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相有什么所谓

时间:2022-09-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真相有什么所谓

  他的话被拦腰截断,面前的女孩尖叫一声,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失态。然而她大喊之后,却又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看着他,祥林嫂一般,只有眼珠间或一轮,勉强证明她是个活物。

  “我……”她冒出个单字,顿了顿,又笑起来,“放心,我就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刚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

  “你,你慢慢考虑一个月,如果还没变卦,再过来跟我说……说你刚才想说的话吧,三思。”

  这似乎就是她刚才考虑许久的结果了。

  “我用不着考虑。”

  “不不不,同学,同学你冷静点,要考虑,一定要考虑,”她用力抽出手,一个劲儿边摆手边往后退,“我刚才算了一下,你基本一个月变卦一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考虑一下,我怕了你了……”

  “你才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盛淮南被她气红了脸。

  “我的确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啊。”她继续笑,可是他分明能看得到她的笑容像糨糊贴上去的,颤颤地,快掉下来了。他甚至已经能窥见笑容下是怎样的悲哀和恐惧。

  盛淮南上前一步去拉她,她就更往后退。他看到她眼睛里面明显的惶惑——她应该是真的怕了他了。

  他垂下手,勉强地笑了一下:“对不起。”

  洛枳不再躲,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调侃或者嘲讽他的“对不起”,只是站在原地低下头,脚尖轻轻地摩擦着雪地,划出一道道的伤痕。

  “我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她的声音很轻,不像她从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即使在被他逼到愤怒的时候,她都是可以平静地开着玩笑反讽他的,却从未如现在一般对他示弱。

  “你可以上一秒钟热情,下一秒就连一条短信都不发,消失好多天,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见面的时候仍然一副别来无恙好久不见的样子,我受不了,”她苦笑,“但是我早就知道,你吃准了我喜欢你,你勾勾手,我就不计前嫌,配合你演好朋友。”

  还演得天衣无缝,甘之如饴。

  “你太自以为是了,盛淮南。”

  声音轻轻的,每个字却都像是在指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情被一桶冷水泼下,那句被她打断而没出口的话像咽不下去的馒头,梗在胸口,憋得盛淮南越发难受。他也不再假笑,带着一点点不悦,说:“你不会以为我之前的行为都是精神错乱吧。”

  感知到了他话里面的情绪,洛枳敛去悲伤的神情,扬起脸反唇相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都法外开恩不问前尘了,我现在应该三呼万岁啊?”

  他越来越难堪,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今天把话说明白吧。你之前一直瞒着我不说,从火车站回来,话都讲到那个地步了,你还是不告诉我为什么——借口是怕我因为不得不进行低姿态的解释而受到伤害。我猜,也许你在想,万一我是无辜的,这样一折腾也非常伤感情。但是,且先不论你究竟有没有能力找到真相——至少现在的这个情况,我不得不说,我们已经伤感情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你说清楚吧。”

  她背着手看他。

  盛淮南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乏力。刚刚讲述学生会那样大的一个烂摊子时,都不曾出现在他脸上的无奈与疲惫。

  他停顿了许久,才看着她的眼睛说:“好,我都告诉你。”

  “有人和我说,你喜欢我,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就暗恋我,这是真的吗?”

  洛枳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她低下头不再看他,目光闪烁。

  “你说重点。”

  “你先回答我……这是不是真的。”盛淮南有些脸红。

  “是不是又怎样。”

  “你连喜欢我都承认了,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面拉锯?”

  洛枳苦笑,伸手紧了紧衣领:“不是的。这不一样。”

  “因为我高中有女朋友?”盛淮南的脸上浮现了然的神色。

  洛枳闻言,啼笑皆非:“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系?”

  “那为什么不回答?”

  她又沉默下去,眼里波光闪烁。盛淮南刚要开口说话,却看到洛枳偏过脸,好像有颗眼泪掉下来。他很诧异,下意识伸出手想帮她擦掉,手刚一碰到她的脸就被推开。

  “说重点。”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

  他收回手,苦笑:“那你是不是因为……因为暗恋我而一直……妒忌叶展颜?”

  洛枳并没有如他想象中一样惊慌失措或者无辜地瞪大眼睛。从他开始问那个关于暗恋的问题开始,她回答问题的速度就变得很慢,每说一句话都要想很久,仿佛在思考应答的对策一般,盛淮南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有。”她依旧低着头,慢慢地,语气平静。

  “你没有?”

  “我没有。”

  “那么……羡慕呢?如果你认为妒忌是带着恶意的话,那么羡慕——”

  “羡慕也许有一点,”她忽然仰头去看远处交流中心缥缈的灯火,“但是并非因为她是你的女朋友。”

  她的缓慢回答不是因为杜撰谎言,而恰恰是在努力坦诚。盛淮南似乎是明白了这一点,于是也放轻了声音问,像在哄小孩子讲话:“那你羡慕什么?”

  洛枳倒真像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地笑了,说:“水晶很明亮,是因为折射了光。我羡慕背后的射灯。”

  洛枳看到盛淮南的眼神里布满疑云,竟然有些谅解。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些细枝末节那么感兴趣,是拖延着不想说出那些指控,还是不知不觉偏离了轨道,突然来了兴致想要了解她?

  了解?洛枳笑容惨淡。其实他们之间,好像一直有千山万水阻隔着,只是他从来没有用心去看,而洛枳却明明白白都看在眼里,在那辆摇晃的小三轮上,他认真许诺的时候,她却偏过脸,感动之余,仿佛早就升腾起了悲伤的预感。

  承诺唯一的用途就是有朝一日用来对着抽耳光。

  “好冷,你快说吧。”

  “对不起,我磨磨蹭蹭,只是突然觉得对你直说……很难为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