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江东去 1986年(06)

时间:2022-09-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大江东去(全文在线阅读) >    大江东去 1986年(06)

    虞山卿官升副科,便很快分到大一点的房子,装修结束,请几个相熟又岗位要紧的朋友去他家吃饭。宋运辉问程开颜去不去,程开颜最烦以前追求过她的虞山卿,她也不喜作假,不喜就不去。宋运辉就自己去了。

    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新贵,见面都很随意。虞山卿的妻子下厨做菜,虞山卿招呼客人。一见宋运辉,虞山卿就递一支香烟给宋运辉,宋运辉虽然不吸,但一看壳子就知道,是良友。这会儿到处都是讨论涨价囤积的事儿,这儿也不例外,这个说家中厨房堆得没地儿搁脚,那个说买的毛巾够用十年。宋运辉回头,见虞山卿并不热衷,他也并不热衷。最近到处听到大家有关涨价的议论和抱怨,可他就是没从雷东宝那儿听到抱怨,他们正广开财路,哪里管得了一分一角的涨价。估计虞山卿也是,宋运辉倒不是,他只是觉得计较一分一角没什么意思。他过去对不参加讨论的虞山卿道:“参观一下你的书架,行吗?”

    “书者,输也。总厂让我们两个书虫专管内外销售,大大失策。呵呵。”虞山卿将宋运辉领到书房,进门就见长长两排的书。

    宋运辉却先看到挂在墙上的吉他,拿手指弹了一下,想到过去还住集体宿舍时的日子,笑问:“还弹吗?”

    虞山卿索性将吉他取下,却没动手,左看右看,道:“没有弹的环境,没有那个热情了,叫谁来听?”

    宋运辉犹豫了一下,道:“刘启明。”

    虞山卿一笑:“找个耳朵还不容易,随便抓个女孩来,都会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弹,可我只觉得对牛弹琴。我倒是想找你来听,冲你毛衣里面穿硬领衬衫,我就愿意弹奏给你听……”

    “我不懂,我真不懂。”可宋运辉心里却是动了一下。

    “别装低调,你家爱人在幼儿园说,你回家就听上海外文书店买来的外国音乐。”

    “那跟我看技术书没啥两样,都是工具,工作的时候必须用到的道具。”

    “试想,一个穿着工作服看似简单的年轻人,哼着贝多芬的《月光》,唱着瓦格纳的歌剧,老外面前,该多震撼。水书记说你做什么都用心,我说你做什么都有一股常人难及的狠劲。”

    “姿态异常难看。”宋运辉一笑,指着两排图书,“这些书,非常小众。可见你虞科本质上是个什么人。”

    “这些也是道具,蒙人的道具,可惜我现在混迹的场合用不上,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俗语大全,最需要的是姿态难看,借用你的名言,就是堕落,堕落,哈哈。”

    宋运辉终于心中确定虞山卿似乎是一味地在跟他攀搭关系,笑道:“我的名言是,人不能这么堕落。哎,小虞,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虞山卿绝没想到宋运辉会自己提出来,一时有点尴尬有点被动,呵呵笑上两声后,才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没错,我想请你小宋帮忙,这忙,只有你帮得上。”

    宋运辉大致已经明白是什么事,但还是佯作不知:“那是你虞科抬举我,我哪有那么重要。是什么产品需要出口?”

    虞山卿忙道:“我怎么敢插手出口的事。是这样,一位大买主希望采购一部分新车间的产品,用作他们出口产品的生产原料。可我一问之下,听说新车间两个月内的产品都得交给你的外贸订单,不可能给我哪怕是小小的一吨。所以我只有向你通融,匀给我一千吨,我那位买主对于总厂而言,实在是个太重要的客户。”

    不出所料,宋运辉心说。“小虞,这事要紧,你得赶紧跟水书记说,让总调安排新车间生产。”

    虞山卿苦笑道:“水书记能安排的事还需要找你吗?就是因为水书记也安排不下去,总调说产能只有这些,你的外贸订单又是紧扣时间不能拖延的,误点得赔外商美元,压根没法安排我的一千吨……”

    “你看。”宋运辉摊开手,微笑,“新车间的产品基本上用于出口,我在订单上签时间的时候,也是根据设备产能来签,几乎很少打出时间余量。否则新车间产品压库,创汇不足,影响奖金的话,去年部里抓亏损的事又得重演,我又得挨批斗。”

    虞山卿道:“听说有那么一次,一位老客户临时要求加量,你答应了,也如期保质保量给货了,可见有办法。今天,你千万再答应我一次,要不,我汇报给水书记,请水书记跟你说。”

    宋运辉笑道:“这种事,有,不过因为是外贸订单,新车间上下才买账,但也害得我没日没夜在总控盯了一周。至于内贸的,我还是建议你让水书记压下去。”

    “水书记可以压,可是压下去后,新车间还不得找你去拉负荷?你不去总控盯着,他们敢拉?再说我不能事事都麻烦水书记啊,让别人说我狐假虎威。而且县官不如现管,谁不知道你在新车间一言九鼎,只要你出马,新车间谁不听你的?你就帮我盯三天吧,求你。”

    “你事急,我不跟你绕圈子,直说吧。这种事,我可一不可二,多次越界到新车间伸手的话,我怕有人误会。这事你只要把总厂到分厂的程序走通,要我到新车间加班,那还不是你虞科一句话的事。”

    虞山卿是个灵活人,立刻领会,脸上阴转多云。不错,新车间的车间主任还是闵厂长兼着,宋运辉与闵厂长曾经公开龃龉,这才调到运销处做出口,总厂谁都知道,当然,他是不便三番五次地插手新车间的事务了。他了然地道:“看来,还是得请水书记出面。”闵厂长只买水书记的账。

    宋运辉笑:“唯一的路。至于我们之间,你压根儿不用那么客气,一个电话我就会做到。”

    虞山卿拍着宋运辉的背开心地笑:“是啊,不过礼多人不怪啊,是不是?看中哪本书,尽管挑。”

    宋运辉笑道:“你出去,尽主人本分去,让我慢慢挑。”

    虞山卿又亲热地拍拍宋运辉,才出去了。里面宋运辉对着书架回想了会儿,觉得不错,是该这么回答。其实他在新车间确实一言九鼎,但是,他怎么可能自说自话为虞山卿做事。虞山卿在做什么,哪天总有人会知道,他不能给人一个他与虞山卿沆瀣一气的假象。而且,他现在进新车间,背后总是追着闵厂长的眼睛,他如今目的达到,何必继续挑逗闵厂长的神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