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前嫌尽释

时间:2022-09-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卷 第十一章 前嫌尽释

项少龙一觉醒来,已是辰末巳初,还是肖月潭把他唤醒的。
  项少龙这时成了团内的特权阶级,教人把早点送进房来,两人边吃边谈。
  到项少龙把昨夜发生的事全告诉了肖月潭后,,肖月潭抹了一额汗道:“好在李园够义气,否则你昨晚就完了。有了李园的支持,形势大改。就算你暴露身分,齐人亦不敢碰你,李园也不会让齐人这样做。“
  项少龙道:“有探到什么消息吗?“
  肖月潭道:“那只是举手之劳吧了,邹大师仍然健在,现居于稷下学宫,齐人对他奉若神明,若要表露身分。最好是透过他,只要他对齐王说一声,杀害了你,必生横祸,保证用剑指着齐王的咽喉,他都不敢动你半个指头。“
  项少龙大喜道:“我要先见他一面,才决定怎样做,肖兄可否安排。“
  肖月潭道:“这个没有问题,待会我就去求见。吕不韦今午会来。我将派人严密监着张泉,他一拿到钱,就是他倒霉的一刻了。“
  项少龙道:“不要伤得他太重,我还要利用他来间接推知吕不韦的动静。“
  肖月潭冷哼道:“这种人杀了他都赚把手玷污,少龙放心好了。“
  又笑道:“还记得我们的人里有个叫仲孙何忌的吗?他是仲孙龙的堂侄,我会请他打听仲孙龙的举动,他一向不满这堂叔。又对凤菲非常祟慕,必肯仗义帮忙。
  不过少龙若肯亮出牌子,保证以仲孙龙的强横。亦不敢轻举妄动。唉,若知你能回秦国去,谁敢冒得罪你之险。包括三晋在内。虽然谁都希望对方向你出手,但要任何一国负上杀你之名,却是休想。“
  项少龙点头同意。
  当日自己落荒而逃时,三晋虽齐心合力来追杀自己,但现在锐气已过,又已向小盘求和,谁仍肯来对付他项少龙呢。最妙是齐人表面上定要摆出全力保他的姿态,以保持和秦国的良好关系。
  对齐人来说,首要目标是世仇燕国。而非秦人或项少龙。
  再加上李园这大靠山,项少龙觉得随时可重见天日,不用躲躲藏藏的做人了。
  项少龙颇有吐气扬眉之感,不过却仍有点舍不得目下所扮的角色,笑道:“楚国是李园,韩国是韩闯。秦国是吕不韦,其他三国来的又是谁?“
  肖月潭油然道:“魏国自然是你的老朋友龙阳君,赵国则是郭开。至于燕国,太子丹当然不敢亲来,到的是他的大将徐夷则,此人升了官,还被燕王喜封了作阳乐君。“
  项少龙苦笑道:“果然全是老朋友,这里最大的青楼是那一间,不若在那里摆上两席,开个叙旧欢会。“
  肖月潭欣然道:“少龙开始有说笑的心情了!“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有小婢来报导:“石素芳的金老大来了。想见沈执事。“
  项少龙大感愕然,肖月潭笑道:“此人有点豪气,不是坏蛋,少龙不妨看看他有什么事。“
  项少龙把果核放进舌底,才到前厅与金老大见面。
  金老大虽曾在咸阳见过项少龙,但这时明显完全认不出他来。尤其项少龙语调带点口吃的古古怪怪,更不惹疑。
  寒暄过后,两人分宾主坐下,侍女奉上香茗后,项少龙以他的“果核之声“断断续续道:“不知金老大找小弟有何实干?“
  金老大笑道:“自然是要来祝贺沈兄当上执事之职。若是张泉那家伙仍据此位。休想我踏入此处半步。“
  项少龙毫不奇怪,因为张泉本就是这种人人鄙视的小人。不过金老大乃跑惯码头的人,理应不会开门见山的数人长短,这么说只是试探自己居多。
  微笑道:“希望将来金老大不会因有我沈良在,而不屑光临。“
  金老大微俯过来,低声道:“现在外面谣言满天飞,都说凤小姐临淄之行后。就要退隐田园,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项少龙苦笑道:“你教我怎样答你。是否想迫我说谎?“
  金老大欣然道:“这我便明白了。今趟我特地来访,是想安排素芳与风小姐见面打个招呼,素芳一直很仰慕凤小姐的才艺。“
  项少龙道:“我虽不能为大小姐作主,但应该没有问题,老大请说出时间来吧。“
  金老大道:“不若就在午后时分,最好我们两人都在场。“
  项少龙心中一动,知道这并非闲叙那么简单,否则金老大何须在旁。
  金老大的身分与自己的这执事的身分,可说是判若云泥。
  人家乃一团之主,石素芳地位虽超然,但名义上仍只是他旗下的正印当家花旦,而他项少龙则是个大跑腿。
  他说希望自己在场,只是客气话吧。
  项少龙道:“这个我明白了,但老大可否透露少许玄虚,教我好向大小姐传话。“
  金老大点头道:“就烦请告知凤小姐,说有人全心求胜,不择手段便可以。“
  项少龙想起柔骨美人兰宫媛,恍然道:“明白了。我这就去通知大小姐。“
  金老大欣然告辞去了。
  项少龙想去找肖月潭,但他刚刚离闶。又给张泉扯着问长问短,敷衍了他,才能脱身到凤菲的大楼去。
  凤菲等正在内厅排曲,董淑贞和祝秀贞都有点花容憔悴。项少龙猜董淑贞定是离开他的房间后。去了找祝秀贞商量,说不定还干了假凤虚凰那钟事,所以自不能精神弈弈。
  小屏儿见他来到,故意避到一角,不与他朝面。
  幸月则连飞媚眼,摆出请君大嚼的诱人样儿。而其他美姬对他亦态度大改,显示经昨晚一事后,他的地位大为改观。
  凤菲正在指点云娘一众乐师。见项少龙来到,婕娜多姿地走到他旁。低声问道:“金老大来找你作其么?“
  项少龙说了出来后,淡淡道:“韩闯来找你作什么呢?“
  眼角到处,董淑贞等无不偷偷注视他们的神情。
  凤菲不悦道:“你要管的事愈来愈多了。“
  项少龙心中有气。冷冷道:“肯否让我管,决定权当然在大小姐身上,大小姐一句话就可使我卷铺盖到街头去度宿。“
  凤菲美目生寒,盯着他嘲弄地道:“有解子元和李园等大贵人看顾。沈大爷何用落泊街头呢?“
  项少龙知她其实心中凄惶,软化下来道:“算我语气过硬好了。但你有事瞒我,我自然会不高兴。“
  凤菲呆了呆晌,嗔道:“你愈来愈像凤菲的夫君大人,为何我每一件事都要告诉你呢?“
  今趟轮到项少龙有点理屈办穷。
  理论上,凤菲确没必要告诉他曾见过某人或某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