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江东去 1982年(03)

时间:2022-08-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大江东去(全文在线阅读) >    大江东去 1982年(03)

    去县医院的日子被宋运萍拖了又拖,终于一天雷东宝实在熬不住了,说你不走是吧,那好,我扛你走。说着真扛起老婆要走,宋运萍说还得上班,雷东宝说他是书记,上不上班他说了算,硬是扛着往外走,宋运萍无奈只好答应。一路打招呼的人不断,人家问两人去哪儿,去做什么,宋运萍都不好意思说,都是雷东宝大声撒谎。

    终于检查出来,宋运萍是真的有了,两人虽然早连儿女名字都已经起好,可还是高兴得不得了。妇产科都是女人,雷东宝不好进去,宋运萍在里面跟医生说话,雷东宝外面大声问这问那,声音响彻整条走廊。医生被烦死,有别的科室医生出来大声呵斥,宋运萍见此都无心与医生说话,医生也不愿搭理这种人家,宋运萍尴尬地走了出来,拉起依然兴奋、脸红、粗着嗓门的雷东宝急急走出医院。

    走到外面,宋运萍才低声埋怨雷东宝的嗓门,说这儿又不是乡下,说话大声被人难看。雷东宝压根就不当回事,也不会觉得难堪,不管宋运萍的埋怨,拉她去买吃的。宋运萍见他依然大着嗓门毫不在意的样子,只能心里叹一声气。想随便他去,可心里又总惦记着别人的眼神,又骂自己怎么变得琐碎,可看到别人投来的讥诮目光她又心烦。自从上回省悟到自己怀孕后,她心里一直有放不下的担心,总觉得后面的事责任重大,有无数大事小事需要在孩子出生前解决,可她又暂时不知道从哪儿做起,雷东宝又只会大而化之,她心里一直很烦,今天结果出来,她很想与医生好好谈谈该注意什么,她想把心里的担心都问出来,她极其需要医生的建议,可被雷东宝大嗓门打断,她心中生出火气。

    雷东宝兴高采烈说着有儿有女的美好生活,直走出好一会儿才留意到宋运萍的臭脸,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还是医生说啥了?”

    “医生说啥都被你打断,医生还能说啥。我想了多少个问题,都没法问。”

    “嗳,我们转回去,再问。我保证管住嘴巴。”雷东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忙捂住自己的嘴,只留两只鼓溜溜的大眼,像青蛙似的。

    宋运萍哭笑不得,扯下雷东宝的手,道:“还回去什么,去新华书店找本书看看。你啊,我跟医生说话时候你插什么嘴,医院又不是小雷家,不是你当家做主。”

    “行,家里的事你做主。萍萍,医生有没有说不可以拍照?”

    “怎么问这个?”说话时候宋运萍也看到旁边的照相店,橱窗里展着色彩鲜艳的彩色照片。他俩结婚时候穷,只拍了一张黑白结婚照,还是她掏的钱。这会儿生活好了,看见美丽的东西,她无法不动心。“应该没问题的,东宝,我们照张彩色的。”

    “多照几张,嘿嘿,你还得照全身,照片拿来,你后面写上字,以后给儿子看,喏,这张,一家,有三个人,一个还在娘胎里。”雷东宝见宋运萍舒开眉头,他也高兴,话又多了。

    宋运萍听着直乐。雷东宝一般不沾手钱,钱都是她拿着,她到柜台开票,她想拍两张,一张两人的两个头,一张两人的全身,可雷东宝一定要多拍几张,她嫌贵,不肯,最后皮夹被雷东宝拿走,开了五张的票,排队等候时候宋运萍直埋怨,雷东宝心里正高兴着,才不在乎。但宋运萍埋怨会儿,还是动手给丈夫整顿仪容,掏出手绢帮他擦脸,雷东宝闭着眼睛乖得跟猫似的,可惜宋运萍知道这是个披着猫皮的虎,才不会受骗上当。然后宋运萍自己找镜子想把辫子重新梳一梳,雷东宝指指外面橱窗上挂的美女说披着好看,宋运萍不肯,觉得害臊,硬是要梳起来,雷东宝不说话光行动,搞破坏,没搞两下轮到他们拍,摄影师在门口一声吼,宋运萍只好披着如云秀发进去,臊得脸都抬不起来。

    宋运萍编过麻花辫的头发散开来后如烫过一般,摄影师看着叫好,亲自操梳子将她一边头发梳出一缕顺着脸盘子垂到胸前,一边头发夹到耳朵后,又帮她将很少的碎发梳成薄薄的刘海儿,这一来,宋运萍看上去异常妩媚。雷东宝虽然挺不喜欢男摄影师翘着兰花指围着他妻子转,可看到效果,他就不说了,将拳头藏到背后。

    摄影师退走,灯光一打,雷东宝看到他的萍萍两眼晶亮,睫毛小扇子一般,头发更是像蒙了层雾,脸嫩得跟剥壳鸭蛋似的,喜欢得眼睛挪不开,对着萍萍喃喃自语“好看,好看”,连摄影师的指令都没听见。摄影师心说这样也挺好,算是含情脉脉,就叫着“保持保持,笑”,开始数数。雷东宝充耳不闻,心痒难搔地想亲亲妻子,结果闪光灯闪前,他正好亲在那只露出来的耳朵上,摄影师惊觉时,手已按下去,拍出一张“废片”。

    几天后雷东宝独自到县照相馆拿照片,看到这张“废片”,乐不可支,没与照相馆计较。晚上回家与宋运萍两个看着直乐,捧着肚子笑好半天。里面,宋运萍察觉到身边的偷袭,惊异得一条眉毛高,一条眉毛低,而雷东宝则是一脸奸计得逞的得意,样子滑稽至极。两人回头又缩印了两张,各自皮夹里夹着,天天都可以看见。反而是其他正正经经的照片不被重视。宋运萍总指着里面的雷东宝说,这坏爹,哪有一点当爹的样子。雷东宝指着里面的宋运萍说,这小姑娘,才一点点大就当娘了,看着不像。

    八月的几天,两个准备当爹娘的嘻嘻哈哈地过,这张“废片”将本来焦躁的宋运萍从情绪中牵出来,每当她又忧心的时候,自觉取出照片来看,一看就万事太平。

    但,八月即将结束时,一条噩耗从县里传来。暑假过来探亲的徐书记爱人,在阳台帮徐书记晾晒冬被时,厚重的冬被没搁稳掉下,站凳子上的徐书记爱人瘦弱的身子给被子一带,一头栽下三楼,竟然摔死。

    雷东宝一听说这消息就去县里找徐书记,他如今在县里可以直进直出。可到了县里被告知,徐书记连夜带遗体回京了,都说这么冷静的人,爱人一去世,整个人跟傻了似的。也有人说徐书记到底是北京来的,派头大,大热天还把遗体囫囵地送回北京。

    等听说徐书记回来,雷东宝又想去看看,徐书记的秘书出面婉拒,说如果没别的事,徐书记的家事到此为止,不要特殊对待。于是雷东宝总是与别人一起见到徐书记,见到徐书记的笑容褪减了,人清瘦了,态度好像消沉了。单独接近徐书记的时候,雷东宝知道自己不是花言巧语的料,他能做的就是紧紧握住徐书记的手,用力摇几下,似是给人打气。徐书记也是知道的,他会伸手拍拍雷东宝的手背,流露一丝黯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