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浇院

时间:2022-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心雨呢喃 点击:

  水,躺在湟渠里,既接了前清时的衣钵,又像是接了个人懒散的自由,舒服得荡波游航,好山好水好风光,然而,庄稼伏秋,有些干旱过了头,老百姓便着急上火,渠里没水了吗?

  老百姓就抱怨了,这水怎么啦?湟渠里宽又宽,又怎比得上农家院落,可以任意闯入,也可肆意渗透,你跑得快,老百姓还会惊喜。

  然而,水管员反映,这水那水的,这也难那也难,老百姓只管呐喊,若要真掏起钱来,又是难上加难,毕竟这疫封在家,在院落,没有外出挣工钱的多,多啃老本,本身就有情绪,就有抱怨,但干部宣传了,政府作为了,老百姓也不能坐着事不理呀!

  干部辛苦,究竟为的啥呀!是百姓,还是为我们自己呀?我们不能将帮助我们的、服务我们的干部往反的方向逼啊!党和政府拿捏方向,拿了举措,作为百姓,也应参与进来,行动起来,不能给政府添难,也不能给干部添难。

  于是乎,干部将每扇扇打开的门,又用铁丝封了,那一圈又一圈的绕啊,就像绕在百姓心里,是一个疼,也是一个痛,更是一个难,但没有办法,这疫情病毒可怕,如果不按政府所为,又怎么能将病毒趋散干净呢?

  有老人静默良久,认为按政府要求去做,是对的呀!你一院,我一院的,都居封在家,这街上就没有人行流动,这病毒就到不了家,到不了院,大家就都是安全的。

  韩石老人,就是代表,在家中,最有发言权,说:“我们每个人,按政府要求去做,不外出,不窜门,不聚集,戴口罩,做防护,静默在家,就是参与防疫,至少不是给政府添乱。”

  院中家人,似乎听出老者的深意,也就不再为院所大门圈封了封了而犯愁,而各自想着,在院子里、房子中如何度过?这日子总要在手中过,手中没活,这日子就显得瘦长,手中有活,自然这日子就会快乐在不经意间。

  冬冬,是这院子中最有青春力量的代表,便大对家发出感言,说:“我可以让居家的日子过得有意义!”,大人们都嗤之以鼻,便说:“你的意义就在于做网课后刷抖音,天天无聊,去看那些做出来的不真不实的短片,一笑一闹就过了,有些抖音,还是误传误导,其真实度有据可查,事情原委是怎样,还很难说。”

  比冬冬更小一点,便是瑞瑞,便翘起腿,做了运动状,说:“我看这居家意义在哪?那就是看动画,不过,这动画,也不是天天都有,还是看看在这有智力启发的游戏。”

  韩石老人,便发威地说:“你这小崽子,这个意义,我不赞成,你如果能随我早起晨跑,晚落黄昏,能够帮助院中锄草,便有意义了。”毕竟这游戏,可上瘾,能够耗费你的精神,能够让你的脑力与神经中毒呢?如果天天迷上这网络游戏,这同中了新冠病毒又有啥区别,瑞瑞便悄悄地放下那弹起来的小腿,认为自己居家的意义就在被爷爷辈的给否定了。

  倒是这瑞瑞的父母,也就是这韩石老爷爷的儿子儿媳,便有话说:“看看居家的意义,主要在于我们!”

  “我们能在院中忙活,将院中的菜,可以修整锄草,还要给你们做一顿三餐,我们辛苦地忙活,就是为了让大家生活健康,身体健康!”特别是这家的主妇人欣怡讲话,更是有趣,说:“居家的意义在我!居家的日子在我!居家的健康在我!还有居家的快乐在我!”大家当时听了有点懵懂,然后便都一股劲地点起头来。

  主妇人说:“我得给大家做食物,利用这院中仅有的菜蔬,做出可口而又丰富多样的饭菜来,要根据居家的时日,安排妥当,当以青菜为宜,稀淡为佳,再以肉辅为妙,在食物的精心制作与对生命的敬畏与排遣中,实现味道与意义提升,特别是通过网络学习,接以祖传秘方,以食物与药舒同时进行体格与情绪疏通,既可以让有限食材发挥好,扩展其意义,更是让居家的心情与健康,随食物而动、随食味而得,在巧妙与珍馐中,寻找结合点。”

  大家通过吃食物,敞心情,味色悦,清新立,便能打通生命之关节,比如包心菜,醋留白,长条茄子,西红与大豆荚,愠含体魄,形成生命的棱角与琼浆。吃食,就犹如在碧波荡漾中,既捞了风景,又捞了健康,特别可鉴的是还可研摩一下祖传的美食文化,也能在后辈的学与做、学与传与学与研中发扬光大。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食色一家,食性也是一家,有了好的食物,便有好的心情,有了这种情怀流动,就实属难得。

  倘若居家,不必在意这黄昏与晨明,也不必在于是否走出这庭院与外面的大路、大环境,特别是好友走家,便可以通过网上聊天,各叙心事,化解淤结,定可收获心清气爽。

  只是韩石老人,给出了一个示范。

  他说:“院中有生命,院落就有生长,浇水能让这闭塞独活起来,清新起来,就像这久闷的天气一样,一声响雷,便能破晓这黑沉沉的天空,随后大雨清爽,便循着这秋风秋劲,也便寻了精神。”

  院中的一切都会动,这便是生之迹象,活之迹象,那树叶,便如同梳洗般,黄的飘落下来,可在风中旋舞,留下绿的,还在俏立枝头,起起伏状,让活着的桃树、杏树、梨树,还有核桃树,却又复生着春天生机的可能,一切留下来,都是绿的,而洒将下来的都是这满眼金黄的秋。

  我算是寻找了答案,独有这院中的意义,让人活出生机,活出秘密,那是从外面进来的水。

  据说,这是通过政府、通过干部的主动作为,才将生命之水跨过雪山、跨过匆忙、跨过这日封日久的沉闷,才得以借湟渠,借村庄小溪进来,这是乡村的歌,也是共同防疫之歌,更是这日封久了,留给院中的灵动与风景。

  水来了,我见是一股,先是冲开那尘封的渠垢,然后湿化这黄叶梦,将性子急的与颇有真性情的生命之水,慢慢淹过那院堤,直至将院落栽种的一切生物进行了滋润浸湿,然后,我便看出,那曾经是爬伏的菜蔬青叶,还有挂秋风的长豆,特别是已经衰老了的红沉沉的辣椒,一下子就给亮了起来,更有甚者,等水漫过,那就原本倒伏的,竟也站立起来,生生地等着这秋风秋色,还有桃树、杏树、梨树、核桃树,更是互相地攀比着,站成这溪中的歌,以防疫的扶风与枝叶覆盖,在碰撞中,让这院,重又充满了春天的热闹与闹腾的味道。

  真的是院中人生,在水,在木,正是由了这两者的相互触动,才使院中变得美丽,竟而推己及人,便有了村庄,也便有了这村庄疫封下的风光。

  2022年9月25日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