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失之东隅

时间:2022-09-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失之东隅

  凌晨三点,江百丽小心翼翼地扭动门把手,蹑手蹑脚走进门,却看到洛枳抱膝坐在下铺的床上,随身听屏幕闪着光芒,照亮了她的脸庞。

  “还不睡?”

  “你去哪儿了?”洛枳的声音完全没有睡意,“我打你手机你一直关机。”

  百丽不好意思地笑,然后慢吞吞地说:“手机没电了。我……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

  “新认识的朋友?玩到半夜三点?”洛枳干脆关掉了随身听,“你疯了吧?”

  “真的……很投缘。”

  “男生吧?”

  “是男的……不是男生。”

  “……大……叔?”

  “也不是大叔……他今年三十一岁了……他不是坏人。”

  最后一句话让洛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尽管她知道百丽看不到。

  “说实话,不管他是不是坏人,你这句话都让我想抽你。”

  她躺下,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状似无心地说:“下次这种事情小心点,你真以为自己小白护体天下无敌啊。”

  百丽咯咯笑起来:“洛枳,你的话越来越多了。你是担心我才一直等到现在的吗?”

  洛枳嘴角弯起来,声音还是平板的:“我失眠,跟你没关系。快睡觉吧。”

  百丽洗漱换衣服,折腾了半天终于爬到床上。洛枳没有猜错,江百丽有了桃花,一定不可能安分睡着。她在上铺挺尸五分钟,突然一个翻身,对下铺的洛枳小声说:“你睡了没?”

  “要自八就赶快。”

  百丽傻乎乎地笑起来:“你知道吗,其实他是……他是学校今年的赞助商。刚刚也参加那个酒会来着。”

  “哦,那是看到你脑袋上面的圣母光圈然后注意到你了?”

  “别胡扯。我们没有提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觉得他应该没看到我和他们……”

  “他姓顾吧?”洛枳毫不迟疑地打断她。

  那么恭喜你,你的圣母光辉他从头沐浴到尾。她最终还是忍着没说。

  “我真没想到他后来和你……这男人有宗教情结吗?”

  洛枳很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语气平静点——本来男人在会场上面锲而不舍地跟她搭讪已经不可思议了,现在居然又看上了江百丽——她居然真的和江百丽成了双胞胎姐妹花?

  实在非常伤自尊。

  “你认识他?!”百丽激动地拍着栏杆。

  “你先别管,你跟我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江百丽轻轻地躺回到床上,许久没说话,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靠。洛枳在心里默默地说。

  “如果没有他,我的鼻涕就要冻成冰锥了。” 江百丽的开场足以说明她之前的犹豫不决并非做作,而实在是出于少女的羞涩。

  江百丽正在小路上面默默地走,边走边怨念为什么没有带包面巾纸出来。止不住的眼泪可以用袖子擦,但是鼻涕怎么办?冷风吹在脸上,泪痕虽然很快就干了,却让皮肤仿佛黏住了一样,紧绷绷的,做个表情都困难。

  她正在踌躇到底是不是要拿袖子擦擦鼻涕,突然背后有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同学,麻烦问一下,这条路是通往那个皇家园林去的吗?”

  “什么皇家园林?这条路肯定不是,你要是不走出学校围墙,哪条路也到不了颐和园。”她不敢回头,挂着鼻涕回头一定不会有好事发生。

  “不是颐和园……听说你们学校东南面有一片挺漂亮的保护建筑,原来是皇家园林的,有假山有湖……”

  “那边。”她伸出左手胡乱一指,仍然不回头。

  背后的男声沉寂了一会儿,笑了起来——笑声倒真是好听:“你怎么始终不回头啊,该不是我撞到无脸鬼了吧。”

  江百丽忍耐得青筋直暴,还是没了底气,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有面纸吗?”

  男人走近一步,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她接过来才看到,是一块浅灰色手帕,质感极好。她猜到价钱一定不菲,虽然logo(商标)她不认识,但是好东西摸都摸得出来。

  无论如何,她很绝望。

  “那个……你有没有……面纸?我说面纸,一元钱一包的心相印!这个就不用了……”

  你要么赶紧滚,要么给我面巾纸,我挺不住了!江百丽在心里哀号,一边颤颤巍巍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把手帕朝背后的男人递过去。

  “没有。别磨蹭了,手帕送给你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虽然有点捉弄的意味,但仍是善意的。她狠了狠心,展开手帕,先装模作样地抹了抹泪痕,然后极快地擦了鼻涕,努力做到一点声音都没有,紧接着迅速地把手帕揣进兜里,回头朝对方讨好地一笑。

  立时僵在那里。

  橙色路灯下,黑色大衣包裹下的帅气男子,眉眼间稳重豁达的气质,还有那个洞悉一切,有点使坏但是却很善良的笑容。

  江百丽突然想起很久之前那辆把小混混都赶跑的黑色轿车,和那个装酷的少年。也是这样的橙色路灯,也是在她狼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黑色身影。她哇地哭出来,蹲在地上抱住双腿,这次,真的是无法收场。

  她不是圣母也不是复仇女神。她只是普通的江百丽,普通到那个男孩子对她说“分手吧”的时候她既没有办法淡然地掉头走开,也没有能力帅气地扬手甩一巴掌解气。想要高姿态一点,最终却还是没出息地湿了眼眶,问他为什么。他不提陈墨涵,只说对不起,只说没有为什么。而她偏偏只执着于一个问题,为什么。

  他无奈。你真想知道,我现在就给你编一个好了。

  那个男人蹲到她身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带着无可奈何的口吻说:“不就是擦鼻涕吗,一点都不丢脸。”

  “我被甩了,”她哽咽着说,“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更丢脸。其实最丢脸的好像是,全世界都知道我特别爱他。”

  他就这样温柔地拍着她,温柔地说:“全世界知道什么啊?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没有人愿意分神来看你。所以你也不要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看你前男友身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