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五国合从

时间:2022-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三章 五国合从

翌日项少龙借口疗伤休养,率领娇妻爱儿和十八铁卫返回牧场,滕翼亲自带兵护送,且又得到小盘和昌平君同意,项少龙不在时,由滕翼代掌军符,同时以乌果接替国兴的职务。
  若在以前,必过不了吕不韦那一关。但现在只要小盘不反对,军职的委任调动便操在昌平君这个太尉手上。
  当然,吕不韦仍是有实权的丞相,只不过由于现在的职务界别分明,有些事他若还要插手就是越权了。
  没有人肯放弃已得的权力,所以吕不韦才作最后挣扎,要与杜璧和蒲鹄联成一气。
  斗争仍是方兴未艾。
  驰出咸阳城后,纪嫣然拍马来到项少龙身侧,关心地道:“她们要我询问夫君大人的伤口是否还在疼痛?“
  另一边的滕翼笑道:“嫣然自己不想知道吗?“
  纪嫣然娇啧道:“二哥笑人家。“
  项少龙见她神态百媚千娇,动人之极,不由心旷神怡,微笑道:“些许皮肉之伤,何足挂齿。“
  滕翼若有所思地道:“你们回牧场后,至紧要小心戒备,我真怕吕不韦会挺而走险,再施暗袭,又或通过杜壁和蒲鹄遣人来对付你们。“
  纪嫣然道:“储君和昌干君正研完如何落实兵制,自从吕不韦登场后,妄用先王对他的宠信,使将兵不遵鞅君定下来的规法,又私掌玺符,调动军队。若能革此陋习,吕不韦休想再遣兵来对付我们。要嘛!只好出动家将门客了。“
  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君主对军队控制极严,施行玺、符、节的制度。
  玺即君主的御印,任何军令政务,没有盖上御印,均属无效。但由于小盘尚未加冕,故必须加盖太后朱姬的玺印,才算有效。
  符就是虎符,以铜铸成,背刻铭文,一分两半,分由君主和将官持有,必须由君主发给,验合无误,才可调动兵将,但因吕不韦的专横,又借与筑郑国渠和应付战事连绵等为借口,使豪骜等兵符不还。很多时更以他的相印代替小盘和朱姬的印玺,扰乱和取代了君主的权力。
  节是指君主发出的通行证,凡远程的军队调动,须持节方能畅通无阻。
  玺、符、节本是三者缺一不可,否则不能生效。凡五十人以上的军队调动,均须连行此法。但吕不韦权高压主,由庄襄王时代开始,便逐渐打破了这成法,现在小盘借黑龙的声势,终得入手拨乱反正。
  滕翼皱眉道:“但这对蒙骜这类长期屯守边塞的大将,仍是没有多大作用。“
  纪嫣然笑道:“这虽管不到玺符节俱备的戊边将领,但至少我们不用担心会有大军来侵犯牧场,加上桓奇的速援师,怕也该有些好日子过吧!“
  项少龙开怀笑道:“不过若纪才女想用温泉滑水洗凝脂,路途上还是小心点方好。“
  纪嫣然吟哦道:“温泉滑水洗凝脂,唉!夫君真雅得教嫣然心呢!“
  项少龙意兴大发,高唱“温泉滑水洗凝脂,正是初承恩泽时“,一边拍马去了。
  接着的一圾日子,项少龙过着惬意的时光。每日练刀后,便与妻婢爱儿游山玩水,又或勤练骑射之术,闲来则研习墨氏补遗上的兵法,或和纪才女讨论天下形势,增加各方面的知识和认识。
  看着宝儿一天比一天强壮增高,那种满足快乐确非其他事物所能替代。
  岳父乌应元则忙于照应塞外的乌卓,不时外出办货。
  陶方每隔一段时间便亲返牧场,告诉他咸阳最新的消息。
  期间他只回了咸阳两趟,那是主持荆俊和鹿丹儿盛大的婚宴,与及参加杨端和与嬴盈的婚礼。
  不知不觉间夏去秋来,这天王陵和昌平君忽一齐来牧场见他,久别相逢,大家自是非常高兴。
  晚宴后,王陵和昌平君与他在大厅闲聊时,前者正容道:“储君还有个许月就足十七岁,该是纳储妃的时刻了。吕不韦力主纳齐国的小公主为妃,我们正极力反对。“
  项少龙早知两人远道而来,必有天大重要的事情,闻言道:“太后又怎样看待这事呢?“,昌平君苦笑道:“该是看缪毒有什么看法和想法,上月太后忽然到了雍都去,而在此之前她己有十多天没有参与朝会了,缪毒似变成了她的代言人。“
  项少龙心中暗叹,当然知道朱姬是避往雍都,以免替缪毒产子一事给人察知。沉声问道:“缪毒有陪她去吗?“
  王陵摇头道:“没有!现在他与吕不韦争持激烈,怎肯轻易离开?“
  看两人脸色,就知他们对朱姬忽然离开咸阳一事,生出了怀疑。
  他试探道:“你两人心中的储妃人选是何家小姐呢?“
  王陵道:“王齿孙女美秀,今年刚满十五岁,生得花容月貌,又品性贤淑,知书识礼,没有其他女子比她更适合做储妃了。“
  项少龙同意道:“若是如此,确非常理想,不过最好先安排储君和她见上一面,储君看得入眼,我们才好说话。唯一担心就是太后不同意。“
  昌平君道:“这正是我们来找少龙的原因,我们曾就此事多番请示太后,而太后临离咸阳之际,曾对储君说她不在时,一切事可由少龙为她代拿主意。“
  项少龙愕然道:“竟有此事!“
  王陵道:“这是储君亲口说的,太后还告诉储君,她最信任就是少龙的眼光和识见。“
  项少龙忽地省悟过来,知道定是缪毒心中另有人选,朱姬拗他不过,又知若依缪毒之言,必会与小盘关系更趋恶劣,故将此事推到自己身上。
  在眼前的情况和关系下,即使缪毒亦不得不卖账给他项少龙。
  项少龙欣然道:“那就照你们的主意办,唉,你们是否要把我押返咸阳呢?“
  两人闻言莞尔。
  昌平君忽又岔开话题道:“信陵君和安厘王先后于两日内死了。太子增继位为魏王,王后正是单美美。“
  项少龙心中一颤,他和信陵君虽是敌非友,但仍为他的死讯而神伤。此后平原夫人和少原君的日子定不好过。
  王陵道:“廉颇果然潜逃楚国,据说是龙阳君放他一马,否则恐怕要成了无忌公子的陪葬品。“
  项少龙竭力不去想这些无奈的事,问道:“吕不韦最近有什么动静呢?“
  昌平君叹道:“吕不韦现在和缪毒三日一小吵,十日一大吵。蒙骜则领兵攻韩,连取十五城,威望剧增。燕人和赵人又开战了,赵人用李牧为帅,燕人那是对手,武遂和方城都给李牧攻下。幸好赵王怕李牧势大,下令他按兵不动,否则说不定早攻入燕京去呢。“
  项少龙想起太子丹,头都大了起来,讶这:“齐燕没有开战,反是赵燕争锋,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