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别人的爱情

时间:2022-09-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别人的爱情

  叶展颜穿着一件玫红色的羊绒大衣,下面一双长及膝盖的深灰色软口靴,洛枳拾起硬币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双靴子。她剪掉了长发,现在的发型很像hebe的bobo头,比高中更漂亮了。

  真好看,靴子哪儿买的?

  洛枳发现自己真是正常,正常到满脑子都是正常女生对于正常着装的正常好奇,一股脑冒出来。可是放到她身上,这恰恰是最不正常的。

  “洛枳?真是巧啊!”叶展颜的笑容和洛枳很相似——过分灿烂。灿烂的背后掩饰着什么,也许本人也不清楚。

  洛枳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想知道对方的谎言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

  “我和爸爸来北京过新年。之后我要留在北京学一年的法语,学校会派我去法国读两年书再回来。2+2的项目。之后的一年我们就能经常见面了,哪天出来一起逛街吧,我想死你了,好久没有一起逛街了!”

  叶展颜甜甜地笑着,仍然随和可亲,只是不似高中说话那样恣意张扬,也没有了霸气的口头禅三字经,收敛得颇有几分淑女气质。洛枳一直对语言很敏感,她像个动物一样本能地从叶展颜热情的寒暄中感觉到了危险。

  其实她早就应该注意的,那个夏天高中同学聚会中眯起眼睛的古怪叶展颜,曾经早早放出过信号。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逛过街?”洛枳不再笑,歪起脑袋,认真地问。

  叶展颜肩膀微微向后一张,嘴唇动了动刚想讲话,突然背后传来跑步的声音。

  “洛枳!洛枳!”

  洛枳仍然觉得神奇,她和叶展颜仅有的两次无法继续下去的对话总有别人来救场。洛阳从橙色的牌子下跑过来:“老远就看见你了,打你手机又关机,我和你嫂子急坏了,以为你路上出什么事儿了……”

  洛阳跑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打量了一下,对盛淮南和叶展颜点点头,然后接过洛枳的包说,“还真沉,你把它带过来了吧?”

  “当然。”她朝洛阳笑笑,意外地看到叶展颜惊讶地瞪大眼睛。

  “你是……”

  叶展颜喃喃自语,洛阳疑惑地歪头看她,“我们认识吗?洛枳,你同学?”

  “高中同学,”她指了指叶展颜,又转向盛淮南,“和她的男朋友。”

  她只有在介绍盛淮南的时候才看了他一眼——盛淮南低着头,眼睛偏向行道树的树根,装饰灯的银色灯光打在侧面,有种不真实的忧郁。

  她不敢看他。

  “外面怪冷的,赶紧进去吧。新年快乐,我们先走了。”洛阳朝对面的这对小情侣笑笑,他虽然不知道这种场面是怎么回事,人也迟钝,但是自己妹妹脸上的假笑他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洛阳的手很暖和,洛枳被他拉着,冰凉的手心里面还紧紧攥着那枚一元硬币。

  “再见。”洛枳朝他们两个摆摆手。盛淮南看向她的目光中流动着不明的情绪,而叶展颜则大方地笑出来,“你觉得我们真的不熟?”

  一定要纠缠吗?洛枳抿嘴笑了一下,感觉到洛阳捏着她的手紧了紧,侧过头看到哥哥皱了眉。她乏力的心忽然被注入了暖流。

  很多时候人不应该奢求什么知己,有一个亲密的人就够了。你的知己随时可能站到你的对面去,而亲人才会牵牢手站在你的身边。他也许不懂得你在纠结什么,然而你作出的所有决定,哪怕第二天就推翻,他也会支持你,也会抱抱你,说,看,又犯傻了吧?

  “我自然和你不熟,”洛枳回过头,缓慢却肯定地说,“我也不会和你这种人做朋友。你没必要维持什么表面的和平,你要撒谎要演戏,就专业一点——面对阴险地拆散了你和亲爱男朋友的女生,你还笑嘻嘻地说要一起逛街?叶展颜,你心虚什么?”

  洛枳说着说着却走神了,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叶展颜的着装打扮虽然和高中大不相同,然而那张脸,还是轻易地将她从寒冷的北京街头带回到了那个北方小城的高中里。

  她之前一直拒绝正视盛淮南前一天晚上所说的一切,此刻突然头脑中一派清明。伏线千里,冥冥中被她揪住了那根线头。

  是的,叶展颜,我们的确不熟,不过也许你的确不这么认为。

  “叶展颜——”对面两个人同时专注地看向自己,洛枳却笑起来,笑到眼睛眯成月牙,弧度大到渐渐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对璧人。

  “你……能不能把我的日记本还给我?”

  “什么?”

  “我高考前不小心弄丢的日记本,请你还给我。你,或者丁水婧。”

  她好像已经撑不下去了,忽然间意识到的这个事实让她疼得心口翻腾,最最私密的事情,却要当着三个人的面说出来,她撂下话转身就走,根本不敢看背后的两个人究竟是什么表情。

  她还有很多话想要说,她答应了三轮车大叔不可以那么怂,要有霸气,要解释清楚——可她终究不是斗士,看见两个人并肩而立,所有累积的情绪和心思悉数泄尽。姿态难看,赢了口水仗又有什么用?

  那本日记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尊严的底线。

  视若珍宝、小心翼翼保护的感情,落在了旁人手里,反过来深深地扎了她一刀。

  洛阳牵着她沉默地走了一段,不知道是否应该问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然而洛枳却很快就像没事了一般,笑嘻嘻地抬起头指着店门口的橘红色招牌说:“你知道吗,我是掷硬币找到这里的。”

  洛阳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问,“又不戴手套!”他只能埋怨一句。

  叶展颜也不戴手套,洛枳想,所以人家把手伸进盛淮南的口袋里取暖。那是当时她抬头,除了叶展颜漂亮的靴子之外看到的第二个小细节。

  她曾经在日记本中执拗地只描画盛淮南一个人的身影,那些字句却落在了另一个人手中,多年来自欺欺人的无视,此刻终于还是把两个人牵手的样子刻进了眼底。

  洛枳木木地看着洛阳阻住她的去路:“到门口了,怎么不进去?”

  他伸出手,粗糙的拇指揩去她脸上冰凉的眼泪,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哭。

  “挨欺负了?”洛阳皱眉头关切地看着她,微微弯着腰,左手揉着她的头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