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春作伴

时间:2022-09-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心雨呢喃 点击:

  青春,常常是人们手中捏的线团儿,总也拦不住,就直向风筝飘着的方向牵扯,高不可攀,向着太阳的方向,向着高飞的鸟儿方向,向着月亮的方向,向着那绻曲的烟儿,却又酷似白云的飘荡。

青春作伴

  青春来到疫区,就像刚描的花儿,花色湿了,就向春天要色,花儿浓了,就向夏天要情,直到花儿变成果、变成香,回旋在它生长的地方,才肯成型成影,个影绰绰,像飘在巷道的一溜儿白,有模有样地立在巷道里,有时候成为喊场,那是一种长者对幼者的呼唤,或是歌儿,就像黄莺儿歌唱,于是乎,有些百姓止步了,不敢贸然走出那道被栓着青春的大门。

  门缝里的青春,至多是在门缝,欲看外面的风景,就得先在门缝里呆着,巷道里静悄悄的,便会有身有形地缩放出来,轻手轻脚地,看着那一溜儿白,悠地又返回了那道印着青春记忆的大门,每道门都是有编号的,就在这乡土里,谁都晓得邻里邻居家,有多少青春。

  平日里,还相互照看着,而近段时间,却是因为疫封而互相避让着,这不是一种逃避,而是一种责任,这不是一种礼数,而是一种防护,就像切断传染的途径,让好生的青春健康地成长。

  太阳的天,已经在每道巷道,留下青春个影五十多天了,就如同青春长在田野里,现已经成熟,在弯腰向大地要秋实、要丰收的金色季节里,也给青春的颗粒归仓,烙上了青春的印记。

  青春原本的付出,就像给大地穿上了透明身材的睡衣,在浓妆淡抹与形象突出的视野里,我们见诸了青春的痕迹,那个时候,风雨无阻,小哗溪稀,那都是给生命灌以琼浆,以型体的长大,又以形体的密集,让大地铺上了青春的绿色,直到夏夜蝉鸣,图得秋水蛙声一片,才将青春正式定型为成熟与牢靠。

  我每每站立于垅田,都会诗绪万千,看那大面积广阔的原野,不正是青春绽放的色彩、沉淀的力量与美丽的结缘,可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长大,至少青春的梦想,像似偶尔的梢立,就会牵走多少缱绻,多少记忆,在童年的伤感与相互碰撞的地方,见证为一种乡愁。

  正是有了它,我想,故土才会多情,才有那么多的深切与怀念,无论你在何方,还是在天涯海角,无论你年少气盛,都会以青春之歌,为奔流在外,远离故土捎上一段情怀,于今成就了家业、也成就了故乡,这种浓浓的乡情依恋,又几时华丽转身所能包括的。

  我已经有好多次了,常常牵绊于外、散步于中,在星天雨幕之际,常常会在乡间小巷里看到那一幕幕,那是一种水果、一种菜蔬,一个女孩骑着自行车,已经拖累成一种车载,像车把手的水果袋,后座的面粉仓,还有车踏板上的清油壶与被搁置的油盐酱醋,放在车架横架上的大米袋,会顺着车杆摇动与摆影,还有被绑着的她细腻的腰身,也是身系千家万户的食物袋,那流动在夜色的风影,绝对是流行在巷间最鲜亮的青春底色,不只是在夜幕下,那平常所耕耘的一群群、一队队,在逐人逐户的敲打与冒着青春的头影中。

  我渐渐觉得,这样的画面真的是让人感动,这是乡土上青春走过的岁月,这是一群来自五湖四海,也许生前就不认识却有着同样情怀的付出与牵系,现如今,青春正如潮水往外涌,他们会肩上背着雨,手提红尘,跨步出没巷道里外。

  多少年后,有些青春在外,成家成业,而有些长期漂流在外,有些就三五不定地往家跑返,每当踏上乡土,那是一种熟悉、一种放松、一种思考,而有些不能回的,就期待有朝一日,能踏上故土,重新进行探看,那块童年生活的地方,会有什么样子的改变,还是水泥路,还会在冒着泥水的巷道里奔跑,直至摔倒在泥水里,于是比较大的青春,去牵手那个比较小的青春,在哭哭啼啼当中,迎着雨水,踩着泥脚,那些被疯狂与懵懂所激荡出来的青春,就在匆匆奔向家的那一刻,就会变得如此清醒与记忆。

  然而,乡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乡土,乡村也已经不是以前的乡村,油化硬路,已经铺到家门口,像家中的巷田,再不是以前那样的堆积与存放,而是井然与凸显青春的底色,有红色、绿色,更以深沉于其它颜色,比如黄色鲜亮,在乡土遭受病魔的肆虐里,均在巷道里组成了一道道美丽的高墙。

  我在多想啊,如果没有病毒,没有这疫封,我们的村民百姓,包括新生儿,新新的青春,又该会是怎样一种境遇,在炊烟飘缈的巷道里,再燃起生命之火,那跳着的舞着的,又该是怎样的成长,怎样的记忆?

  青春,就犹如飘在天空下的彩虹,既能看到清楚、有型,就必须先经历风雨,以清浊时空之手,让世界得以清新净化,最后才形成雨幕彩虹,那是一种崭新的记忆、青春的记忆,看得清楚,包括边角成型与跨越,给了天地与生命,也给了人间烟火与烟雨笠。

  这是多好的青春,多好的陪伴。

  2022年9月23日

作品集关于青春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