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山雨欲来

时间:2022-09-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山雨欲来

  最后她们都穿着最简单的休闲白衬衫和牛仔裤。

  “像不像双胞胎?”百丽一边扎马尾一边对着门上的穿衣镜微笑。

  “我不要跟你像双胞胎。”洛枳斩钉截铁地回答,立即将橡皮筋取了下来,让头发散散地披着直垂到腰间。

  两个人一边走出宿舍一边披上外衣,甫一推开楼门就被风扬起的雪花迎面截击。雪越下越大,像天空碎裂的缝隙掉下的粉末,大片大片渗透进路灯橙色的光芒里。

  学生会的酒会在交流中心的大楼二层。百丽频频看表,拖着洛枳快步抄近路,走上了直通北门的石子路。路边灌木很久没有被修剪过,枝蔓横生,偶尔剐蹭在洛枳的外套上,摇一摇,抖落一地清雪。七拐八拐之后,交流中心的大楼现出踪影,二楼一排窗子灯火通明,有人影晃动。

  洛枳看了一眼表情肃穆仿佛赴死一般的百丽,竟有些企盼这次老天能给她一个惨烈到不能收拾的结局,以便彻底清醒过来。

  虽然她自己的结局惨烈得不输毫厘。洛枳的人生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断层,她发着烧哑着嗓子从悬崖底下爬上来,喘口气,还是要朝前走的。即使面具已经被盛淮南戳烂了,躲起来重新涂一层油彩,还是要继续撑下去。

  如果一场病一场伤心能把她直接渡到彼岸多好。要么成佛,要么成魔,而不是尴尬软弱地站在中间。对那个人,喜欢依旧是喜欢的;对自己,不能触及的仍然无法触及。

  洛枳恍惚间抬起头,竟然看到推着崭新的山地车跟自己相向而行的郑文瑞。郑文瑞穿着深紫色的羽绒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整张脸藏在围巾后,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呼吸间的白气从围巾上方漏出来,仿佛里面着了火。

  洛枳和她眼神交汇,微微点点头笑了一下,就拉着江百丽让到一边想让她先通过。上次见到郑文瑞,正是洛枳和盛淮南那个梦幻的约会的结尾,这个女人怨毒地把自己的自行车踹得哗啦啦乱响,像个下蛊的女巫——如果是真的,那么她成功了。

  然而等了半天,郑文瑞却没有经过她们身边。洛枳低垂的视线注意到停在自己脚尖前的车轮,诧异地抬起头,正好和郑文瑞诡异的笑容相对。

  那张有些浮肿的白脸从围巾后一点点显露出来,努了努下巴将绛红色围巾的边沿压住。洛枳只注意到她歪着的嘴巴轻轻开启。

  “呵呵。”

  是嘲笑。严重而明显的嘲笑。郑文瑞笑完就神采奕奕地扭头走远,山地车在石子路上咕噜咕噜响得轻快。

  洛枳还在疑惑不解,倒是身边的百丽很直率地大声说:“精神病啊?刚从六院放出来过新年是不是?”

  洛枳摇摇头拉着江百丽继续前行,对方却忽然惊呼一声:“我知道了,我刚才怎么没想起来,是她!”

  还没走远的山地车停了一下,然后很快地拐过她们身后的弯路消失在灌木之后。

  是她,32楼钢铁侠。

  什么?洛枳迷茫地看向忽然间兴奋得仿佛没有失恋过的百丽。

  “这个女生是学计算机的,住32楼,你知道,32楼全是理工科的女生——唉,不说这个,反正就是某天晚上,也就是一两个月之前吧,大半夜的,忽然楼下草坪里出现一个女生,拿着不知道哪儿弄来的榔头,使劲儿地砸着一辆破自行车,边砸边号啕大哭,声势那叫一个浩大哦,她把自行车完全砸变形了,连轮胎和链条都被扯出来扔得满草坪都是,整个儿一金刚大力神。本来大家还能接着看一会儿热闹的,结果有男生不知趣,居然拿着dv跑到近处来拍,把人家吓得呜呜哭着跑了,但还是被认出来了,照片都上bbs了。我刚才蒙了,没认出来,但就是她,没错。”

  百丽说起八卦时眉飞色舞的样子让洛枳恍然间好像回到了几个月前。

  几个月前,她没有遇见盛淮南,百丽也没有离开戈壁。

  而郑文瑞,也发誓不再重复高中时候的闹剧。

  然而一切都朝着反方向前进了。

  洛枳不知怎么就觉得郑文瑞根本就是把那辆自行车当成是她来砸——这个想法让她有点不寒而栗。她紧了紧外套,挽住百丽的胳膊说:“别提这些了,快走吧。”

  百丽托社团里面的熟人要了一张邀请函给洛枳用,进门之后直奔二楼。楼梯口有许多学生打着手机进进出出,似乎很忙碌的样子。一个穿着黑色小礼服的女孩子急匆匆地挤过洛枳的身边,蜜桃味香水的气息钻进她鼻子里,香水的主人已经踩着金色高跟鞋跑远,在大理石地面上碰撞出好听的声音。

  洛枳朝百丽摊手:“我们打扮得……好像是太随意了点。”

  她发现百丽根本没有理她,目光早已越过了门口的众人。

  璀璨的水晶吊灯下,一个穿着雪白露背小洋装、头发盘得无懈可击的女孩子正背对她们站着,而她面前的人,正是穿着深灰色西装笑得犹如三月春风的戈壁。

  百丽定定地看着,没有一丝表情。

  会场布置得有点古怪。穹顶光彩四溢的水晶吊灯周围,竟然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小学联欢会常见的玻璃纸彩带;壁灯上挂着彩色气球,门口两侧墙上还各贴一个倒着的福字;会场靠门的前半部分是类似多功能厅小舞台的区域,似乎晚上会有表演;再往里延伸就能看到四列长桌,上面摆满了饮料和食物,是酒会的主要区域;整个大厅的最内部竟是半圆型的坐席区,众多座位拱卫着两个圆桌,每桌十五六个座位。

  洛枳在心中对这种中西合璧的风格嘀咕了半天,正要伸手去拉百丽,转头才发现在自己观察会场的时候,江百丽已经不见了。

  她往墙角退了退,担心挡住在会场中央穿梭来回的忙碌干事,忽然听到背后不远处一个男孩子有些沙哑的声音喊着:“戈部长找您!”她听到这个姓就下意识回头,正好看到盛淮南站在面朝自己却背向小干事的地方,似乎很苦恼地咧咧嘴,用手背擦了擦额头。

  然后侧过脸,笑得很像盛淮南该有的样子:“知道了。我一会儿去找他。”

  洛枳靠在柱子边,突然笑了。这一明一暗,不情愿的社交,人前的面具,让她突然觉得他很可爱。

  并不是出于倾慕的原因觉得他可爱。洛枳想起自己高中时候也常常能观察到他这种人前人后的反差,每每意识到她或许比别人更了解他,心里就会有一种复杂的快慰。然而此刻,她好像暂时放下了混沌纠结的感情,抽身而出,仿佛旁观的路人无意间捕捉到了趣意盎然的街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