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声东击西(2)

时间:2022-08-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项少龙和滕翼则提心吊胆苦候着,此刻若给敌人发觉,荆俊等定无一人能幸免。
  城头的灯火都给暴雨遮盖了。
  正焦急等待中,向西的城门敞了开来。吊桥隆隆降下。
  项滕两人大喜如狂,一声令下,全军蜂拥而出,两万匹战马的奔驰声,惊碎了中牟城军民的美梦,不过一切都迟了。
  乌果和周良的军队同时对城外两个赵军的营寨进行突袭。
  城内城外,一时杀声震天。
  暴雨虽停了下来,可是战争却更激烈了。
  大军杀进城内,吓得人人紧闭门户,大半守军脱甲弃械,躲入民居保命。余下的开城逃命。
  连反抗的意志都失去了。
  到天明时,这赵国在南方最具战略性的重镇,已落到项少龙手上去。
  按着的十天,赵大率领的上万步军陆续抵达,带来了大批的攻城器械和物资粮食。并建立了由泫氏城来此的补给线。
  项少龙严令不得扰民,并善待降将降兵,采取安定民心的政策。
  媵翼在城外设营立寨,构筑防御工事,又截断了赵魏官道的交通,摆出大举进侵赵都邯郸的模样。
  一个月后,赵人两次来犯,均被击退。
  魏人亦生出警觉。在边境严密戒备,但由于秦军据有坚城,魏人只是采取观望姿态。
  对项少龙这位秦国的名将,已没有人敢抱轻视之心了。
  这天乌吉着由长子城来见顶少龙,带来了重要消息,据邯郸的线眼情报,郭开果然怕得要死,力劝赵王和太后调回李牧,守卫长城内的城堡番吾。
  但赵王发出命令后,竟给李牧拒绝了。
  项滕两人暗叫厉害。知道给李牧看穿了他们的阴谋。
  两人商量过后,决定对番吾发动一次猛攻。
  等一切准备充足,十天后项少龙发动八万大军,由官道北上番吾,在赵人长城外布阵立寨,先日夜派人冲击城墙,赵人数次出城劫营,均被秦军先一步察觉,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攻了十八天,终于破开了一截城墙,但仍给敌人击退,两方死伤惨重。
  但项少龙等却知道已完成了任务,今趟不愁赵王廷不召李牧回守番吾说实在的,他们现在的兵力,根本没有进攻邯郸的资格。
  只一天时间赵人便把城墙补好。
  项少龙收兵不战,好让战士能有回气的机会,死者就地火葬,伤兵则送回回中牟。
  这时项少龙对战场的生生死死,早心同槁木,否则根本不能当这秦军的统帅。
  小盘说得对。战场上从来就没有仁慈存身的地方。
  每个人都是一颗棋子,吃掉人或被吃掉都是常事。
  不过可以做到的,他都设法做到了。例如关怀下属,善待降兵降民等,赵人不知是否被打怕了,再不敢出城反击,两军陷进了胶着的状态。
  而桓奇则依项少龙之言,虚张声势,更不断派军来援,加重赵人的危机。
  步入夏季的第二个月分,李牧终屈服在赵王的军令下。回师邯郸。
  项少龙忙下令加强防御,准备应付李牧的反击。
  他最不想发生的事,终迫于眉睫之前了。
  这天项少龙、滕翼和荆俊三人在长达五里的木寨作例行巡视时,荆俊笑道:“任他李牧三头六臂,都难以攻下我们的营寨,最多是扯个平手吧了。“滕翼道:“魏人那边有动静吗?“
  荆俊道:“魏人那边有乌果应付,不过若不攻下了中牟,我们此时早被击退了。“
  那晚项少龙发了个可怕的梦,梦到李牧来袭营,营内四处都是他名震天下的铁骑,所有营帐同时起火。项少龙冲出帐外,想呼唤媵翼荆俊,却叫不出声来,想拔刀,但百战宝刀却不翼而飞,人骇醒来。才发觉天仍末亮,自己浑身冷汗,不住喘气。
  项少龙强烈地想起家中的妻婢爱儿,恨不得抛下一切。立即返回咸阳。
  惊魂甫定,披上外衣,举步出帐。
  值夜的亲兵慌忙追随左右。
  他的帅帐圈于营地之高处,环目四扫,只见星空覆盖下。灯火点点,似直延往天际的尽头处。
  五里外的赵国长城亦是灯火通明,极为壮观。
  项少龙想起当日由邯郸出使往大梁,路经该处时还参观过那里的城墙。负责作介绍的番吾城守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想不到多年后的今日,自己竟是攻打此长城的主将。
  世事之变幻难测,莫过于此。
  又想起当日自己护送的两位心爱的人儿,赵倩赵雅,均已先后亡故,不由神伤魂断,差点要痛哭一场,才能泄出心头悲苦。
  晚风吹来,吹散心头郁抑,感觉上才好了点。
  远眺长城,想起长城后远处的古城邯郸,又是百感交集。
  战争最令人畏惧的地方,就是那不可测知的因素。
  像此刻的他,便完全不知这连绵百里的长城之后正发生着的任何情事。
  只能估计。
  或作测度。
  要知己知彼,确是谈何容易。
  现在李牧究竟在那里呢?两个曾经是肝胆相照的朋友,终要在沙场上成为死敌,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到天色大明时,项少龙才收拾心情,回帐休息。
  日子就是在这情况下过去。
  一个月后,捷报传来,蒲鹄终弃屯留城逃往赵境途中被桓奇伏兵擒拿。押了回咸阳去。
  出奇地李牧直至此刻仍没有动静。
  项滕亦不太讶异,若李牧是奉召守卫邯郸,自然不会到番吾来。
  两人以目的已达,经商议后,决定立即撤军。还在今晚进行。
  他们照样留下空营灯火。天入黑便分批撤往中牟。项少龙和周良负责殿后,由于有鹰王的锐目,他并不怕敌人衔尾追来。
  荆俊领二千岛家精锐先行,按着是滕翼的军队。
  项少龙待至二一更,才率余下的二万人悄悄撤走。
  不片刻大队来到往南的官道上,迅速朝中牟进发。
  明月高挂左方天际,在每人的右方拖出了黯淡的影子。
  项少龙在队伍中间,与周良并骑而驰。
  周良叹道:“今次能攻下屯留,全赖上将军的奇谋妙计,连李牧也给上将军算了一着。“
  项少龙欷然道:“李牧并没有给我算倒,只是赵王廷给我算倒吧了。“
  周良笑道:“战争只论成败,没有人理会是如何胜的,但怎样败却人人会拿来当话柄。“
  项少龙点头道:“这番话很有道理。“
  周良仰首望天,道:“还有个半时辰就天明了,那时可全速行军,只要回到中牟,便可攻可守可退,完全不用担心。何况即管被敌人圈城,也有桓奇的军队前来支援。“
  项少龙登时轻松起来,有点完成了此行责任的舒畅快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