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权力斗争

时间:2022-08-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卷 第九章 权力斗争

船抵谷城城外的码头时,天仍未黑。
  房生兴高采烈的扯着项少龙要下船去胡混时,给张泉叫着项少龙道:“凤小姐要用车,你去准备一下。“
  项少龙愕然道:“车在哪里?“
  张泉不悦道:“你的眼睛长出来是用来瞧屁股吗?码头上不见泊了辆马车在?“
  项少龙话才出口,便知要挨骂。
  马车虽在另一艘船上,这时该已驶了下来,只不过他心中焦急难以逃遁,才胡乱说话。
  房生暗地扯了他一把,他知机的随房生由踏板走下船去。
  方寸大乱间,忽地有人在背后向他猛力一推,他失惊无神下,失去平衡,往前跌去,撞到房生背上去。
  两人跄踉滚下跳板,直跌到码头的实地去,若非跳板两边有扶手围栏,说不定会掉进河里去。
  项少龙爬了起来,房生捧着左脚,痛得冷汗直冒,脸容扭曲。
  船上响起哄然大笑。
  只见谷明等一众御者,拥着个矮横力士型的壮汉,正向他们捧腹嘲笑。
  有人叫道:“看沈良你个子高大结实,原来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给我们巫循大哥无意轻碰了一下,便跌个四脚朝天,还说什么精通武技。“
  项少龙认得说话的人叫富严,乃谷明那党御者的中坚分子,同时暗暗记着那叫巫循的家将。
  张泉出现在船梢处,向谷明他们怒喝道:“什么事?“
  谷明好整以暇道:“他两人连走路都不会,怪得谁来。“
  接着争先恐后奔下码头,呼啸去了。
  张泉怒瞪了跌得灰头土脸的项少龙一眼,骂了声“没用的家伙“,转身去了。
  项少龙动了真怒,默默扶起房生,房生仍惨叫连连,道:“我的腿断了!“
  项少龙恨不得立即去追谷明等人,把他们杀得一个不留,歉然道:“是我累了你!“
  房生苦笑道:“他们原是要弄伤你,教你不能驾车,唉!今晚我和你都不用去寻乐子了。“
  这时有几名御者奔了下来,协助项少龙把房生扶上船去。
  快到甲板时,有女声娇喝道:“你们在弄什么鬼,竟敢阻着凤小姐的路。“
  项少龙心叫不妙,低了头躬着身,扶房生移往一旁。
  偷眼一瞥,戴了面纱的凤菲盈盈俏立眼前,旁边是那仍穿男装的小屏儿和另四名俏婢,在十多名家将簇拥下,这美女正打量自己。
  那小屏儿显然认不出自己来,一脸怒容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泉和另一人不知由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待要说话,旁边那长相颇英俊的中年人抢着道:“只是发生了无意的碰撞。“接着向项少龙喝道:“你就是那新来的家伙吗?真没用!还不快滚下去,难道要大小姐等你吗?“
  张泉听他指桑骂槐,脸色一变。
  凤菲那妙比仙乐天濑的声音在面纱内响起道:“沙副管事!“听来隐带责怪口气。
  沙立目的已达,得意洋洋的闭口不语。
  凤菲瞧了项少龙一眼,淡淡道:“以后小心点好了,扶了房生回房后,再下来给套车吧!“
  项少龙抹过一把冷汗,知道她们主仆果然认不出自己来。
  看着她在前呼后拥中步下跳板,心中只能苦笑。
  这么一来,他就休想可开溜了。
  何况他感到房生一天腿伤未愈,自己也该留下来照顾房生。
  这就是他项少龙做人的原则了。
  不知何时,雪粉又开始降下来。
  在黄昏的朦胧光线下,细雪轻柔无力地飘舞着,似很不情愿才落到地上结束了那短暂而动人的旅程。
  一切都放缓了,被净化了。
  项少龙策着健马,载美而行。
  前方四名家将开路,后面还随着八名家将。
  魏兵的指挥偏将敖向亦带了十多名亲随,伴侍两旁,益发显出风菲备受各国权贵尊重的身分。
  她就像二十一世纪色艺双绝的艺人,谱出的曲词均盛行一时,非是一般出卖色相的歌伎所能相比。
  在这种前呼后拥的情况下,项少龙纵没房生这负担,亦溜不了。
  非是没有可能,而是会教敖向生疑。
  最妙是敖向自然以为项少龙是已替凤菲办事多年的御者,故对他半点都不起疑心。
  他完全不知目的地在哪里,只知追在前方家将的马后。
  蹄声嘀嗒中,车马队畅通无阻的开入陷在一片白茫茫的古城里。
  大多店铺均已开门,但仍可从招牌看出此城以木工、绣工、织工和缝工等工艺为主。
  项少龙虽非对文化有深厚认识的人,但因观察力强,感觉此城比之以前到过任何这时代的城市,都多了一份书香和古色的气氛。
  此时敖向策马来到马车旁,垂头向凤菲说话道:“昔年旧晋韩宣子来到鲁国,看到鲁太史所藏典籍,大叹‘周礼尽在鲁矣‘,凤小姐故地重游,当有所感。“
  项少龙心中一动,这才知道此城原属鲁国,鲁亡后不知何时落人魏人之手。
  连孔夫子都是在这土地上出生,难怪会有一种他国没有的文化气息。
  凤菲幽幽一叹道:“也正因此累事,若非我们鲁人顽固守旧,抱着典籍礼乐不放,也不致始受制于齐,继受制于吴、越;虽得君子之邦的称誉,还不是空余亡国之恨。敖大人过誉了。“
  项少龙听她语气萧飒,心中一阵感慨。原来她非是宋国公主,而是鲁国公主。不过鲁宋相邻,更说不定两国都和她有点关系。
  敖向这着马屁拍错了地方,尴尬地东拉西扯了两句后,见风菲全无说话的兴趣,知机地退回原处。
  马队左曲右转,逐渐离开了大道,朝城西偏僻处走去。
  在风灯的光芒中,凄风苦雪之下,,就像在一个永无休止的梦境中前进。
  项少龙感受到身后美女重回故国的黯然神伤。想像着将来小盘统一天下时,敖向等都会变成像她般的亡国之人,禁不住又是另一番感慨。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或者可作现时东方六国的写照。
  马队穿过一片疏林后,在一处陵寝停下来。
  项少龙心中恍然,原来凤菲到这里来是要祭祀某位先祖故人。
  凤菲等鱼贯下车,由敖向陪伴着朝陵墓走去,没在林木后。
  项少龙和一众家将魏兵留在原地,不一会隐有哭声传来。
  当她们回头时,除凤菲被面纱遮着看不见脸容,小屏儿等都哭肿了秀眸。
  回到船上,已是深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