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运筹帷幄

时间:2022-08-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十一章 运筹帷幄

昌平君和李斯来到牧场见顶少龙的一个月后,项少龙不祥的预感终应验。
  李牧奇兵忽至,在屯留外大败秦军,王陵和桓奇仓皇退走,撤往屯留西南方约百里,位于潞水之端的长子城,折损了近三万人。
  王陵忧愤交集,兼之操劳过度,在到了长子城后两天。病发身亡。
  黑龙出世时的四位上将军,除王翦外。蒙骜、王齿和王陵都在两年间辞世,对秦人的打击实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现在秦国的名将就只项少龙和王翦两人。
  其他如桓奇、蒙武、蒙恬、杨端和、管中邪仍未到独当一面的地步。
  至此秦国的东进大计,暂时被彻底粉碎。
  若非项少龙大破五国的合从军,又平定了成乔和杜壁之乱,秦室还可能要学楚人般迁都避祸。
  项少龙和滕翼被召返咸阳。他们均不愿妻儿奔波劳碌,力劝她们留在牧场。
  纪嫣然等已开始习惯了他们离家出征的生活,但由于今趟对手的可能是这时代最棘手的绝代名将李牧,千叮万嘱,才让他们赶回咸阳。
  项少龙如常直接到王宫见小盘,滕翼则去了找久未见面的五弟荆俊。
  小盘在王宫单独见他,神情肃穆,迎面便道:“今趟王陵是给吕不韦害死的。“
  项少龙愕然道:“竟有此事?“
  小盘负手殿上,龙目寒电烁闪,看得项少龙都心生寒意时,这未来的秦始皇冷哼道:“寡人早已顾虑赵人会去解屯留之围。故命管中邪去攻打赵人,牵制李牧。
  岂知吕不韦竟无理阻止。又得缪毒支持,多番延误,终至有屯留之败。这笔账寡人将来定要和他们算个一清二楚。“
  项少龙皱眉道:“这些事能到他们管吗?“
  小盘怒道:“当然不到他们管。只恨寡人曾答应太后,凡有十万人以上的调动,均须她盖印同意。据茅焦说,寡人送往太后的书简,缪毒故意令人阻延了十天才递到太后手上,送回来时又拖了半个月,贼过兴兵,什么军机都给延误了。寡人事后本要追究责任,太后又一力护着缪毒。王上将军死得真冤枉。“
  项少龙苦笑道:“原来太后听我相劝,搬到了雍都。却会有这种弊病。“
  小盘摇头道:“这全不关师傅事,问题出在吕不韦和缪毒身上,一天有这两个人在,我们休想能一统天下。自古以来,必先安内才可攘外,现今内部不靖,,怎可平定六国,成千古大业。“顿了顿又道:“现在我们对者李牧,几乎每战皆北,此人一日不除,我们休想攻入邯郸。“
  项少龙道:“现在赵国的权力是否仍在太后韩晶手上。“
  小盘答道:“现在的赵王比之孝成王更是不如,沉迷酒色,人又多疑善妒。哼,没有人比找我清楚他了。终有一天他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而且不会是很远的事。韩晶虽精明厉害,总是个女人,只懂迷恋郭开,让这小人把持朝政,干扰军务,否则李牧说不定早打到这里来了。“
  项少龙讶道:“不是有传言说庞爰乃韩晶的面首吗?“
  小盘对赵人特别痛恨,不屑道:“韩晶淫乱宫禁,找多几个男人有什么稀奇。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我真不愿让师傅出兵屯留,只不过再没有更适合的人选。而这亦正是吕不韦和缪毒最渴望的事。“
  项少龙不解道:“储君为何追么说呢?“
  小盘像不敢而对他般,走到窗旁,望往正洒着雪粉的御园,背着他徐徐道:“因为我明白师傅和李牧的关系。所以除非师傅答应我绝不会存有任何私情,否则我怎都不肯让师傅出征。因为李牧非是庞爰韩闯之流,师傅你若稍有心软,必败无疑。“
  项少龙剧震一下,说不出话来。
  正如他对小盘了解甚深,小盘亦同样把他摸得一清二楚。
  他最不想在战场面对的人就是李牧,只是这心态,已可使他难以挥洒自如。
  不过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他必须与李牧决一死战。
  否则不但桓奇不能活着回来,连王贲和杨端和都可能与东方诸郡一起陷落在李牧手上。
  他能胜过李牧吗?这是连王翦都没有把握的事。
  小盘的呼吸沉重起来。
  项少龙猛一咬牙,断然道:“好,我项少龙就和李牧在战场上见个真章,不论谁存谁亡,就当是战士当然的结局好了。“
  小盘旋风般转过身来,大喜道:“有师傅这几句话,足够我放心了。“
  项少龙道:“储君可给我多少人马呢?“
  小盘心情转佳,思索道:“怎也要待到春天,师傅才能起行。近来吕不韦蓄意调动了大批兵员往建郑国渠,使能用之人并不很多,幸而师傅要的只是训练精良的战士,唔……“
  项少龙听得眉头大皴。
  李牧的赵兵在东方最是有名,旗下的二万铁骑,连精于骑射的匈奴人都要甘拜下风,自己的乌家精兵团现在又只剩下两千人,我消彼长下,要胜李牧更是谈可容易。
  小盘计算了一轮后,肯定地道:“我可给师傅两万骑兵,二万步兵,都是能征惯战的兵伍,副将任师傅挑选,再加上桓奇在长子城部队,总兵力可达十二万之众,该可与李牧估计在十万间的部队相对抗了。“
  两人再谈了一会,小盘召来昌平君,商量妥当后,项少龙和昌平君联袂离开。
  项少龙忍不住问道:“郑国渠的建造真是拖累得我们这么厉害吗?“
  昌平君叹道:“郑国渠固是耗用了我们大量人力物力,但主要是吕不韦想以地方对抗中央,以另一种形式去操纵我大秦的军政。尤其现在他与缪毒互相利用,变成太后很多时都要站在他们那一方去。储君亦是无可奈何,像王陵便死得很冤枉的。“
  项少龙想起王齿和王陵,旧恨新仇,狂涌心头。
  还有两年,他就可手刃大仇。
  昌平君与他步出殿门,低声道:“茅焦传来消息,在吕不韦暗中支持下,缪毒正秘密组织死党,此事连太后都被瞒着。“
  项少龙愕然道:“什么死党?“
  昌平君道:“那是个非常严密的组织,入党者均须立下毒誓,只对缪毒尽忠,然后缪毒就设法把他们插进各个军政职位去,好能在将来作乱造反时,替他兴波作浪。“顿了顿续道:“据储君预料,缪毒和吕不韦的阴谋将会在储君进行加冕礼时发动,因为按礼法储君必须往雍都太庙进行加冕,而缪毒则可以奉常身分安排一切,由于雍都全是他们的人,造起反来比在咸阳容易上千百倍,不过我们已猜到他们有此一着,自然不能教他们得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