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洁净空气里的一次散步

时间:2022-09-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奥尔罕·帕慕克 点击:
杰夫代特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    26、洁净空气里的一次散步

    “幽灵!”尽管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齐亚了,但是杰夫代特先生还在想他,“一个嘴里冒着酒气,胸前挂着勋章,企图从叔叔那里骗钱的幽灵!”他站在门厅的镜子前,不时朝镜子里的自己看一眼。“他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呢?”齐亚在叔叔剧烈的咳嗽声中离开后,第二天又来了一次。杰夫代特先生对他说自己已经不管事并叫来了奥斯曼。奥斯曼告诉他,公司目前没有钱,因为把办公室从锡尔凯吉搬到卡拉柯伊需要花很多钱。齐亚板着脸把话听完,临走前他还是找了个机会撂下话说他是不会放过叔叔的。

    “但是他有什么权利?”杰夫代特先生看着镜子里那日渐衰老的身躯想,“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我们走了,我们走了!”

    叫他的是尼甘女士。他们要和孙子们一起出去散步,但是像往常一样她又晚了。他听见孩子们下楼的声音。

    杰夫代特先生看着镜子,他发现自己的背更驼、个子更矮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都是这样的。他固执地想:“我可不愿意别人认为我是个讨人厌的老头!”他戴上帽子,又朝镜子看了一眼。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镜子里这个戴帽子的老头,早已忘记了头戴红色圆筒帽的那张年轻的面孔了。但是和往常一样,他还是忍不住感到了悲哀。

    外面的积雪在慢慢地融化。已是二月底了。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天,但古尔邦节里下的雪还没完全化掉。杰夫代特先生开始在花园门和宅邸大门的石子路上来回走着。

    他想:“那么多年以后,吓唬一个年迈的叔叔并试图骗他钱的勇气是哪来的?就说是他迷上的那个女人让他失去了理智,让他疯狂地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那么他为什么会选择走这条路?他为什么相信可以从我这里骗到钱?”他站在花园的中央。最近一段时间为了想起一个名字或是一件什么事情,他总会强迫自己去苦思冥想,现在他又这么做了。他对自己说:“我强迫自己去想,可总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他为什么会选择走这条路?……啊,他们总算出来了!”

    尼甘女士从楼门前的台阶上走下来。她穿了一件驼色的大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小帽子。她一手牵着一个孙子。因为学校有传染病,所以孩子的母亲这两天没让他们去上学。今年刚上小学的杰米尔一下台阶就挣脱了祖母的手往花园跑去。

    尼甘女士喊道:“等等,别跑!我跟你说别跑,你会摔跤的!”

    杰夫代特先生觉得妻子的声音毫无生气。随后花园门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他们准备一直走到马奇卡。

    “他认为我欠他的。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我把他打发去了军校,没有给他足够的帮助!”尼甘女士把胳膊伸进了他的臂弯。杰夫代特先生想起了哥哥的死,结婚后把家搬到尼相塔什以及那些年住在家里的小齐亚。“那时他比我的孙子稍微大几岁,但他看上去一点不像孩子,倒像一个微缩的大人。他总像审讯犯人那样从下往上地看人。只是他那样看人的时候脸上却充满了稚气。一个月前,他去办公室说他需要钱的时候就是那样看人的!”他们沿着有轨电车的轨道,径直往警察局方向走去。杰夫代特先生生气地想:“我一直不喜欢他!”

    走到警察局门口时,一个年轻人从一家蔬果店里走出来径直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尽管杰夫代特先生没认出他来,但他礼貌地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伸出手来。杰夫代特先生让他亲手的时候想:“这人是谁?”年轻人接着又亲了尼甘女士的手。他长着一张白净的脸,胸前戴着一个围裙。他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了看杰夫代特先生和他身边的两个孩子。“应该是我熟悉的一个人,但他是谁呢?”

    走过警察局,杰夫代特先生迫不及待地问了妻子。

    尼甘女士说:“你没认出来吗?他是花匠阿齐兹。自从他开了蔬果店就不来管我们的花园了。”

    “原来是阿齐兹啊!以前他是花匠,他把我们的后花园弄得像模像样的。”两年前为了开蔬果店,杰夫代特先生曾经帮助过他。第一次见他是在他父亲领着看房子的时候,他父亲说自己是一个果农,他在花园里吃瓜子……他想:“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杰夫代特先生还是第一次在蔬果店门前看见他。

    尼甘女士又说了那句让人心烦的话:“你没认出来吗?”杰夫代特先生想:“其他的人我也认不出来了。”他开始把很多事情弄混。这就是衰老。他现在每周去上两天班,他已不想做什么事了。即便是他想做也没人会让他做了。后来他又想:“但是我从来都是乐于助人的!……”想到这,他有些激动。尼相塔什的所有人都认识他、尊敬他。他为所有的人都做过一点好事。他想:“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十二年。”

    他们快走到泰什维奇耶了。杰夫代特先生看见清真寺的对面正在盖一栋公寓楼。这是谁的楼?三天前他们散步的时候尼甘女士告诉过他,但他还是忘了。后来他想起楼房的主人是一个瘦高的伊兹密尔烟草商,但是那人的名字他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走到泰什维奇耶之前,他一直在努力地想那个就在嘴边的名字,后来他决定放弃了。他觉得天很冷。

    他在这里住了三十二年。三十二年前,他在泰什维奇耶的宅邸里第一次见到了尼甘。三十二年来他一直住在尼相塔什广场对面的那栋楼里。三十二年前的一个夏天,他和尼甘女士搬进了那栋大房子,他们雇了一个佣人和一个厨师。后来那个从下往上看人、不说话、脸色苍白的孩子也过来和他们一起住了。那时他想成为一个军人。杰夫代特先生有一天对他说:“齐亚,既然你想当兵,考试也通过了,那你就去库莱利吧!”那时,奥斯曼刚出生,家里充满了幸福的气氛。齐亚那阴险、畏惧的目光,在家里像个陌生人一样无声地游荡,总会让杰夫代特先生想起不愉快的过去、那些久远而冷酷的年代。自从齐亚去了军校,尼相塔什的家里就更安宁了。杰夫代特先生还是嘟囔了一声:“我不喜欢他!”他像是要接受自己的罪孽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洁净的空气渗进肺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