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地头恶龙

时间:2022-09-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卷 第八章 地头恶龙

项少龙沿街疾走,愈接近廓城中心区的小临淄,行人愈多,灯火辉煌中,落下的雪粉像天上精灵洒往人间的仙粉,疑幻似真。
  行人大多三五成群,各操不同口音,看来都是仰慕三大名姬而来的各国或外乡人士,本城居民反而只占少数。
  据肖月潭说临淄人口达七万户三十多万人,比之咸阳的人口,少了一大截。
  正焦急追不着雷允儿等人时,有人在对街向他招手,原来是另一家将费淳和五个御手。
  项少龙待两辆马车驰过后,才横过车道,到了六人身前,道:“其他人呢?“
  费淳道:“逛窑子去了!我们正要找地方喝酒,沈执事一起来吧!“
  项少龙道:“知否他们到了哪间窑子?“
  另一人笑道:“昂贵的当然没他们分儿,沈执事只要看哪一间门面最简陋的,包保可找到他们,“费淳等均哄然发笑。
  项少龙见他们正在兴头上,又见四周没有可疑的人,不忍扫他们兴,着他们移到一角,以免阻塞交通,才道:“事情有变,张副执事告诉我大小姐开罪了这处一个有势力的人,怕他虽不敢碰大小姐,却拿我们这些下人开刀,所以你们略为遣兴之后,得立即回去。“
  费淳等为之色变,点头答应。
  项少龙匆匆继续寻找雷允儿等人,走了一段路,只见无论青楼洒馆,都是门面讲究,暗忖这等若二十一世纪北京的王府井,没有点斤两都难以在这种地王区设肆营生,除非改到横街窄巷去,否则休想找到廉价的窑子。
  不由心中后悔。
  他终是欠缺管理下人的经验,因为他从没有把任何人看作是可呼来喝去的下人,所以只希望能尽量让他们自由高兴。
  在眼前这不明朗的形势下,实不宜放人出来乱闯。
  他的担心并非无的放矢。
  恼羞成怒的仲孙龙必不会放过令凤菲难过的机会。
  假设刚抵临淄便闹出事来,谁还对他这新任执事有信心?而他身上除了一把匕首外,更无任何兵器,万一要动起手来将大人吃亏。
  正心急如焚时,只见一所青楼外聚了一群人,正交头接耳的对青楼指点说话。
  项少龙的心直沉下去,举步走前,凑到其中一堆人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人语带嘲讽道:“欠了仲孙爷银子还胆敢来逛窑子,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样写了。唉!像一群狗儿般破人拖走,真是羞人。“
  项少龙暗叫完了,问了被押走的人的衣着外貌,肯定是雷允儿等人后,道:“那些人是我的朋友,现在只好拿钱为他们赎身,请问仲孙爷的府第在哪里?“
  岂知众人齐齐变色,不但没有回答他,还一哄而散,累得他呆立当场。
  刚好有一人闪闪缩缩由窑子走出来,项少龙一把扯住他。道:“兄台……“
  那人大吃一惊道:“千万不要告诉我夫人……“
  项少龙那有心情发笑,道:“兄台误会了,我只是要问路。“
  那人定神一看,才知不是熟人,抚着胸口道:“差点给你吓死了,问路也不用拉着人的衣衫嘛!“
  项少龙见他年在二十五、六间,衣饰华丽,相貌不俗,显是官宦子弟,偏是这么惧内,没好气道:“我只是心切找忡孙龙大爷的府笫,小弟是他的远房亲戚,特来向他问好。“
  那人吁出一口气道:“仲孙府在南大街,刚好是我家的斜对面,便让我送你一程吧!唉!我也要快点回家了。“
  项少龙暗喜又会遇上这么友善的人,对他好感大增,随他走过对街。
  在一座酒馆外,停了一辆马车,两人举步走去时,一名御者由车厢钻了出来,坐到前面御手的位置去。
  那人得意道:“我特意要马车停在这里,便没有人知道我到了青楼去。嘿!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项少龙道:“我叫沈良,兄台呢?“
  那人道:“我叫解子元,来!上车吧!“
  马车开出,解子元舒适的挨在坐位内,赞叹道:“兰兰的皮肤娇嫩得像绵缎,又顺得人意。只恨不能留在那里度宿。“
  项少龙这时冷静下来,一边盘算如何向仲孙龙讨人,随口应道:“贵夫人长得很丑吗?“
  解子元像受了冤屈般抗辩道:“当然不是!兰兰虽有点姿色,但比起你来仍差远了。“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道:“那解兄为何还要到外边拈花惹草?“
  解子元颓然道:“不要以为我对她日久生厌,事实上我对她是愈看愈爱,也愈是怕她。而有起口角争执,娘总是帮她不帮我,就因为她替娘生下两个白白胖胖的孙儿呢。“
  项少龙同情地道:“解兄之所以要到外边偷偷胡混,怕是要尝尝贵夫人所欠奉的柔顺滋味吧。“
  解子元拍腿道:“还是沈兄明白我,哈!沈兄可否帮我一个大忙。“
  项少龙奇道:“我可怎样助你?“
  解子元揍到他耳边,惟恐给人知道般低声道:“你能否诈作是我不见多时的朋友,远道前来探我,那我自然要竭诚招待。如此我就可溜出来久一点了。嘿!我自然不会簿待你,沈兄的花费全包在小弟身上。“
  项少龙不知好气还是好笑,道:“这两天我会很忙,怕不能到贵府拜访。“
  解子元哀求道:“只要花一点时间就成,明晚好吗?申时后我就在舍下等待沈兄的大驾。“
  项少龙无奈道:“我尽量抽时间来吧!“
  解子元大喜道:“沈兄真够朋友。唉!说出来恐怕你不肯相信,我解子元怎么说都是位居司库大夫,可是却无人敢陪我到青楼去,纵然有美相伴,但独酌无友,总令人扫兴,现在有沈兄相陪就好哩。“
  项少龙心叫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此子竟是齐国的重臣,难得全无架子,又语气坦诚。教人打心底欢喜他。
  笑道:“你的朋友是否给尊夫人骂怕了。“
  解子元低声道:“是打怕了。“
  项少龙大感愕然时,驾车的大汉转身唤道:“大少爷!快到仲孙爷的府第了。“
  解子元又低声道:“解权现在是唯一仍忠心于我的人。“
  说完才向解权道:“送了沈爷进去后,我们才回家吧。“
  执着项少龙的手歉然道:“恕小弟虽把沈兄送到这里,但却不能久候,因我必须于亥时而回去,惹怒了她,小弟就有祸哩!“
  马车在一座院落重重的巨宅前停下,接着解权向把门的武士报上解子元之名,立即中门大开,任他们长驱直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