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长乐甜酒

时间:2022-08-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彭国梁 点击:

  汨罗市的长乐镇,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的古镇。

  说到长乐,人们最先想到的便是那熔戏剧、杂技、祭祀、彩绘、音乐、历史传奇、文化教育、游戏竞技于一炉的抬阁故事会。每年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长乐古镇上的每一条街道几乎都是火树银花、笑语欢歌。这边有六条长龙起舞,那边便是九条起舞长龙;这边踩两米高跷,那边就有人踩高跷三米;这边打威风锣鼓六套,那边就打十套锣鼓威风。好了,你出八个娃娃《八仙过海》,那他就来九个娃娃《永乐观灯》……

长乐甜酒

  除了闻名于世的抬阁故事会,在饮食文化上最让长乐人感到自豪的,便是他们的长乐甜酒。

  前不久,我随《湖南美丽乡村》杂志采风团去了长乐古镇,参观了长乐甜酒文化馆。年轻美丽的讲解员向我们介绍着源远流长的长乐甜酒,说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经过长乐,闻甜酒香而试之,满口生津,甜彻心脾。便挥毫御赐“长乐甜酒”四字,长乐甜酒因此得名,誉满江南。

  讲解小姐说,长乐甜酒之所以让人交口称赞,除了那美丽的传说染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更主要的是在酝酿的过程中,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其一,必须用长乐的酒曲;其二,糯米的质量务必保证,非得用“三粒寸”不可;其三,是要用清澈的井水。讲解小姐让我们看“三粒寸”糯米的图片,我们一边听一边看,一不留神,便口舌生津。

  好客的长乐主人盛情邀请我们至其二楼雅间,品尝甜酒冲蛋。小小一碗,那味道,那感觉,怎一个“好”了得。借用某位女士品尝后的留言:“长乐甜酒盛进小碗,可以看到那些米没有一粒破损,没有两粒粘在一起,一颗颗都均匀地散布在乳白色的液体中,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一个词:琼浆玉液。用小匙轻轻地送甜酒入口,舌尖立刻就感觉到一种柔软的抚慰,一种甜而不腻的香醇。”我深以为然。

  从长乐甜酒文化馆出来后,我们途经韩少功笔下的马桥村,村头矗立着一尊《马桥词典》的抽象石雕。前行数百米,又发现有一墙绘,上有好大一坛长乐甜酒,其文字是《马桥词典》中的一段:“马桥人对味道的表达很简单,凡好吃的味道可一言以蔽之:甜。与此相联系的是他们对一切点心的称呼,差不多只有一个糖字,例外的情况当然也有,本地土产的还是各有其名,比如糍粑和米糕。”这长乐甜酒的甜是甜到五脏六腑,甜到人的心里,甚至是灵魂里去了的。特别是在这种酷暑,我们刚从火辣辣的太阳下进到雅间,吹着空调,慢慢地品尝那甜酒,这种享受真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只能像牛一样,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慢慢地反刍。

  我们的车行驶在长乐的乡村小道上,看见某个村庄果园里有几棵枣树,上面挂满了金色的果实,便想到不知在何处见到的一首诗,非常应景:“恰值中秋丰稔时,铃铃满树挂金枝。微风送爽篱边醉,夕照扬辉陌上驰。惬意收成犹灿烂,赏心撷取更参差。欢声笑语晚霞里,枣酿甘甜酒酿诗。”

  长乐甜酒自然是可以酿诗的,或者说长乐甜酒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有滋有味的田园诗,一首充满了想象空间的爱情诗。

  一提爱情二字,眼前立马出现幻觉,恍惚之中,只见年轻的沈从文先生站到了苏州九如巷半边街道的石库门外,怯生生地不敢去敲张兆和家的大门,他在张家对面的墙角站了好久,后又回到了旅馆。后来他和张兆和当然是见了面的,但能否得到他家人的祝福还是一个未知数。离开苏州前,沈从文对张兆和说,如果她的父母同意,就早点拍电报通知他,让他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后来,张家同意了沈的求婚,张兆和与二姐张允和去邮局拍电报给沈从文,二姐只写了一个“允”字,张兆和怕沈从文看不明白,又拍了另一封电报,上书:“乡下人喝杯甜酒吧。”遂成佳话。

  沈从文所说的甜酒,谁都知道所指为何,但我推测,沈从文一定是喝过长乐甜酒的,在他的心目中,张兆和就如同长乐甜酒一样美而甜。这是幻觉吗?好久好久,我依然在回味之中。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