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明史(卷一百十七 列传第五)

时间:2022-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廷玉 点击:
明史(全文在线阅读)>  卷一百十七 列传第五

   ◎诸王二

  ○太祖诸子二
  蜀王椿 湘王柏 代王桂(襄垣王逊燂 灵丘王逊烇 成钅具 廷鄣)肃王楧 辽王植 庆王勍 宁王权
  蜀献王椿,太祖第十一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八年命驻凤阳。二十三年就藩成都。性孝友慈祥,博综典籍,容止都雅,帝尝呼为“蜀秀才”。在凤阳时,辟西堂,延李叔荆、苏伯衡商榷文史。既至蜀,聘方孝孺为世子傅,表其居曰“正学”,以风蜀人。诣讲郡学,知诸博士贫,分禄饩之,月一石,后为定制。造安车赐长史陈南宾。闻义乌王绅贤,聘至,待以客礼。绅父祎死云南,往求遗骼,资给之。
  时诸王皆备边练士卒,椿独以礼教守西陲。番人入寇,烧黑崖关。椿请于朝,遣都指挥瞿能随凉国公蓝玉出大渡河邀击之。自是番人詟伏。前代两川之乱,皆因内地不逞者钩致为患;有司私市蛮中物,或需索启争端。椿请缯锦香扇之属,从王邸定为常贡,此外悉免宣索。蜀人由此安业,日益殷富。川中二百年不被兵革,椿力也。
  成祖即位,来朝。赐予倍诸藩。谷王橞,椿母弟也,图不轨。椿子悦燇,获咎于椿,走橞所,橞称为故建文君以诡众。永乐十四年,椿暴其罪。帝报曰:“王此举,周公安王室之心也。”入朝,赉金银缯彩钜万。二十一年薨。
  世子悦熑先卒,孙靖王友堉嗣。初,华阳王悦爠谋夺嫡,椿觉之,会有他过,杖之百,将械于朝。友堉为力请,得释。椿之薨,友堉方在京师,悦爠窃王帑,友堉归不问。悦爠更诬奏友堉怨诽。成祖召入讯之,会崩。仁宗察其诬,命归藩。召悦爠,悦爠,犹执奏。仁宗抵其章于地,迁之武冈,复迁澧州。宣德五年,总兵官陈怀奏都司私遗蜀邸炮,用以警夜,非制。诏逮都司首领官。明年献还二护卫。从之。是年薨。妃李、侍姬黄皆自经以殉。无子,弟僖王友〈土党〉由罗江王嗣,九年薨。献王第五子和王悦菼由保宁王嗣,天顺五年薨。继妃徐氏,年二十六,不食死,谥静节。子定王友垓嗣,七年薨。子怀王申鈘嗣,成化七年薨。弟惠王申凿嗣,弘治六年薨。子昭王宾瀚嗣,正德三年薨。子成王让栩嗣。
  自椿以下四世七王,几百五十年,皆检饬守礼法,好学能文。孝宗恒称蜀多贤王,举献王家范为诸宗法。让栩尤贤明,喜儒雅,不迩声伎,创义学,修水利,振灾恤荒。嘉靖十五年,巡抚都御史吴山、巡按御史金粲以闻。赐敕嘉奖,署坊表曰“忠孝贤良”。二十年建太庙,献黄金六十斤,白金六百斤。酬以玉带币帛。二十六年薨。子康王承龠嗣,三十七年薨。子端王宣圻嗣,万历四十年薨。子恭王奉铨嗣,四十三年薨。子至澍嗣。崇祯末,京师陷,蜀尚无恙。未几,张献忠陷成都,合宗被害,至澍率妃妾投于井。
  湘献王柏,太祖第十二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八年就藩荆州。性嗜学,读书每至夜分。开景元阁,招纳俊乂,日事校仇,志在经国。喜谈兵,膂力过人,善弓矢刀槊,驰马若飞。三十年五月,同楚王桢讨古州蛮,每出入,缥囊载书以随,遇山水胜境,辄徘徊终日。尤善道家言,自号紫虚子。建文初,有告柏反者,帝遣使即讯。柏惧,无以自明,阖宫焚死。谥曰戾。王无子,封除。永乐初,改谥献,置祠官守其园。
  代简王桂,太祖第十三子。洪武十一年封豫王,二十五年改封代。是年就藩大同。粮饷艰远,令立卫屯田以省转运。明年诏帅护卫兵出塞,受晋王节制。桂性暴,建文时,以罪废为庶人。
  成祖即位,复爵。永乐元年正月还旧封。十一月赐玺书曰:“闻弟纵戮取财,国人甚苦,告者数矣,且王独不记建文时耶?”寻命有司,自今王府不得擅役军民、敛财物,听者治之。已复有告其不轨者,赐敕列其三十二罪,召入朝,不至。再召,至中途,遣还,革其三护卫及官属。王妃中山王徐达女,仁孝文皇后妹也,骄妒,尝漆桂二侍女为癞。事闻,帝以中山王故,不罪。桂移怒世子逊煓,出其母子居外舍。桂已老,尚时时与诸子逊炓、逊焴窄衣秃帽,游行市中,袖锤斧伤人。王府教授杨普上言:“逊炓狎军人武亮,与博戏,致棰杀军人。”朝廷杖治亮,降敕责戒,稍敛戢。十六年四月复护卫及官属。
  正统十一年,桂薨。世子逊煓先卒,孙隐王仕壥嗣。景泰中,尝上言总兵官郭登守城功,朝廷为劳登。天顺七年薨。子惠王成炼嗣,弘治二年薨。子聪沫先封武邑王,以肆酒革爵。已,居惠王丧,益淫酗,废为庶人,迁太原。久之,惠王妃为疏理,复封武邑王,卒。子懿王俊杖袭封代王。
  嘉靖三年,大同军叛,围王宫,俊杖走免。事平,赐书慰问。六年薨。子昭王充耀嗣。十二年,大同军又叛,充耀走宣府,再赐慰问。事平,返国,奏:“乱贼既除,军民交困,乞遣大臣振抚。”诏允行。二十四年,和川奉国将军充灼坐罪夺禄,怨充耀不为解,乃与襄垣中尉充耿谋引敌入大同杀王。会应州人罗廷玺等以白莲教惑众,见充灼为妖言,因画策,约奉小王子入塞,藉其兵攻雁门,取平阳,立充灼为主,事定,即计杀小王子。充灼然之。先遣人阴持火箭,焚大同草场五六所,而令通蒙古语者卫奉阑出边,为总兵周尚文逻卒所获,并得其所献小王子表,鞫实以闻。逮充灼等至京,赐死,焚其尸,王府长史等官皆逮治。总督侍郎翁万达疏言:“大同狭瘠,禄饷不支,代宗日繁衍,众聚而贫。且地近边,易生反侧。请量移和川、昌化诸郡王于山、陕隙地。”诏改迁于山西。先是,景泰间,昌化王仕墰乞移封,景帝不许,至是乃迁。代宗自简至懿,封郡王者凡二十有三,而外徙者十王。
  二十六年,充耀薨。子恭王廷埼嗣。饶阳王充跼数以事侵廷埼,恐得罪,乃以陈边事为名,三十一年奏镇、巡官之罪。世宗为黜巡抚都御史何思,逮总兵官徐仁等。充跼益骄,遂与廷埼互讦,前后勘官莫能判。巡抚都御史侯钺奏夺其禄,充跼怒不承。三十三年诏遣司礼少监王臻即讯,充跼乃伏,下法司,锢高墙。万历元年,廷埼薨。子定王鼐铉嗣,二十二年薨。无子,弟新宁王鼐钧嗣,薨。子康王鼎渭嗣,崇祯二年薨。再传至孙传齐。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入大同,阖门遇害。
  襄垣王逊燂,简王第五子,分封蒲州。诸王就藩后,非请命不得岁时定省。逊燂念大同不置,作《思亲篇》,词甚悲切。其后,宗人聪浼、聪泈、俊〈木难〉、俊榷、俊〈田朵〉、俊杓、俊噤、充焞,皆娴于文章。俊噤,字若讷,尤博学,有盛名,不慕荣利。姊陵川县君,适裴禹卿,地震城崩,禹卿死。县君以首触棺,呕血卒。年二十有一。诏谥贞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