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半个世纪的商人生涯

时间:2022-09-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奥尔罕·帕慕克 点击:
杰夫代特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    29、我的半个世纪的商人生涯

    杰夫代特先生坐在后花园栗子树下的一把藤椅上,他挺直身子看着一只在他脚边转悠的蚂蚁。尽管还不到夏天,但天气很热。五月十九日,青年节。后花园沐浴在静静的、然而执着的阳光下。午饭刚刚吃完,一家人都在后花园里。

    像往常一样,最先到的是尼甘女士,她坐到了杰夫代特先生旁边的椅子上。为了搞清楚丈夫在看什么东西,她也朝自己的脚边看了一眼,但是大概她并没有看见蚂蚁,因为她抱怨佣人没有把鞋子擦干净。奥斯曼听到母亲说的话,他也往自己的鞋子上看了一眼,然后走到了树下。他的嘴里叼着香烟,他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抽烟。跟在奥斯曼身后的是奈尔敏,她和孩子们说了几句话,然后走过来坐下。两个孩子一边啃着手上的李子,一边开始在花园里转悠。然后雷菲克和裴丽汉从厨房走了出来。裴丽汉的大肚子让所有看见她的人感到紧张。每次杰夫代特先生看见她,就仿佛手上拿着一件易碎的东西似的立刻变得小心翼翼,他会注意自己讲话的声调和动作。裴丽汉坐下后,尼甘女士松了一口气,她对杰夫代特先生说:

    “您种的那些奇花异草里有个开花了,您看见了吗?”

    杰夫代特先生点了点头。他想:“Ocimum是什么?”他想不起来了。“Ocimumgranimus!”他信口编了一个。当他发现没人明白这是他编出来的一个词时,他轻松了很多。上午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尼甘问了他一个花名,他随口编了一个。他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记忆力才去背那些拉丁语花名的。所有人都对此表示钦佩,或是表现得像钦佩一样。但是当他突然想不起妻子或是儿子的名字时,大家就不再笑他了。

    奈尔敏叹了一口气说:“我累坏了!”她看着奥斯曼说:“整个上午我都在折腾箱子!”

    尽管天气转暖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是冬装刚刚被收进箱子,夏装刚刚从箱子里拿出来。另外,她们还在作夏天去黑伊贝利岛别墅的准备。杰夫代特先生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在家里见证了春天的到来,因为冬天放在屋子里的花盆被移到了花园里,藤椅修好了,楼下的几间房间重新粉刷了一遍,为了避免虫子进屋,宅邸后墙上的藤蔓被剪掉了一部分,花园被整个修整了一遍,很长一段时间家里弥漫着杰夫代特先生仍然没有习惯的樟脑丸味。

    从宅邸里传出了一阵僵硬、悲愁的钢琴声。

    尼甘女士说:“哪有一吃完饭就弹琴的?”尼甘女士希望阿伊谢可以像她的同学那样,去塔克西姆广场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庆祝青年节的活动,但阿伊谢没听她的,多少是因为得到了父亲的支持。

    杰夫代特先生想说:“随她去,亲爱的,让她弹吧!”但他放弃了。他想继续找刚才的那只蚂蚁,但他找不到了。他把头靠到了椅背上,想听听别人在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没听明白。雷菲克和裴丽汉在窃窃私语,奥斯曼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咖啡端上来后,他点起了烟。这时,尼甘女士用一种抱怨和责怪的目光看着他。他一天只能抽三根烟,但她还是不满意。杰夫代特先生想:“他们为什么不让我抽烟?”他对自己笑了笑:“为了我的健康!那么健康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活更长的时间……如果连烟都不能抽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啊?”

    “您在想什么?”问这话的是奈尔敏。

    杰夫代特先生先摆出一副悲伤、令人同情的样子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也没想!”然后他又对自己的这种矫揉造作感到了生气,他说:“我什么也没想!”

    过了一会儿,尼甘女士让在花园里玩耍的孩子们去睡觉。孩子们进屋之前,尼甘女士亲吻了他们。孩子们本想来和爷爷告别的,但是看见他沉思的样子就放弃了。

    尼甘女士指着杰夫代特先生手里的烟头说:“抽得差不多就行了,请您别抽了!”然后她看见了丈夫生气的脸,为了讨好他,她说:“您去睡个午觉吧。”

    “不,我不睡,我要干活!”

    “随您便!”

    杰夫代特先生想:“当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其实他是想睡午觉的,但他生气妻子对自己的这种怜悯,所以他要跟她唱反调。他想:“这下好了,连午觉也睡不成了!没办法,话已经说出口了!我稍微在花园里转转,然后上去干活!”

    杰夫代特先生已经为他的回忆录忙活两个月了。他已经明白去办公是件荒唐的事了,因为决定已不由他来作,即便只是维护他的面子也没人来征求他的意见了,即使他发表了什么意见也都被看成是绊脚石了。当他的花销也得要经过奥斯曼审查后,他宣布要在家干活了。他的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满意了。大家都说这对杰夫代特先生的健康也是有好处的。尼甘女士因为丈夫不用再为生意上的事烦恼、不用每天去爬办公室的六层楼梯、可以整天在家陪自己而高兴。杰夫代特先生想:“但我不会整天陪着你,我要干活!我要把回忆录写出来,要把我的经验传授给后人!”想到这,他兴奋地从藤椅上站了起来。为了远离家人的视线,他往花园深处走去。

    他从埃及市场买来的、翻字典背下它们拉丁文名字的花草长得很好,其中一些已经开花了。他在树身上刻有字的椴树下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栗子树。刚把宅邸买下的时候,花园到这里就结束了。君主立宪制后,他把旁边的花园也买下了。“日子过得真快!那个时候我是多么年轻,尼甘也很年轻。我们的家是新的,家具是新的,我们的灵魂……”他想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变得烦躁起来,“家里还有那个孩子,齐亚!是的,是他自己要去的,他去了军校!”然后,为了宽慰自己他嘟囔道:“好在这些日子没看见他!”他一直走到了花园的墙角。那里长着一堆杂草,角落里还堆满了柴火和空的花盆。“那孩子也没把花园照管好!”第一次看见花匠是在他爸爸陪着看房子的时候。然后为了让他开家果蔬店还帮了他。花匠前几天在路上亲吻了他的手,但不再来照管花园了。“他的名字……管他叫什么名字!”他沿着墙边走着,嘴里念叨着毫无意义的拉丁语单词,或是他自己杜撰的那些像拉丁语的单词,随后他的嘴里又哼起了一首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儿歌。他突然闻到了金银花的香味。“泽内普姨妈!她是谁?她是一个女人!樱桃果酱……翟丽哈女士……女士,女士!我父亲就是这么说的。尼甘女士!”他看了看表,两点过一刻。他想:“可惜,我不能睡午觉了。就因为我说了那句话,所以杰夫代特先生还硬撑着站在这里。他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但是如果我现在能睡上一觉那该有多好!”他从树底下走出来。为了不让栗子树下的家人看见自己,他沿着墙走到了前花园。太阳照在宅邸的侧面墙上,这里是花园里最安静、风最小的地方。厨房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只垃圾桶,垃圾桶的上面趴着一只猫。猫看到杰夫代特先生就跑掉了。他说:“别跑,小猫,我是不会来伤害你的!这个身体已经跑不动,做不了剧烈运动了!”为了检查一下自己的肺,他假装咳嗽了几声,还听了听自己的心跳。他往尼相塔什广场望了一眼。他想:“已经过去三十二年了!”他看见旁边公寓楼房的一些窗户上挂着国旗,“青年节!而我这是老年人的散步!”他从另外一面墙,书房的底下走过。他感到背上吹到了一阵凉爽的风,他想:“巡查结束了。监察长要回监察院了。哈,哈,哈!”他突然在肩膀的上部感到了一阵疼痛,他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疼痛的肩膀。他想:“难道是我在什么地方撞到了吗?”然后,他看见了尼甘女士,她正看着花园的另外一头。他悄悄地走到尼甘女士身边,看着她那可笑的颈背。突然他想起了结婚头几年他常开的、每次都让尼甘女士很生气的一个玩笑,他把手轻轻地放到了尼甘女士的肩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