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玲珑美人

时间:2022-08-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八章 玲珑美人

项少龙与十八铁卫来到醉风楼时,伍孚亲自恭迎,把他请进偏厅,遣走下人后,跪地叩头。
  项少龙早见惯了他的小人作风,昴然而立,没好气道:“楼主免礼,今次又有什么把戏呢?“
  伍孚惶然起立,恭敬道:“小人那还敢在上将军前作奸使诈,今趟是有重要消息,要向大爷面陈。“
  项少龙坐了下来,道:“坐下才说!“
  伍孚坐了下来,先左顾右盼,像怕仍有人留在偏厅内的样子,低声道:“吕不韦有阴谋要害死王齿和大爷你。“
  项少龙失笑道:“他当然这么想,但办不办得到却是另一回事了。“
  伍孚很委婉地通:“小人真是在长期偷听下,才一点一滴地串连起来,知道他们的阴谋哩!“
  项少龙想起他偷听的铜管,半信半疑道:“单美美都做了魏国王后,吕不韦还来这里干吗?“
  伍孚道:“大爷有所不知了,半年前我在楚国以重金买来了一位国色天香的越女白雅雅,吕不韦对她颇为迷恋,故不时到醉风楼来盘桓。现在雅雅已代替了美美,成为四花之首。唉!美美的离开,累得我差点没命呢,当然!小人绝不敢怪项爷,小人是该受罚的。“
  项少龙不耐烦地道:“不要转弯抹角了,快直说吧!“
  伍孚压低声音,凑近了点才道:“首先他们是要对付王上将军,由于王上将军在赵境作战,各方面都要靠杜璧和成乔支援,而吕不韦正是要借杜壁之手,在李牧与王齿作战时,抽王上将军的后腿,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项少龙由于不知那处的情况,从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色变道:“李牧不是去了和齐人作战吗?“
  伍孚道:“那只是诱王上将军深入赵境的毒计吧!“
  项少龙骇然道:“你为何不早点将这么重要的事说出来,就算我不在咸阳,你也可找昌平君说呀!“
  伍孚歉然道:“一来小人只听得一鳞半爪,未敢肯定。到前天杨豫告诉小人,许商在他面前夸口大爷你命不久矣,我的思想才清晰起来。许商当时说大爷你今仗之胜,正种下了你将来败亡之果。杨豫不解问他,他只说任大爷如何厉害,总斗不过李牧,便没有再说下去。于是小人想到只有害死王齿。大爷你才会要与李牧在短期内一决雌雄,所以……“
  项少龙霍然起立,道:“你去告诉昌平君,我要迟点才来。“
  言罢匆匆离去,飞马人宫求见小盘。
  小盘正和爱妃王美秀下棋取乐,见他这般惶急来到,知有急事,立即在内廷接见他。
  当项少能把伍孚的猜测说出来后,小盘色变道:“此计确是歹毒之极,可见一天不除成乔,寡人仍是地位难稳。“
  小盘接着召来近卫,吩咐立即派出快马,持节赶往上川,警告王齿小心防范。
  诸事妥当后,这未来秦始皇神色凝重道:“若王上将军发生不幸,我们便立即对付成乔和杜璧,好去此心腹之患,那时寡人就要看吕不韦怎样收场了。“
  接着露出笑容,低声道:“储妃有喜了!“
  项少龙这才惊觉他确已长大成人,衷心贺喜。
  小盘苦恼道:“趁现在吕不韦和太后都不在咸阳,最好先给这孩子起个好名字,那就轮不到他们来改了,师傅有什么提议呢?“
  项少龙冲口而出道:“那定是叫扶苏了。“
  小盘愕然看了他半晌,项少龙心中叫糟时,这未来秦始皇点头道:“这名字倒也特别。但还须一个女儿的名字才成,那时无论生男生女,都有名字了。“
  项少龙松了一口气道:“我只想到男孩的名字,看来这胎定是男婴,所以不用另想女名了。“
  小盘默默把扶苏念了数遍,欣然道:“若生的真是儿子,就叫扶苏吧!“
  项少龙又如自己以所知的历史去影响未来的历史,心中怪怪的,乘机告辞离宫,赶到醉风楼时,已比原来约定的时间迟了大半个时辰。
  出乎料外地除了昌平君兄弟,李斯、桓奇、荆俊、王陵、乌果、周良等人外,还有王绾、蔡泽、嬴傲和嬴楼在列,显示这些人已靠拢往以小盘为首的政治派系。只滕翼因要陪伴妻儿,来了片刻就走了。
  杨豫、归燕和白蕾与醉风楼有点姿色的美妓全体出动,采人盯人策略,每女侍候一人,气氛热烈。
  项少龙位居首席,越国美女白雅雅早在候他到来,此女身穿楚服,年约十八,长得果是花容月貌,不比单美美逊色,不但气质绝佳,最动人是温婉可人,一对俏目总含着无限情意,兼之声音甜美温柔,确是不可多得的尤物,难怪伍孚能以她去应付痛失单美美的吕不韦了。
  但想起她最终的命运可能是成为吕不韦的姬妾,又心中恻然。
  项少龙尚未坐好,就给人连罚三杯,骇得他举手投降道:“再喝下去,恐怕项某要立即给抬走,请各位格外开恩,饶了我这趟吧!“
  王绾笑道:“昨晚项大人喝了超过二十杯才倒下来,为今怎都要再喝七杯,我们方可饶了你迟来之罪。“
  正争持时,白雅雅嫣然一笑道:“就让雅雅代上将军喝这几杯罚酒吧!“
  众人轰然叫好。
  蔡泽笑道:“但这罚酒必须先进项上将军之口,才可由我们的雅雅代喝。“
  众人又再起哄。
  白雅雅嘤咛一声,倒入项少龙怀里,秀眸半闭,俏脸霞烧,一副小鸟投怀的模样。
  项少龙虽经惯这种战国式的风流阵仗,但由于这青春焕发的美女充满新鲜热辣感,亦大感刺激,借点酒意,在众人鼓掌喝彩中,荒唐一番,饱尝了她香唇玉舌的销魂滋味。
  众人这才放过了他。
  嬴傲笑道:“听说庞爰战败后,其他合从国均指他冒失深进,白白错失了这挫败我大秦的良机,以致声威大跌,看来他们很难再有另一次合纵。“
  羸楼接口道:“输了败仗,人人都推卸责任,今趟蕞城会战,走得最快的是楚人,亦成了其他人责难的目标,弄得很不开心,五国该有好一段日子不协调的了。“
  李斯拍掌道:“今晚只谈风月,不谈公事。太尉为少龙安排那场玲珑燕舞,该可开始吧!“
  昌平君向坐于末席的伍孚打个眼色,后者忙去安排。
  荆俊笑道:“只看我们廷尉大人比三哥还紧张,就知凤菲的吸引力哩!“
  众人同声附和,弄得一向不涉足风月场所的李斯不知所以、尴尬万分。
  项少龙则整个人轻松起来,感受到各人间那洋溢着的交情。
  白雅雅此时靠了过来,凑在他耳旁道:“项爷不念旧恶,助美美小姐去当她的魏后,我们醉风楼的姊妹都非常感激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