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八月云霞醉我心,南柯一梦终须醒

时间:2022-09-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南风解愠 点击:

  凭栏而立,楼台举目。天下之人,看烟霞者,看的是烟霞之外的烟霞。月下听风,孤城闻笛,天下之人,看婵娟者,看的是婵娟之外的婵娟。千里,万里,七月,八月, 只此云霞一醉,做梦中梦,见身外身。

八月云霞醉我心

  想起滕王阁序里王勃写的那句:“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读高中时为了应付考试,仓促之间背诵了全文,数年后亲自登上滕王阁,才深切地理解到那文中的每一句,都需要很多的人生经历才能够体会。

  若如顾城的《小巷》里,那把旧钥匙,敲的是厚厚的土墙,还是自己深深的心墙;若如卞之琳《断章》里,那是你楼台的风景还是别人的梦;若如郑愁予拿不准的《错误》下,不论是归人,还是过客,那哒哒的马蹄都是美丽的。

  我们都希望像海子一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我们并没有走过李白九州一色的月光,也没有喝完杜甫一生酬酢酲的浊酒。我们不缺少那些等待着我们云霞雕色如梦如画的景致,我们缺少的是一颗久经凡尘,打磨得玲珑剔透的内心。

  石头城下,我打伞走过,指尖触碰青苔满附城墙上的斑驳,那一瞬间,心头走过元宋之间铁马声嘶的山河;安义古村,香樟树下系起万千尘缘线索,前世今生,谁又能尽许命中注定,谁又老来叹尽蹉跎?三坊七巷,银匠铺里敲打着手艺传承,衣锦坊内,油纸伞终被冷落。

  重庆,南昌,福州,最后我又回到云阳,走在了长江边上。看着落日融金的云霞,睁眼闭眼之间,是过客和归人之间身份的转变,是深深的醉意。

  云霞之外的云霞,是离乡七载的流离,是他乡望月的思念,是一颗面对天崩地裂之事不起涟漪波澜的内心。

  《石头记》是曹雪芹未完结的尘梦,《聊斋志异》是蒲松龄抨击封建统治的幻梦,《小窗幽记》是陈继儒疏石枕流的过梦。南柯一梦终须醒,岁月款款而来,我们唯有从容以待。

  看动漫《一人之下》王也道长讲述乾卦那一段,似有所悟。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时光缓缓,岁月留香,做个心定之人,安稳于日常,一程自有一程的芬芳。

  这一路走来,一方面需要自己打伞,走过风雨漂泊的寒夜,一方面,亦在辗转之间寻找着良师益友。直到最后才明白,一生中最好的导师,

  是:父亲的低头,亲戚的冷漠,朋友的离开,同事的落井下石,空荡的口袋,和那些想要而不得的东西。

  是:电脑前残酷的录取分数线,医院阳台满地的烟头,火车站里尿素口袋装着的行程,和写字楼里打上膨胀螺丝防止跳楼的窗台。

  到最后,历经尘世种种,满身伤痕,执着只剩骨架的伞走来,像一位冲锋陷阵握着旌旗不倒的将军。人生本是如此,担当有余,才能茁壮成长;努力到位,也可大器晚成。最后你会成长为一个人,他眼里全是故事深不可测,却笑容明朗不藏忧伤,他心里燃起一盏明灯,无论风雨漂泊还是黑云压城,都不会熄灭。

  世事如法亦如道,玄奘西行欲取的经,鉴真东渡当传的法。我们依旧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涅重生。惊涛游龙,有观沧海之志;闲云野鹤,唯抱烟霞之心。芸芸众生,南柯梦醒,且行且去,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