点,我准备与赵雨燕告别下车。谁知赵雨燕竟然嚷嚷着道:我还没来过悦来镇呢,反正去县城还早,我要去逛逛,坐下班车再去师范学校。说完,她就跟着我一起下车了。刚下车,就看到二哥在站台边等着我,我背着书包迎着二哥边跑边呼喊,赵雨燕也跟在我后面。二哥见赵雨燕跟来,一脸严肃的问我:她是谁?我很不自然的答道:同学。在我与二哥对话时,赵雨燕也已到了我们面前。她有些腼腆的道:二哥,你好!我是x鱼的同学,想在你们镇上逛逛,不介意吧?二哥笑呵呵的道:不介意,不介意!既然是同学,那就一起到我们那里坐坐,喝杯茶吧。这赵雨燕也不客气,她兴高采烈的跟着我们,往二哥工作的粮站一起走去。二哥帮我拎了一个包,又热情的去帮赵雨燕拎一个包。二哥工作的地方很宽敞,到处都是晒粮用的石和闲置的房子。二哥的同事和二哥的岳父(时任粮站站长)他们,边工作边向我们打招呼。二哥的岳父打趣到:呵呵!怎么还带了个"拖斗"呢?(重庆土话:拖斗就是带了个女朋友或男朋友)。二哥说:是x鱼的同学呢。这个赵雨燕还真算见过世面的,我怎么称呼二哥的岳父与同事,她也跟着我一样的称呼并跟着一一打招呼。二哥放下行礼,招呼赵雨燕坐下,又为她倒了杯茶水,然后,拉我到无人的地方质问我:你说你,为什么没考上师范?现在我终于知道答案了!你还那么小,谈恋爱那么早干嘛?我被二哥突如其来的这翻话说得百口难辩。我气呼呼的跺脚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赵雨燕也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她张扬的个性似乎有点自吹自擂。二的同事们趣她道:喂!美女同学,你哪来那么大本事,能考到全县第一名?说完有的摇头,有的摆手,意思是有点夸张似的。赵雨燕便急得把录取通知书和获奖证书拿给工友们看。她还拿出新华字典叫工友们随便抽查字典上的任意一个字,她能背着读出字音,解释字意,更绝的是她能背的出字典上的任意一个字在多少页!我当时也傻眼了?不会吧,新华字典几百页,几千个单字,她能背的那么完全?为了验证她的记忆力真假,我接过工友们的字典,在上面翻了好一阵子,总算找到一个笔画多且非常生僻的字让她读出读音与字意以及页码,她一口气回答的一字不差,页码准也准确无误,我又考她,同样回答正确,再考仍然回答正确。直惊讶得工友们愣头愣脑,面面相觑,惊叹不已。最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要算我二哥的岳父了(我尊称二哥的岳父叫表叔)。表叔私下里跟二哥嘀咕道:我说你那个三弟x鱼就是厉害呀,谈个女朋友那么能干!二哥只是冷冷的白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