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暗室春潮

时间:2022-08-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卷 第四章 暗室春潮

项少笼伏仕草丛,细察敌人的营帐。
  只两夭工大,他便完成了平常最少要走十天的路程,到了中牟前方十吊许处的赵军军营。
  他原本颇有信心偷过敌人的防线,潜伫中牟。可是当见到实际的情况,迄芙梦丘像炮沫艇抵不住现实的阳光而破灭了。
  最头痛是李牧把附近一带能提供遮掩的密林全砍棹了,又在灼着他这方面的平原挖了辰长的陷坑,通道处均有人把守。
  就算他叮通过陷坑,还须乃过“一重栅寨,才可进入趋营。何况纵能潜过连绵数十里的营帐,还有中牟外一片金无掩蔽的广阔千原。以李牧的布置,是绝不宵许任何人任来中牟。
  现在的他,就像饿得半疯的猫儿,儿到芙味可口近在咫尺的鱼儿,偏是吃不进肚子内太,那种痛苦,实是难以形容。唯一今他感到趺慰的是李牧虽把中牟围得水不通;显然仍对中牟这坚城毫无办法攻破。他最靖楚中牟的情况,守上个一坏半戟,绝伴难季。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照原定计划回到大梁去,冉潜往赵境,由那-裘返屯留躬桓骑会合。另一方汰就是遽越巾卒,再偷过赵人的边防,迳回秦国立。一选择当然危险多了。以李牧的算无遗策,必在边境广设哨站,防止豢国援军东来。茗他没有猾雪板,这样做只等于自拉躲网。但现卜却非役有城功的机食。这欲望像烈般燃烧菁他昀心时,一阵蹄音犬吠声,由囱南方传来。
  项少龙的心查沉下去,就在此刻,他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爬了起来,朝大桀的方向逃去。
  翌日黄昏时,他到了魏都大梁城的郊野处“重回旧地,想起已作古人的信陵君魏无忌,不禁百感交杂。
  此时他早吃尽干柜,既饥且累。
  而大梁城的防御也明显地加强了,所有制高点均设有岗哨,最令他拽气的是拦路的几条大河和人工戍的河。
  观察了一会后,他知道必须先渡河到大梁,然后再越过大梁另一边的河沟方能奔赴赵境。
  痘样便得先购买足够的食带在身边,因际此夭寒地冻之时,再不能像以前般可拘取野集充饥了。
  他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魏人并不知他到了这里来。所以耍越过大梁奔赴赵境;并非不可能办到。
  打定了主意,他先把俏雪板、滑雪杖、弩弓等物找一处地点埋下,立了标志记认,才爬上一裸人树,扫掉了积雪,在树尉处瑟缩一团,苦候夭明的来临。
  到午夜时分,雨雪纷纷的从夭而降,冷得他宜发抖。
  饥寒交迫下,他只好咬牙苦忍。
  自遇袭逃亡后,他一直靠紧强的意志屡次从敌人的罗绸中脱身出来。
  但现在没有了敌人步步进逼的戚胁后,反而胡思乱想起来。
  例如荆年派出的人,是否能遇知滕翼等有关他的消息呢?又假如远存咸阳的爱妻美婢们,若知道他的情况,会有什么反应?。
  这里里忧虑,似如千斤重担般制压着他的心头,令他完全没法炊松下来。
  肉体的痛苦,实远及不上心篮的负担。
  忽地打了两个寒战,脑际昏昏沉,意识逐渐模糊“冉醒来时,挥身痛,才发觉自己由树匕掉了下来,身上堆满雪花。冬阳帝出来了,软诮无力的阳光由树顶进林内来。他奸小容易才爬了起来,只觉脸额火辣辣般烧着,意志接近崩绩的边缘。他竟在违要命的时刻病倒了。项少龙只觉无论心灵肉体均是无比的软弱,但父知若不继续行程,到寒夜来临时,他便休想有命再见明大的人阳。想起娇妻爱兄,他勉力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倒卜又爬起来的往密林边浴殓而去。勉强来到林木稀疏的边沿处,终支持不住,倒了下来:也不扣昏迷了多久,醒过来时,车轮磨擦电地的吵音传入耳际。他睁目一看,只见林外往大梁的官道处有一队骡车队经过。阳光竿消失了,天空乌云密布,正酝酿另一场火当。项少龙知道此刻正是生死阕头,颅准无人注急,勉力窜了出去,赶到其中一辆骡车后,爬上卓了,钻入布帐紧盖的拖卡去,倒在软绵绵似是麦子一类的东酉裘。然后失去了一切意识。车外的人声把项少龙惊醒过来。虽仍是阵客阵热,身体痛,头重如铅,但感觉己比先前好上一点,不过喉咙却像火般灼热,极霜喝大量冰惦的茶水消解。须少龙掀开覆盖拖车的帐篷一看,只见大害漫天中,两旁屋舍临立。像在一个噩梦中,忽然到了大粱城内。骠车缓缓而行,朝某一个目的地进发。项少龙正拿不定主意该否溜下车去,骠马队转人一条横巷、进入一处宅院。项少笼运集所余无几的斗志和力量,等候机会。骠车队最后停在右后一列仓库前。迄时大已黑齐,运货者显然并不打算、立即卸货,只解卜骡了,倏各自散去。琐少龙暗叫侥幸,符了一会,介O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让臼己由车上掉到积雪的地上。他伏在地上提起精绅观察了周遭的形势,见到食库这边黑沉的,但前院的方向却是燎火通明。以他的角度看去,亦知这宅院必是魏国某一权货的大宅,被高墙团团围住。目下姜身处是个长方形的广阔露夭后院,除了这停下来载货的十多辆车予外,再无他拗。院子的一边是马骠的厂子,另一边看来是下人住宿的房舍,紧贴院墙。一声犬吠,在前院某处响了起来。项少龙立时魂飞魄散。在这时代,权贵之家大多饲养恶犬。睡觉时便放出来巡逻庄院。以项少龙现在的体能,耍攀墙而去,根本是后有可能的事,唯一的方法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待明夭再设法离开。不知那儿来的气力,项少龙爬了起来,往仓库那边摸过去。在这刻他似感到臼己的体力正在回复的当儿,精神亦好多了。到了其中一个仓库的,才发觉重门裸锁,无怯进入。项少龙心焦如焚,逐道仓门摸过去。到了尾端的一座仓库,发觉惟有这个洽门是没有上锁的,大喜下推门而入。才阙上门,隔断了前院映过来的灯光,一个火辣辣的女体突然投进怀(巢来,且低声怨道:“还以为你不来了?少奶奶不是要你驾卓送她回娘家吗,竟造么快钦回来了。“
  项少龙心中叫苦,原来竟撞上婢仆闸的偷情颔事,正不知该否说明时,那春情勃动的女人一对歼手缠上了他的脖予,献上香吻。
  却之不恭下,项少龙只好带病渊受。女子离开了他的历,身子颤抖,低声道:-你不是史龄,你是刘杰,休想骗我。项少龙含糊的应了一声,怕她叫嚷,反手把她搂繁,主动吻上她丰润的樱唇。这女的显在动情时刻,只象征式挣扎了两下,便热烈地反应着。小知釜合肉欲上的刺激,项少龙原先头重脚轻的感觉竟大幅削减,最妙是再不觉得那么寒冷了。最令他感到这飞来艳福的特别刺激之处,是他连对方是何模样都不知道,只能凭感觉知道对方身材丰满,而旦对男女间事很有经验。项少龙对女人虽颇有定力,却绝非拘谨守旧的人,这刻给激起了欲火,亦一发不可收拾,更兼若不满足她,就须把她制服或杀死,权衡轻重之下,自取前者,希望可胡混过去。一对手随着在她身上摸索起来,展开挑情手段。那女子登时呼吸急速,身子变得又软又热,若有光线,定可看出她霞烧玉颊的风姿。存指尖的采索下,他感到她外衣时的衣服出奇地单薄,温暖滑腻的大腿更是结实丰浦,使他知道她非常年轻,不会超过二十岁。她的动作反应像火般炽烈,身体不住在他怀裹蠕动揉艰,不断抚摸他的项背,口中发出使人魂销魄荡的娇吟声,谁都知道她渴求的是什么。尤其她明知他非是正在等待的情郎,仍然表现得如此放浪,可见她对男女之事相当随便,所以他项少龙亦不须有负上任何责任之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