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江东去 1986年(09)

时间:2022-09-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大江东去(全文在线阅读) >    大江东去 1986年(09)

    虽然是县长陈平原拍板,银行行长一口答应,可七手续八手续地办下来,还是耗费很多时日,等到田间地头夏天踪迹到来时,那贷款才姗姗来迟。士根还以为雷东宝已经等得忘了这事,没想到他才办了手续回村,早见雷东宝在村办公室里探头探脑,没等他走近,雷东宝就高声而呼:“士根哥,今天办成没有?”

    “哎哟,总算办成,好了,我先解决一批火烧屁股等钱用的项目。东宝你别走,我还等着你签字。”

    雷东宝闻言欢快地道:“我签字,你立刻把钱全提出来,明天我带正明去把电缆设备搬来。”

    雷士根正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准备开保险箱的门,闻言将钥匙又掖进口袋,皱眉正色道:“东宝,二期那些水泥、砖头、预制板还欠着红伟那儿的钱,二期工程款才付了一半,大家还等着搬进去住,还有你答应陈县长扩充养猪场,一笔贷款到期要到银行转一下,到处都急等着钱,可你那套设备一占就是一大半,我哪里拿得出来。”

    “红伟那里不短钱,欠着就欠着,明年还他。工程款你要付也行,没多少。这几天每天有猪出栏,猪场自己可以解决扩充资金,最多少扩一点,贷款你明天就去银行转出来。多大的屁事,看你小家子气。开保险箱,照我说的做。”

    士根依然不肯:“东宝,这笔账我已经算了很多遍。你一套设备还是二手货,先得占去那么多钱。设备拆和运输又要钱,设备安装还要钱,设备车间也不能学电线厂只有一个棚,还有配电房要新造,更要钱。再往后机子开起来,要的铜比电线厂多几倍,吃钱跟喝水一样,我们还有钱供电缆厂吗?你起码得有三百万才够开电缆厂,我们现有的一百七十万远远不够。你可以说你以后还可以问银行贷,可你也要想到,你这回贷来的钱没听陈县长话把养猪场扩到一万头,你没了信用,还让陈县长以后怎么帮你?再说问银行借钱又不是不要利息,我们借那么多钱,利息背不起啊。”雷东宝这回没解答,而是抱臂稳坐,看着士根道:“电缆我非上不可。”

    士根无奈地道:“东宝,你的心情我理解,我知道你急着想上电缆,可你别忘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曾说徐书记也已经劝过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就不能再等一年?只要再一年。今年我们可以扩大养猪场,再上电线设备,把这两项稳下来,明年顺理成章上电缆。”

    “明年就有钱了?明年你就找不出理由反对了?你这性格,我上什么新项目你都会反对。你把保险箱钥匙留下,你不开,我叫出纳开。”

    “东宝,我不是存心跟你作对,你别那么想。要不,你让我考虑一天,明天这个时候我答复你?”

    雷东宝起身道:“明天这个时候,你不开支票,我撤你职,多的是人抢着你的位置给我开支票。电缆,我非上不可。你想清楚。”

    士根闻言愣住,看着雷东宝背影,怔怔道:“东宝书记,你就这样打发我?”

    雷东宝站住,但没回身:“你有话好说,有屁好放,但你不能拦我上电缆。你只要拿我当兄弟,你就不能拦我。只有这件事上,我六亲不认。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拖一天想干什么,你想找小辉。告诉你,小辉来也没用。”

    士根终于大声直言:“东宝书记,你以为我们上了电缆就能打倒市电线、电缆厂?不可能。他们有计划渠道,有计划收购,他们是铁打的饭碗。再说国家那么大,东边不亮西边亮,你靠一条电缆设备想逼死他们?你别想得太轻易,你会先逼死我们小雷家,我们小雷家全靠自己,经不起折腾。你作为村干部,不能不负责任。”

    雷东宝仰天一笑:“哈,我不负责任?”

    士根看着雷东宝横行而去,嘴上没说,心里却想,对,每次雷东宝有大举动,他都反对,从砖厂一直反对到养猪场,最终事实总是证明,雷东宝是先行一步,抢占先机。可是电缆厂,明摆着钱不够,与以前克服克服就能过去的情况不一样,他就是拖欠了全部应付款都克服不过去。上电缆厂,摆明着是错误决策。可是,他已经把自己的顾虑全部说给雷东宝,雷东宝却给他这么个答案。他相信,雷东宝今天就能出手把他废了,换上别人坐这个掌印把子的位置。雷东宝为了去世的爱妻,什么都做得出来。

    士根心里生气,多年交情,雷东宝竟然会为一件事说废就废他,人性何在。雷士根很想撂挑子不干,让雷东宝想上啥就上啥,他眼不见为净,这两年的高收入够养活他。可是,想到雷东宝一天到晚的辛苦才支撑出小雷家的今天,想到雷东宝曾经单刀赴会把他从老书记家人手底解救出来,想到雷东宝这几年对他彻底信任交付大权,他虽然生气,可心里依然是感激的。他不能袖手不管。

    士根唉声叹气,虽然已经被雷东宝戳穿他施缓兵之计,可他还能做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上回雷东宝丧妻沉沦,是他找宋家父母劝说雷东宝。这回电缆厂的事,显然只有宋家弟弟才能化解。他知道宋运辉家里已经装上电话,他等到晚饭后才又回村办,对,就是堂而皇之地,不怕雷东宝看见他回村办联系宋运辉。

    宋运辉边听边记录,等士根说完,宋运辉一时无法定论,看着那些数据,对雷士根抱歉地道:“士根哥,你给我一些时间好好分析一下。大哥做事一向粗中有细,他的直觉,或者说眼光,往往很准,半个小时后再给我电话。”

    宋运辉放下电话,抓来一支HB铅笔开始计算,这是他这个技术人员的惯性,手头喜欢铅笔胜过其他。士根虽然料想宋运辉也不会听他一面之词,知道肯定要给宋运辉思考的时间,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影响小雷家的决定。但等待宋运辉给答复的半个小时还是漫长得让他差点发疯,一个人坐在村办,将报纸翻得惊天动地。

    士根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东宝是为谁报仇?就是为宋运辉的亲姐姐。看当年葬礼上两人差点打起来,可见宋运辉也是一腔血性。士根心想,光一个东宝书记就已经够强硬,如果又多一个撑腰煽风的,东宝还肯罢休?他刚刚这个电话,会不会反而是引狼入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