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两女相遇

时间:2022-09-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卷 第十二章 两女相遇

龙阳君走后。凤菲出奇地没找他说话,到吃过午膳,小屏儿才奉命来召他去相见。
  项少龙随在小屏儿身后,向内厅走去,多天不肯和他说话的小屏儿忽和颜悦色道:“原来你是好男风而不爱女色,小屏儿死心了。“
  项少龙为之啼笑皆非,明知不该否认,却又不能不否认,叹了一口气道:“实情如何,小屏姐终有一天会明白的。但我却有一事不明,小屏姐不是该与大小姐共进退吗?为何却好像……好像……嘿!“
  小屏儿掩嘴笑道:“你是想说为何我好像很想找人来嫁的事吧?事实上我从没想过要嫁给你,只是不满你不齿人家是人的样子。小姐常说女人的第一次最重要,定要找个懂怜香惜玉之人的人才行。我当然不会离开小姐的,但在这事上小姐却予人家自由嘛。“
  项少龙心中一荡道:“若有了身孕怎办?“
  小屏儿俏脸微红道:“这个何用你来担心。团中人都懂得防避之法。唔,你对女人还有兴趣吗?为何要问这羞人的事。“
  项少龙见她认定了自己好男色不好女色,暗忖今趟跳下黄河都冼不清,只好闭口不言。
  内厅一侧处摆满乐器。但除凤菲外,却是静悄无人,小屏儿退下后,项少龙在凤菲旁坐下,道:“大小姐以前和石素芳碰过脸吗?“
  凤菲不大感兴趣的摇了摇头,道:“金成就是个人材,八面玲珑,颇受人尊敬,可悄我遇不上这等人,否则现在就不用受你的气。“
  项少龙道:“大小姐余怒未消吗?“
  凤菲垂首娇笑道:“谁敢恼你这连龙阳君都肃然起敬的人呢?何况你欢喜时就把人又抱又吻,恶起来便骂个不休,幸好现在凤菲再不用担心你会要人陪夜,否则就睡难安寝。“
  项少龙泄气道:“竟连你都那么想。“
  凤菲摇头道:“不,只是她们都那么想吧,幸月失望得哭着回房去,但我却知道你非是不爱女色。至少我便亲身体会过。这样说只是气不过你那副可恨模样,故意挖苦你。“
  项少龙苦笑道:“你对我真好。“
  凤菲道:“现在我愈来愈摸不清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但龙阳君已保证你可绝对信赖。与谈先生如出一辙,可知你信誉昭着,凤菲再不会三心两意了。很想听听你的计划。“
  项少龙淡淡道:“先安内再攘外。此乃不二法门。若大小姐能授我全权。我便会先对忖张泉、沙立和他们的余党,只要能安然抵达咸阳,便大功告成。“
  凤菲凄然道:“你好像忘了吕不韦在咸阳的势力有多大。“
  项少龙故作惊讶道:“大小姐的情郎不是项少龙吗?吕不韦能奈他什么吗?“
  凤菲知道说漏丁嘴,大窘道:“但他现在身处战场,最怕还未见到他,便先给吕不韦找到。“
  项少龙心中好笑,故意耍她道:“造个没有问题,只要通知乌家。他们自会护着大小姐的。“
  凤菲胀红着脸道:“万万不能,我和他的事没有人知道。唉,到时再说好吗?“
  项少龙放过了她,看看天色道:“石素芳该来了,我先到大门接她,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
  凤菲道:“今晚有其他事吗?“
  项少龙摇头道:“今晚我要去拜访解子元。有什么事呢?“
  凤菲道:“没事了,我本想你陪我去赴齐王和田单欢迎吕不韦的廷宴,让你可在旁看看他,现在算了。“
  项少龙暗叫好险。自给龙阳君和李园认出来后。再没信心面对吕不韦。
  肖月潭提出易容建议时,并没有想过他会面对面的与这两人照脸。所以并不能怪他。
  凤菲大有情意地白了他一眼道:“今晚到人家卧房来好吗?人家还有很多事想请教你呢。“
  项少龙知她开始信任自己。欣然去了。
  大步出大门,石素芳的车队来子。项少龙忙佝偻起身子,又把果核放到舌底,迎了上去。
  神采依然的石素芳从容步下车来,项少龙和一众凤菲那边的人,自然而然被她绝世容色所慑,躬身施礼,不敢平视。
  两个俏婢为她整理好披风后。石素芳才在金老大的陪伴下,来到项少龙身前。
  这美女不施脂粉,秀发集中顶部,然后编成一条短辫,下垂于脑后,有种说不出的轻盈写意。与她一向独异的作风配合得天衣无缝。
  在御寒的披风中。她在襦衣上加上一件背心,两肩有裆,裆上施带。加上腰间各缀三条腰带,形成明显的细腰,又强调了她的***,使她更是绰约多姿。
  项少龙不由暗赞她聪明。
  若纯论美丽,恐怕只有纪嫣然、琴清又或李嫣嫣可堪与凤菲媲美。
  但石素芳利用自己独特的优点,立时显得并不比凤菲逊色。
  两女表面是友好相会,其实无可避免地暗中较量起来。
  石素芳显然认不出项少龙来,金老大介绍两人认识时。她只是礼貌的点点头。
  项少龙连忙在前引路。
  金老大踏前两步,和他并肩而行。道:“刚才我收到消息,沈兄曾独闯仲孙府,向他要回被擒的手下,可是真有此事?“
  项少龙心想原来在临淄消息竟可传得这么快,答道:“只是一时侥悻罢了!“
  金老大登时对他刮目相看,竖起拇指道:“难怪凤小姐委沈兄以重任,不过仲孙龙此人一向霸道,失了的面子定要讨回来。我看沈兄连佩剑都没有一把,待会我使人送来好了。若趁手的话,就以之防身吧。你若推辞,就是不把当金成就是朋友。“
  项少龙笑道:“那我唯一选择就只有衷心致谢了。“
  石素芳悦耳的声音由后传来道:“仲孙龙之子仲孙玄华乃忘忧先生曹秋道最得意的四名弟子之一,沈先生小心啊。“
  金老大亦苦口婆心道:“我虽不知沈兄剑法如何,不过此人在临淄确是未逢敌手。与田单旗下的第一剑手旦楚齐名。沈兄遇上他时,若觉没有把握,可弃剑认输,稷下剑手极重声名,不会对认输的人出手的,嘿,交浅言深,沈兄勿要怪我。“
  项少龙生出好感。点头道:“兄弟感激还来不及,怎会怪你呢?“
  背后的石素芳讶道:“想不到沈先生胸襟如此广阔,竟一点不因金爷认为你比不上仲孙玄华而不高兴。“
  项少龙心中微懔。岔开话题道:“稷下多名剑,除这两人外,该还有很多出类拔萃之辈吧。“
  金老大道:“善剑的人多不胜数,但能称出类拔萃者,不过数人而已。像麻承甲和闵廷章均极负盛名,专爱找人比试,沈兄昨夜露了一手,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