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罗敷有夫

时间:2022-09-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卷 第一章 罗敷有夫

项少龙的心神进入止水不波的境界,步伐稳定而暗合某一种节奏,准确地估计得对方接近的速度和距离。
  自从坐时空机器来到这战国的年代后,他可是没有一天不摸着兵器过活,对各类型的兵器都非常熟识。此刻细心聆听,立即摧翻了起始时认为来袭者是持矛的想法,而肯定对方用的是长戟。
  戟可说是宜刺的矛和横砍的戈的混合体,既可扎剌,又能勾击,冲刺时发出的响音,明显与矛或戈都不同。
  项少龙很想回头看上一眼,但却知若如此做了,就会失去自己高深莫测之势,而且会引发对方全力加速冲剌。
  一阵风迎面吹来,雨雪打得项少龙几乎要闭上眼睛。
  风声更使戟音蹄声模糊起来。
  这时后方来骑到了两丈之内,略一发力,可在眨眼的工夫对他展开攻击。
  蓦地一声“沈良受死“有若干地起了个焦雷般在后方响起。
  项少龙猛地闭上眼睛,往右横移,到了马道之中,右手放开剑柄,改以左手拔剑。
  要知他一直靠左方的行人道缓步而行,又以右手握剑,换了任何人由后方攻来,必然以为他会移往左方,好拉长距离,再以右手拔剑挡格。谁知他竟反其道而行,右移到马道之中,使敌人的长戟完全攻错了方向。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何况是生死相博的时刻。
  那人惊呼一声,想把长戟攻击的方向改变,却迟了一步。
  项少龙头也不回,反手一剑刺在冲过了头的马股上。
  战马痛嘶一声,狂窜往前,差点把那骑士甩下马来。
  看对方一人单骑,逃命似的消失在风雪里,项少龙心中好笑。
  今仗得胜看来轻松容易,其实个中包含了胆量、时问的拿捏,身法步法各方面的配合。
  最妙是那阵突来的风雪。
  他项少龙固然受影响,但对迎风策马奔来的敌人影响更大,否则他项少龙恐难施展这种策略。
  项少龙回剑入鞘,转入了一条横巷,急步走了一段路,认准解府的方向,不半个时辰终于到达目的地。
  他对把门的家将报上姓名,便被领入府内,在外厅等候。
  奉茶伺候的小婢都以奇怪的眼光打量他,又交头接耳,恍似他像头不知由那处钻出来的怪物般。
  项少龙给看得浑身不自在时,解子元脸青唇白的来了,挥退下人后,坐到他身旁低声道:“今趟拣的真不是时候,不知谁把我昨夜去逛青楼的事告知了内人,刚才她大发雷霆,只差还未动手打我。沈兄快溜,现在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的。“
  项少龙同情地道:“那么过两日我再来找解兄吧。“
  解子元把他拉起来道:“快点!“
  两人急步朝大门走去时,一声娇叱传来,喝道:“哪里走!“
  解子元浑身一震,像被点了穴般动弹不得。
  项少龙亦是虎躯剧震,不能相信的呆在当场。
  环佩声响,解子元的恶妻来到两人身后,冷笑道:“走到哪里去,你当我不知道你两个人的把戏吗?“
  又娇喝道:“解权你给我滚出来,我要你把昨夜的事一字不漏的说出来,万事有我担保。“
  解子元如遭雷殛,原来连他最后一个“忠仆“都给收服。
  解权不知由哪里跑出来,跪倒地上,颤声道:“少爷!小人是被逼的。“
  解子元机械化的转过身去,哭丧着脸道:“这事全是我想出来的,不关沈兄的事。“
  项少龙仍背对解子元的夫人:心中百感交集,因为他从聱音认出了解子元的夫人正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善柔。
  她终于放弃了到处流浪的梦想,落叶归根的作了解家妇,还生了两个儿子。
  这时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头也不回的离开解府,使善柔永远都不知道他曾来过。
  他亦明白解子元为何既爱她又怕她,说实在的,那正是善柔予男人最大的“乐趣“。
  直至今天,他对与善柔相处的每一刻仍是回味无穷。
  解子元的“义气“,把责任全榄到自己身上,更使他心中感动。
  想走是一回事,但却无法举脚踏出半步。
  善柔的矛头指向他了,喝道:“你叫沈良是吗?看你生得牛高马大,却胆小如鼠,连正眼看人都不敢吗?“
  众婢仆立时发出“嗡嗡“笑聱。
  项少龙平静地道:“解夫人可否把其他人请出厅堂,沈某想私下替解兄说两句话。“
  解子元急道:“这全不关沈兄的事,夫人啊,放沈兄离去好吗?要罚就罚我好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善柔亦像被点了穴般,不言不语的在发呆。
  项少龙感到善柔的目光刺在他背上,心中真不知是何滋味。
  人人莫明其妙时,善柔道:“所有人都给我滚出去。“
  解子元愕然道:“为夫也要出去吗?“
  善柔大发娇嗅道:“为你的什么夫,你第一个给我滚出去!“
  不片晌所有人走得干干净净,空广的大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善柔急促的呼吸声在他身后响起,项少龙缓缓转过身来,四目交投,双方都像触电般抖颤了一下。她丰满了少许,但艳丽却更胜往昔。
  善柔朝他冲前两步,旋又停下,辛苦地克制自己要投入项少龙怀内的冲动。
  项少龙喉头打结,千言万语,都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一声长叹,摇头苦笑,步往大门。
  善柔追了两步,低唤道:“少龙!“
  项少龙硬着心肠不应,走出门外。
  十多道目光立时落在他身上,婢仆家将们对他能“衣冠皮肉完全无缺“的走出来,都惊讶得合不拢那些张大了的嘴。
  解子元横里扑出来,揍着他肩头,朝外门走丢,兴奋地道:“沈兄和她说了些什么话?“
  项少龙胡诌道:“嫂子虽是霸道了点,却非是不明白事理的人。我向她解释了压迫力愈大,反抗力愈强的道理,假设她任解兄出去胡混,保证不须太久解兄就生厌倦。“
  解子元道:“我怎会厌倦呢?她怎么答你?“
  项少龙道:“她说要好好想想。“
  解子元大喜道:“这是天大的转机呢!沈兄留下陪我聊聊好吗?“
  项少龙此时肝肠像打了结般难受,那有兴趣和他闲聊,投其所惧的恐吓道:“你最好乖乖的入去陪伴嫂子,若她以为你又在打鬼主意,那就说不定联想想都省回。“
  解子元大吃一惊,忙放开了搂着项少龙的手,神情教人发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