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春归

时间:2022-08-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孤烟 点击:

  从酒酣中初醒,正自彷徨,稚儿口中哼着“春天在哪里呀…”,蹦蹦跳跳跑到床前,眨着清澈的双眼,叫道:“爸爸,快起床,老师让家长带我们去春游呢,你带我去吧!”春游?春天?我一时懵了,尚未能反映过来,儿已急不可耐地拉我起床。起床洗漱完毕,难得地翻翻日历,却才发现,原已到谷雨节气,暮春时分。

春归

  十余载居于县城,白天行走于高楼大厦,忙忙碌碌,夜晚或浸淫于公文苦海,或与一众朋友觥筹交错,久而久之,颇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春天是什么样的?!原本直观的东西,现在却解释说不清道不明了。春天是绿色的吗?可生活在今天,四季所见不都是红花绿草,树木荫荫吗?春天是温暖的吗?可是,即使在寒冬,不一样可以温暖如春吗?……现在的时代,反季节的事太多了,以致于我们已渐渐淡忘了季节的模样,四季渐渐不再分明,四季走过的痕迹,在我们的心中已逐渐模糊。城里已难寻春天的足迹,带孩子到哪去踏春呢?我颇费着踌躇,也许,农村的春天还在,就带孩子回老家瞧瞧吧!

  驱车往老家驶去,途经许多乡村。阡陌之间鲜有人迹,仅三两老人在路边悠悠走过。杂草丛生,虽有绿意,却让人心慌,唯有路边不时掠过的一棵棵野生柿子树,绿意盎然,多少给人慰藉。

  未及至家,大雨已至,与妻儿冒雨跑回家中,家中却无一人,年迈的父母此时也许仍在田间劳作。此时,稚儿已失去踏春的念头,追鸡逐狗,又抓出一只兔子戏耍起来。我静静坐在大厅中,笑看着稚儿玩闹,但是,雨打瓦片的声音,幕幕的雨帘,却让我仿佛看到那是童时的我,只是,象他那么大时的我,此时是否应在田间?

  快至中午,老父老母仍还未回来,我心中有些许的不安,偶一回头,却发现一把老旧的粗布雨伞,我撑起雨伞,去田中找寻老父老母。

  雨越来越大了,粗布伞已难以遮蔽,雨滴不时模糊了我的眼镜,更溅湿了我的双脚。弯腰脱下皮鞋和袜子提在手上,卷起裤管,赤脚走在小路上,但却不得不越走越慢,习惯了鞋袜包裹的脚已不能适应这样的泥土路,时时咯脚,兼之路上茂密的野草不时划过小腿,有点疼痛,更让我不敢继续前行,索性站在路边的石头上,极目四顾。

  透过雨帘,但见路边田间,长满了葱茏的野草,在雨中摇曳着,透着嫩嫩的绿意。空气中,不时有淡淡的泥土与草木混合的味道传来,无比清新。带着青箬笠、穿着绿蓑衣的三两村人,在田中劳作,丝毫不受大雨的影响;不远的山丘上,一头身上满是泥土的老牛正在悠闲地吃着草,偶尔抬头望望田里仍在劳作的主人;一两只低空掠过的鸟儿,不时地鸣叫着…..

  这是多么恬静自然的一幅乡村春色图呀,似乎在告诉我春天应是什么样的。一时之间,我似乎明白了,不论我们是否已忘节序如流,四季更替,春天是依然在的,只是,我们许许多多的人,越来越疏于体验罢了。

  终日忙得不亦乐乎的我们,也许应当学学古贤,在暮春时节,带着孩子,沐着春风,淋着春雨,回归大自然的春天,放飞心灵,让自己的心灵受一次春的陶冶,融入春天之中。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此时,耳边传来老母亲的声音:“孩子,回去吧!”

作品集关于春天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