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戴家楼(7)

时间:2011-08-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莫泊桑 点击:

  筵席在工作室里那些用木马架子托起来的长木板上面摆好了。
  大门临街敞着,任凭镇上的全部快乐气氛涌进来。四处,大家度着盛节。从每一个窗口,望得见许多坐在餐桌边的身穿过节新衣的人,而且一阵阵的喧闹声从许多微醉而欢乐的房子里传到外面。那些脱去上装只披着坎肩和衬衣的乡下人举着满杯的苹果酒畅饮,并且每一组道伴中间,总望得见两个不属于一家的孩子,这儿,两个女孩子,那儿,两个男孩子,坐在两家中间的某一家吃午饭。
  偶尔,在正午的高温之下,一辆排着长凳的敞车被一匹身材不大的老马颠颠蹦蹦拉着穿过镇上,那个身披布罩衫的赶车的人,对着这一切摆着的酒肉投出了一道羡慕的眼光。在细木匠的家里,快乐当中保存着一种相当含蓄的气象,一种由早上留下的情绪。里韦是唯一兴高采烈的人,并且已经喝过了量。马丹戴不时留心钟点;因为为着免得接连两天停止买卖,她们是应当去乘3点55分那一趟车的,那么她们可以在傍晚的时候回到斐冈。
  细木匠使尽了全力去扭转这种意思,并且挽留他的客人住到次日,但是马丹戴绝不让自己分心,每逢有关买卖的时候,她是从来不肯闹着玩儿的。
  刚刚喝过了咖啡,她立刻吩咐她那些"寄宿女生"赶紧预备,随后,她转过来向她兄弟说:"你呢,你立刻去套车。"然后她自己去结束她最后的种种预备。
  重新下楼的时候,她的弟妇正等着和她来谈女孩子的事情,后来经过了一段长谈,其中却没有任何决定。这乡下妇人使诡计多,假装无限感慨,而马丹戴尽管抱着女孩子搁在膝头上,但是什么也没有约定,仅仅空空洞洞肯定将来有人照管她,时间是从容的,并且将来彼此还要会面。
  然而车子还没有来,并且那些娘儿们也始终还在楼上。大家甚至于听见了楼上一阵阵的大笑,一阵阵的撞击动作,一阵阵的叫唤,一阵阵的拍掌声音。于是,趁着细木匠的老婆到马房里去看车子是否备好的当儿,马丹戴终于上楼了。
  里韦醉得很厉害,并且半赤着身子,徒然费尽了气力去对那个笑得瘫下来的乐骚逞强。"两条唧筒"在早上的礼节之后忽然看见这场活剧,感到自己受了冲撞,于是抓着他两条臂膊,指望能够教他宁静;但是拉翡儿和飞尔南荻双双笑得弯着身子转不过气来,这对于里韦正是一种挑逗;并且每逢这醉汉徒然使劲一回,她们就迸出一阵叫唤。这个怒气冲天的汉子,满面绯红,衣裳完全凌乱得不成样子,拚命使着蛮劲儿去摔开那两个攀着他的娘儿们,极力拉着乐骚的短裙,一面口吃地说:"脏货,你不肯?"但是马丹生气了,奔上前去,抓住她兄弟的肩头,激烈地把他向外一扔,剧烈得教他撞在墙上。
  一分钟后,大家听见他在天井里唧着水浇自己的头,后来到了他驾着车子坐在里面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平心静气了。大家如同昨天一样开始上路了,那匹小白马用它的活泼和跳跃的姿态向前走。
  刚才吃饭时大家都很克制,但在火热的阳光下,他们又尽兴欢乐起来了。姑娘们现在因为这辆笨车的颠簸而大乐了,甚至于挤动了邻座的椅子,不时发出笑声,此外又因为受了里韦那些劳而无功的诱惑所推动。
  一幅强烈的光线,一幅耀眼的光线盖着田园,而车轮卷起的两道尘土从车身后面盖在公路上长久地飞腾着。
  忽然一下,素来酷爱音乐的飞尔南荻央求乐骚唱歌了,于是这一个高高兴兴地唱起了一首名叫《麦同城的胖神父》的歌。但是马丹立刻教她停住了,认为这首歌在今天不大相称。她接着说:"你不如唱点儿裴朗惹的东西给我们听听吧。"于是乐骚在迟疑了三五秒钟以后就选定了,后来用她那道沙哑了的嗓子开始唱起《外婆》来:
  外婆在她过生日那一宵,
  喝了两小口儿的醇醪,
  摇着脑袋向我们说道:
  我的爱人儿有过多少!
  现在我真多么懊恼,
  我的臂膊那么滚圆,
  我的腿生得那么好,
  然而光阴却耽误了!
  后来,姑娘们的合唱,由马丹亲自领导的姑娘们的合唱,又叠唱了一遍:
  现在我真多么懊恼,
  我的臂膊那么滚圆,
  我的腿生得那么好,
  然而光阴却耽误了!
  "这个,这是有劲儿的!"里韦受了拍子的刺激就提高嗓子说。
  而乐骚立刻接着再唱起来:
  怎样,妈妈,您从前并不智慧?
  --不智慧,真的!由于我的娇媚,
  我独自学会了做人,十五岁,
  因为,夜里,我没法好好儿睡。
  全体狂吼地叠唱了一回,里韦用脚在车辕儿上拍起来,并且用缰绳在那小白马脊梁上鞭着拍子,而这头牲口如同被旋律的轻快意味托起了一般,纵出了前蹄不断并举的纵步,一种风暴式的纵步,使这些贵妇人颠得挤成一堆,使这几个在车子里压着另外的几个。
  她们如同痴婆子一般都笑得吃吃地立起来了。后来又继续唱下去了,在灼人的天幕底下,将近成熟的收获物的中央,穿过郊野,像驴子一般狂叫,而那匹异常愤怒的小马,这时候正在旅客们的兴高采烈之中,应着每次叠唱的回头就任起性来,于是每次必定用前蹄不断并举的纵步跑这么百十公尺。在经过的许多地方,常常有锤石子的工人立起来,从他们脸上的铁丝面具里边注视这辆怒驰而在尘土当中任意狂吼的车子。
  到了他们在车站跟前下车的时候,细木匠不免伤心起来了:"你们走了,这真可惜,否则大家可以好好儿闹一回。"马丹用理由充足的态度答复道:"什么事情都有它的限度,一个人总不能成天成夜地耍。"
  这时候,里韦的脑子里闪出了一个念头,他说道:"听哟,下个月,我一定到斐冈来看你们。"接着他用一副狡猾的神气瞧着乐骚,并且挤眉弄眼。于是马丹发表了结论:"我们想想吧,一个人总应当放聪明点;倘若你愿意,你尽管来,不过你断不可再闹笑话。"
  他没有回答,后来因为大家听见了火车的汽笛,他就立刻开始和大家来拥抱了。轮到了和乐骚拥抱的时候,他不顾一切去找她微笑当中紧闭着的嘴唇,可是她每次总用一个迅速地偏向一旁的动作躲开了。他固然用两条臂膊抱住她,不过他受了手里握着的那根长鞭子的障碍,每逢他一使劲,鞭子就在乐骚的脊梁上面绝望地乱晃,使得他不能达到目的。"到卢昂的旅客上车!"车站上的职员喊着。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