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隐入尘烟》的框式构图与冷暖色彩

时间:2022-09-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诺丁山的小书店 点击:

  框架式构图(简称“框式构图”或“框架构图”)是《隐入尘烟》中的标志性构图,即利用框架将画面中主体框起,框架构图能够把观众视线引入框架内景物,效果包括:一、增加画面的纵向对比和装饰效果;二、分隔空间,将不同景别、不同空间放置在同一画面内,赋予画面更强的视觉冲击;三、表现特殊含义,如囚禁、阻隔、困局等。

隐入尘烟影

  在马有铁(老四)和贵英相亲的这场戏中,老四不愿让三哥打骂驴,来到院中喂驴,贵英也在嫂子的提醒下出来上厕所。门框分割出室内室外两个空间,室外的老四和驴,人与牲畜的并列不言而喻;室内的镜子折射出简陋的屋内环境。两层空间,一明一暗。

  之后,老四来到屋内,画面中出现两个框,一个是镜中的老四,一个是远景处窗户外亲戚背后讨论说闲话。这里影片利用空间透视和镜面反射折射出人物内心细微的情感变化。有趣的是,远景中模糊的亲戚才是“权力中心”,而占据了画面主体位置的老四只有“被安排”“服从”的命——所谓的“相亲”,不过是两个家庭合谋的抛弃而已!

  这里,出现了老四和贵英的第一个双人同框镜头(画面中只有他们两人),不同空间的两人通过框式构图被“安排”在了一起,二人一前一后,一明一暗,形成空间与明暗上的强烈对比。在明处的贵英好像一束光照亮了老四的人生。

  贵英在大雪纷飞里抚摸着驴,从之后她的讲述中我们得知,当她看到老四心疼被打骂的驴子时,她打心眼里认可了这个男人——因为连驴子都心疼的人,一定会心疼人。亲戚们决定了他们的婚姻,而驴子决定了他们的爱情。

  在马有铁抽血的这个框式构图中,前景是丰盛的晚餐,后景车门将马有铁框住,人物的弱小和无处可去。贫与富的对比,富人对穷人的“吸血”,让人无比心酸又不寒而栗。

  在看电视的这场戏中,影片以窗户为框架框住看电视的一家人,从接下来的镜头中我们得知这是马有铁和贵英的主观视点镜头。窗户在这里承担一种阻隔的作用,即是视线的阻隔,也是身份的阻隔——作为外人马有铁和贵英无权进入别人家的私密空间。

  在老四和贵英被原户主通知搬家这场戏中,影片用了三个框式构图,这里的边框着重表现人物的困境。

  户主走后,老四和贵英隔着窗户望向彼此,他们不得不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这一刻的他们好似被命运“框住”。

  在马有铁贵英进城看新房接受采访的一场戏中,影片用墙框柱人物,记者和摄像师占据着画面中央的大片位置,马有铁和贵英却紧靠在墙边,凸显出他们面对镜头时的不知所措。这份不知所措的背后,是人身处时代浪潮中的错愕,马有铁用一辈子适应了农村秩序,却处在一个农耕秩序走向消亡的时代,人到中年的他已无力再去适应城市的生活。当被记者问及“心里在想些什么?”时,他只能笨拙地回答“人住在这里了,驴、猪、鸡都住哪里呢?”

  在贵英去世后,我们隔着窗户看着马有铁的黯然神伤。窗框好像一个相框,定格了马有铁的人生。

  《隐入尘烟》的色彩运用更是优秀,色彩对人的视觉感受影响是最明显的,通过色彩最能烘托氛围。

  《隐入尘烟》在表现马有铁和贵英的爱情时用了大量的暖色调镜头,给人以亲密温暖的感受,为观众带来希望。随着故事发展,马有铁和贵英的感情越来越深厚,这种暖色调也越来越明亮。

  在二人幸福指数最高的时候,这种暖黄色也变为了亮黄色。

  也在这种亮黄色中,达到了最悲苦的情绪。

  冷色调的使用,如去抽血的路上、

  被迫搬家的时候,都使用了这种清冷的色调表现人物的凄苦的状态。

  同一画面中的冷暖对比是片中常出现的色彩使用。

  影片中大部分冷暖交织的画面以冷色调为主,暖色调为辅,并且暖色调以点光源方式呈现。这种色彩的对比使画面更为丰富,也寓示了老四和贵英的爱是他们在这冰冷的世界中唯一温暖彼此的地方。

  在马有铁抽血的场景中,抽血车上的“冷”和饭店里的“暖”对比,彰显出贫与富的鸿沟。

  冷暖色调对比还体现在人物服饰上,暖黄色的环境背景下,贵英戴着蓝色头巾、身穿青色衣服,既起到了点缀画面的作用,使画面呈现出油画般的层次质感,又能将观众注意力集中到人物身上。

  影片还运用了相邻色调组成和谐平静的场景。如老四、贵英玉米田耕作的场景中,人物的衣服为蓝色,玉米叶为绿色,表现出自然的清新,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

  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镜头:老四带着贵英祭奠完父母,二人坐在沙丘上吃着祭品,纯色系的色调,低机位的构图不见天空,画面内除了二人与沙丘再无其他,他们有如初置天地间的亚当夏娃。

作品集隐入尘烟影评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