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生海海

时间:2022-08-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这么多年(全文在线阅读)  >  三十一、人生海海

    “你在这儿站多久了?”

    “二十分钟吧,我看见你和你爸——那是你爸爸吧?我看见你俩走过来,就赶紧躲起来了,他走了才出来。本来想拿石头砸你玻璃的,你住四楼太高了,我扔不上去。”

    陈见夏拉着李燃离开门口的人行道,防止被收发室的宿管老师看到,不经意看见他还围着上次自己借给他那条化纤围巾,心中一软。

    “我以为你还在生气,怕你继续关机不理我,所以就跑过来了。虽然不知道错哪儿了,但是我错啦,你什么都对。”李燃笑嘻嘻地说。

    陈见夏抬眼看他,心中和路灯一般明亮。

    她喜欢他的坦然和直接,自己心中绕了十公里的一团乱麻,他只一步就直接踏过。因为他自信笃定,所以可以坦然说出“怕你继续关机不理我”的话,反而不担心被谁看轻。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一个和陈见夏截然相反的人。

    “你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陈见夏歪头。

    李燃嘿嘿笑着挠挠后脑勺:“我要是把错处说一遍,你不又得生一遍气?”

    陈见夏乐了:“你说吧,我不生气。”

    “你不就嫌弃我说你学习努力吗,我知道你们这种好学生,明明努力,偏要装自己是天生聪明,就怕谁说自己用功。”

    发现见夏的神态又不对了,李燃连忙挽回:“但我、我那是逗你呢,我……”

    “我的确不聪明啦,”见夏笑了,也试图像他一样坦白,“但我也不笨,聪不聪明都是相对的,看跟谁比了。”

    她用含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比如和凌翔茜比学习,我就不聪明;和于丝丝比做人,我也不聪明。”

    “怎么又来……”李燃哭丧着脸,“能不提她俩吗?”

    “不是不是,不是的,”陈见夏澄清,“我不是……我说真的。你说的对,我自卑,好胜心又强,见不得你夸别人。”

    “我没夸过她俩啊?”

    “心里夸过。”

    “你讲不讲理啊!我心里想什么你知道啊?有你这么给我安罪名的吗?”

    “闭嘴!”见夏霸道地一挥手,“我要跟你讨论的是严肃的人生观,不是小情小爱吃飞醋,你给我大气点!”

    几秒钟的沉默后,李燃哈哈哈的大笑声几乎惊落一树的积雪。

    陈见夏从没和任何一个人讲过那么多话。

    “我没有朋友。”她一脚踏进绿化带的积雪中,说出这样一句开场白。

    也不是没有过一起牵着手去上厕所的伙伴,后来渐渐玩不到一起去了。陈见夏羞于对任何人承认,她内心是骄傲的,好胜的,瞧不起同学们的。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她看不上前后左右那些叽叽喳喳的男生女生,只不过偶尔展露冠冕堂皇的笑容,客套地说,“人各有志,条条大路通罗马。”

    然而青春期的好朋友并非陈见夏所以为的那样“没有存在意义”——因为,再懂事的少女也会有心事。

    隔壁班那个高高帅帅的体育生又换了女朋友,是后桌那个齐刘海的漂亮女生,但他一定不知道女友喜欢用涂着五颜六色的指甲挖鼻孔,鼻屎直接往桌底下抹;明明处处比弟弟强,为什么他可以买最新款的文曲星,她的爱华随身听都绞带了妈妈也不愿意给自己买个复读机;英语老师总是针对她,指桑骂槐,说班里某些成绩好的同学目中无人,不好好听讲,可明明就是这个老师自己一口乡土发音,好好听课才是坑自己呢……

    十几岁的年纪,她竟把这些心思统统埋进了土里。直到遇见李燃,直到此刻,倾诉欲爆棚,无法抑制,陈见夏才惊讶于自己曾经的沉闷与克制。这么多年,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和李燃讲自己的父母。讲爸爸高考落榜,抬不起头来,和大专生对象分手,经人介绍认识了初中文化的妈妈;讲那通被李燃听到的电话的原委,围绕着奶奶家一套可能拆迁的老房子而起的旷日持久的难看战争;讲她觉得爸爸其实不爱妈妈,讲她看到卢阿姨和父亲的暧味时内心的震动与矛盾,讲她终于懂得感情是多么混沌又模糊的事情,作为女儿她不齿这种对家庭的背叛,哪怕没有实质性出轨,只是精神上的游移——但另一方面,她却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体谅父亲的精神世界,甚至有些心酸……

    陈见夏语无伦次。

    李燃张张口,似乎是要出言安慰,见夏却揪住他的袖子,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

    “趁我还有胆量讲下去。”她垂下眼。

    李燃轻轻点头。

    他们又走到了那条漂亮的老街,冬天商店关门很早,幸亏临近圣诞节,行道树都缠上了彩灯,建筑边缘的射灯也没关,童话般的温暖光芒减少了几分凄清。

    “其实你说得对,我是个好胜心强的人,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害怕于丝丝和李真萍她们。我也不知道真正的我自己到底什么样子。从小我就讨厌别人说我用功,初三的时候,我们英语老师不喜欢我,总是故意在我面前夸奖别的同学,说人家聪明,特别聪明,只要努力就能超过陈见夏,只不过没找对学习方法……”

    见夏顿了顿,露出了一个略带邪气的骄傲笑容。

    “我那次逼急了,当场就跟老师顶嘴;‘连学习方法都找不对,这还不叫笨?’”

    李燃大笑,自然地揽住了陈览夏的肩膀,使劲儿地拍了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