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婚约

时间:2022-08-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点击:
卡拉马佐夫兄弟(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卷 赞成和反对 第01节 婚约

    赞成和反对

    第一节婚约

    又是霍赫拉柯娃太太首先来迎接阿辽沙。她十分慌忙,发生了一件大事:卡捷琳娜-伊凡诺芙娜在犯了歇斯底里以后竟昏厥了过去,随后发生了“非常非常可怕的衰弱,她躺下来,闭上眼睛,开始说胡话。现在发了高烧,已经去请赫尔岑斯图勃,又派人去请两位姨母,姨母已到来,赫尔岑斯图勃还没有来。大家都坐在她的屋里等候。她还在昏迷之中,一定会出什么事情的。要是害了热病才糟呢”!

    霍赫拉柯娃太太在这样大呼小叫的时候,显出异常惊惧的神色,每说完一句话,都加上一句:“这可真是严重!真是严重!”好象她以前碰到过的一切事情都算不上严重似的。阿辽沙带着愁容听她说完:开始把自己所遭遇的事情讲给她听,但是他刚讲了头几句就被她打断了,她没有工夫,她请他到丽萨那里“去坐一会,在丽萨那里等她。

    “丽萨,亲爱的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她几乎一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丽萨刚才真叫我惊奇,却也使我感动,所以我心里现在已经全都宽恕她了。您想想看,您刚刚走,她忽然诚恳地表示懊悔,说昨天和今天不应该笑您,其实她并没有讥笑,只是开开玩笑罢了。可是她很正经地表示后悔,甚至差点下泪,这真使我惊奇。她以前总是开玩笑式地笑话我的时候,从来没正经地后悔过。而您也知道,她是时时刻刻在笑话我的。可是这次她却一本正经,从头到尾都一本正经。她特别重视您的意见,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假如可以的话,请您不要生她的气,不要对她不满。我自己也不得不时常宽恕她,因为她是那么聪明,——您信不信?她刚才说,您是她幼年时代的朋友,‘我幼年时代最好的朋友,’您倒想想看,‘最好的’,那么我呢?她在这上面有着非常严肃的感情,甚至回忆,尤其是这些话,这些词句,这些完全出人意外的词句,简直是谁也料想不到,突然之间蹦出来的。比如最近关于松树的一句话就是这样。在我们的花园里,在她还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棵松树,也许它现在还在,所以其实用不着说‘曾经’。松树不是人,是万古长青的,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她说:‘妈妈,我仿佛在睡梦惺忪中记起了这棵松树。’哦,‘睡梦惺忪——松树’,好象她不是这么说的,因为这句话有点缠夹,松树这个词本来是很平淡的,可是她说了一句极别致的话,我简直学不上来。而且也忘了。好了,再见吧。我激动极了,准得发疯。唉,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我一生里已经发了两次疯,后来都治好了。您到丽萨那里去吧。鼓舞鼓舞她的精神,这点您是永远做得很好的。丽萨,”她走到她门前喊道,“我现在把受过那么大欺侮的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领来了,可是告诉你,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因为你这样想,感到很惊奇!”

    “Merci,maman,①请进来吧,阿历克赛-费多罗维奇。”——

    注:①法语:谢谢,妈妈——

    阿辽沙走了进去。丽萨的神情似乎很窘,忽然满脸通红。她显然为了什么原因有点羞惭,所以象碰到这种情况时常有的那样,照例很快很快地讲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好象此刻她关心的只是这件无关紧要的事似的。

    “妈妈刚才忽然把那二百卢布和委托您……到那个可怜的军官那里去……的事情讲给我听,……把关于他怎样受了侮辱的全部可怕的故事都讲了,虽然她讲得很不清楚,……老是跳来跳去的,……可是我听着竟哭了。怎么样,您把钱送到了么?这可怜的人现在怎么样?”

    “问题正是并没有送到,这事说来话长哩。”阿辽沙回答,他也好象心里只是想着没有把钱送到这件事,但是丽萨很清楚地看出,他也是在眼望着别处,也是显然在竭力说些不相干的事。阿辽沙在桌旁坐下,开始详细讲起来,不过在说了头几句话以后,就完全不再感到发窘,同时把丽萨的注意力也完全吸引住了。他说话时,受了强烈的感情和最近的不同寻常的印象的影响,所以讲得又好又周到。他以前在莫斯科的时候,还在丽萨小的时候,就爱到她那里去,有时讲他刚刚碰到的事,有时谈他在书上念过的事,有时回忆他所度过的童年生活。有时甚至两个人一块儿幻想,一块儿编造整部的故事,但多半是快乐而且可笑的故事。现在他们俩似乎又忽然回到了过去,两年以前在莫斯科的时代。丽萨很为他的叙述所感动。阿辽沙用热烈的情感对她描述伊留莎的形象。而当他详细讲完那个不幸的人怎样践踏钞票的那个场面时,丽萨把两手一拍,抑止不住心中的激动地高声嚷道:

    “那么您竟没有把钱交给他,您竟眼看着让他跑走了!我的天,您应该亲自追上去,追上他……”

    “不,丽萨,我不追上去倒好些,”阿辽沙说,从桌旁站了起来,烦恼地在屋里踱步。

    “怎么好些?好什么?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没有饭吃,就会饿死的。”

    “不会饿死的,因为这二百卢布早晚会到他们手里去。他明天还是会收下的。明天一定会收下来的,”阿辽沙说,沉思地大步踱来踱去。“您知道,丽萨,”他忽然在她面前站住了,接着说:“我自己也犯了一个错误,但这错误却带来了好处。”

    “什么错误?为什么又带来了好处?”

    “是这样的:他很胆怯,是一个性格软弱的人。他受尽了折磨,却又心肠很好。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忽然生起气来,把钱扔在地上践踏呢,因为您要知道,其实他到最后一刹那也还不曾料到会去践踏的。现在我觉得,他是因为在许多方面感到受了屈辱。……这处在他的境况下也是不足为怪的。……首先他就感到恼火,因为他当着我的面过分流露出见了金钱大喜过望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在我面前掩饰它。假使当时他虽喜欢而并不显得特别,丝毫不露神色,也和别人一样,一面接钱,一面装腔作势地做出为难的样子,那时候他还有可能勉强收下来,但是他过于老老实实地显露出喜欢来,这是很丢脸的。唉,丽萨,他是一个既老实又好心的人,他在这类事情上糟就糟在这里!他当时说话的时候,嗓音老是那么微弱无力,话又说得那么急促,不断小声地又笑又哭,……他真的哭了,心情是那样的喜悦,……当他讲到他的女儿,……又讲到他可以在别的城里谋到一个位置的时候。……而他刚刚倾诉了一番真心话,就又忽然因为自己把整个心灵都向我袒露出来而感到了羞惭。因此他立刻恨起我来。他是那种非常害怕丢脸的可怜人。他最感到害臊的是那么快就把我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那么快就对我放下了武器,刚刚还在攻击我,威胁我,忽然看见了钱,就拥抱起我来了。因为他确实拥抱了我,不断用手拍拍我。大概正因为这样,他感到自己丢了脸,恰巧这时我又犯了错误,很严重的错误。我忽然对他说,如果他搬到别的城市去钱不够用,还能给他,甚至我也可以拿出自己的钱给他,要多少都行。正是这句话使他忽然吃了一惊:干吗连我也要跳出来帮助他?您要知道,丽萨,受屈辱的人感到最难堪的就是忽然大家全以他的恩人的姿态来对待他,……我听说过这种事情,长老对我说过的。我不知道怎样形容,但是我自己也常常见到过这种情形的。而且连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他虽然直到最后的一刹那还不曾料想到真会践踏钞票,却毕竟还是有这样的预感,这是一定的。正因为他有这样的预感,所以他特别高兴。……这一切虽然很糟,却一定会有好处的。我甚至想,再好也没有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