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决裂

时间:2022-09-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笑脸猫 点击:
延禧攻略(全文在线阅读)>   第九十三章 决裂

    成年人之间,没有无私的付出。

    任何付出,都是要索取回报的。

    “皇后娘娘昏迷不醒,如今后宫里说话能算数的,便只有您跟她了。”玉壶想了想,道,“此番她与其说是施恩与您,倒不如说是……拿捏住了您的把柄。”

    纯妃叹了口气:“可不是。怪只怪本宫心急,才将这么大的把柄交到她手里。”

    玉壶怜惜地看着她:“娘娘,不过是一个辛者库的奴婢,您何必这样大费周章的对付她呢?”

    “对你来说,魏璎珞只是一个辛者库的奴婢。”纯妃笑容恍惚,“但对傅恒来说,却不是……”

    虽有绝世容颜,但在众人眼中,纯妃的存在感并不高,她总是跟在皇后身旁,安静的如同一片影子,皇后赞成什么,她也赞成什么,皇后反对什么,她也跟在反对什么。

    她总在为皇后付出,却不索取任何回报。

    甚至在皇后昏迷不醒之后,仍然兢兢业业的替她守着长春宫。

    “纯妃真是个圣人。”

    有人私底下这样评论。

    不,她可不是圣人。

    圣人可不像她这样,前些日子,一得到消息,就心急火燎的找到傅恒,质问:“富察侍卫,你为何要迎娶尔晴?”

    傅恒楞了一下,回道:“这是皇上的旨意。”

    “不!”纯妃一语道破,“你是为了救魏璎珞,为了替她洗脱罪名,才答应了这一桩婚事!富察傅恒,你是不是疯了,一个辛者库的贱婢,值得你这样做吗?”

    傅恒的面色顿时一冷:“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牢您费心。”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纯妃急得去拉他的手,“你明知道我……”

    傅恒急忙避开她的手:“娘娘,请自重。”

    “自重?”纯妃一愣,表情说不出的落寞,“从前你可不是这样对我的……”

    从前?傅恒可不记得自己跟她有什么过去,有什么瓜葛。后退一步,保持一个男女之间相对安全的距离,他略带戒备道:“纯妃娘娘请慎言,您虽是家姐的闺中密友,但男女有别,傅恒与您并无深交……”

    傅恒此言出自好意,提醒对方谨慎言辞,否则被旁人听去了,难免要产生些许误会。

    岂料此番好意听在纯妃耳里,却让她的脸蛋刷的一下雪白。

    “并无深交……”纯妃摇摇欲坠了片刻,忽然目光一垂,落在他腰间悬着的穗子上,“你若心里没我,为何一直佩着我亲手编织的穗子?”

    傅恒一怔,目光往下一落,他腰间悬着一只玉佩,玉佩从小戴到大,系着的惠子已经十分陈旧了。略略皱了皱眉,傅恒道:“这不是我姐姐送的吗?”

    “怎会是你姐姐送的呢?”纯妃忙道,“是我……那天你没在,你的兵书放在院内石桌上,我将穗子夹在其中……”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傅恒一把将穗子扯下,放在了身旁的廊椅上,声色淡淡道:“原来如此,是傅恒搞错了,以为是姐姐做的,才一直佩在身上,今日就复归原主吧,娘娘,告辞。”

    回忆至此而终。

    “娘娘……”玉壶小心翼翼看着她,“您还好吧?”

    纯妃缓缓睁开眼,泪眼朦胧,将一根陈旧的穗子从怀里掏出来,递与玉壶看:“玉壶,你还记得它吗?”

    玉壶一看,脸色一变。

    “怕他收了穗子,却不知送的人是谁,不知送礼人的心意为何,所以本宫让你给他送了一封信。”纯妃盯着她,“那封信……你送了没?”

    玉壶踟蹰片刻,忽然朝她跪了下来。

    答案呼之欲出,纯妃的双肩颤了起来,忽然抬手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好呀,好呀,你就是这么做事的,你害得本宫好苦!”

    “娘娘!”玉壶捂着脸哭道,“奴才是为您好呀!”

    “为我好?”纯妃哈哈大笑,眼泪顺着两边脸颊落下来,“我一直以为,他接受了那条穗子,就是对我有情!只是因为我入了宝亲王府,成了府里的格格,他才会故作疏远。原来……那封表达情丝的信,从未到过他手上!为我好……你竟然还敢说是为我好?”

    “娘娘,老爷一早说过,要将你献给宝亲王,你注定要入王府的呀!”玉壶哀声道,“若真将那封信交出去,才会彻底毁了你,毁了苏家!”

    “到头来,还是为了苏家。”纯妃自嘲一笑:“所以你就眼睁睁看着我,一步步陷得更深,一遍遍欺骗自己,最后在他面前,连最后一点自尊都没了!”

    玉壶原是苏家的家生子,父母兄弟全在苏家做事,自然是一心向着苏家的,但决不能承认,否则她日后要如何与纯妃相处?当即急急辩解:“娘娘,您痴恋富察傅恒,对于入府一事,恨不能以死相抗!直到您知道富察家大小姐要去做福晋,您才同意入府!您说要代替傅恒守着福晋,一直保护着她!奴才看您重新振作起来,怎么忍心说出真相!”

    听到这里,纯妃笑了起来,笑自己的痴心,笑自己的半生荒唐。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我看他一直戴着那条穗子,还以为他也对我存着一分情谊。我不要许多,只要他腰上一直戴着那条穗子,我就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当他姐姐的影子,保护她,甚至不惜避宠。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纯妃垂泪道,“他说,你我并无深交……”

    所有的付出,都是一厢情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