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功亏一篑

时间:2022-07-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二章 功亏一篑

朱姬吩咐项少龙坐到她身旁后,就透过帘幕凝望窗外流水般逝去的咸阳夜景。
  主街上拥满了庆祝春祭和因黑龙出世而雀跃欢欣的秦人。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之声不绝如缕,份外衬托出朱姬空虚无着的心境。
  自从庄襄王异人过世后,朱姬就从未真的快乐过。
  她的一生是由吕不韦造就出来的,但亦正因吕不韦而毁去。
  恐怕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和吕不韦间的恩怨。
  缪毒虽看似非常风光,但由始至终也只是被各方面利用的一只棋子。
  想不到以朱姬的精明厉害,一旦迷恋起男色来,竟亦会糊涂至此。
  正心中感叹时,朱姬香唇轻吐道:“少龙!我往后该怎么办呢?“
  恍惚间,项少龙像再钻入时空机器里,回到了昔日在邯郸和朱姬初相识时那段日子,心中一颤道:“太后……“
  接着再不知说什么话才好了。
  朱姬别转娇躯,定神瞧着他道:“对不起!“
  项少龙愕然道:“太后何出此言?“
  朱姬垂下头,凄然道:“我自己都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但有些时候,我真恨不得有人可把你杀了。“
  项少龙知道她是指允准管中邪和自己决斗一事,叹了一口气道:“我绝不会怪太后的,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怪你。“
  朱姬娇躯剧颤,抬头往他望来,好一会后,忽然道:“那条黑龙究竟是真是假,求你不要瞒我。“
  项少龙立时无名火起,知道朱姬仍在为缪毒打算,冷冷道:“当然是真的,要假能假得来吗?“
  朱姬呆望了他一会,又别过头去瞧往窗外,苦笑道:“少龙你生气了,有时我真希望你能打我骂我,那人家还会好受一点。“
  顿了顿续道:“我太熟悉你了。只从你刚才答话的神态,就知那只是条假龙,这么厉害的计策,定是你想出来的,没有人比你更会装神弄鬼了。“
  项少龙心中一热,涌起连自己都难以明白的情结,凑到她小耳旁,柔声道:“此刻我真想狠狠揍太后一顿!“
  朱姬娇躯剧颤,“啊“!的一声转过娇躯,眼中射出复杂难明的神采。
  项少龙差点要封上她香唇时,马车倏地停下,原来已抵达王宫。
  项少龙心中暗叹。
  命运毕竟是不能有分毫更改的。
  朱姬抵达宴场时,小盘、吕不韦和群臣如常地热烈欢迎她,大家就像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般。
  蒲鹄、杜璧均有出席,且神色平静。
  假若邱日升有机会到此一看,定会为自己的牺牲觉得不值。
  项少龙却因国兴之死心情大坏,坐入李斯和昌平君那席时,沉声问道:“管中邪在那里?“
  李斯两人听他语气不善,吓了一跳,齐问道:“少龙想怎样?“
  项少龙此时已找到坐于他下方隔了五席的管中邪,正和吕娘蓉、许商、连蛟并坐细语。
  昌平君为了缓和气氛,笑道:“那三绝才女果是名不虚传,一曲虽罢,但我耳内仍像缭绕着她那动人的歌声。“
  项少龙深吸一日气道:“我要杀死管中邪!“
  两人大感愕然,一时无言以对。李斯只能道:“少龙三思f“
  此时小盘、吕不韦和一众大臣正轮番向朱姬敬酒,刚告一段落,各自坐好,千多人的大殿堂静了下来,等待朱姬说话。
  项少龙怒气上涌,倏地起立。
  众人眼光立时被吸引,集中到他身上去。
  项少龙豪气冲天而起,扬声道:“微臣上趟与管大人比武一事,因管大人剑断而止,今见管大人已另佩宝刃,忽感手痒,望能与管大人再比试一场,以作助兴,请储君与太后赐准。“
  大殿倏地静了下来,人人脸现错愕之色,显是没想到项少龙会有此一着。
  事实上前两次比武,项少龙都是被迫作战,只有今次因心愤国兴之死,主动出击。
  就在这刻,每个人都知道项少龙是对管中邪动了真怒,决意把他杀死了。
  吕不韦脸色微变,冷哼一声,抢在小盘和未姬之前答道:“今晚乃大喜之日,不宜妄动刀兵,少龙若因私人恩怨……“
  一声长笑,起自缪毒之口,只听他阴恻恻道:“仲父此言差矣,上趟难道是仲父大悲之日吗?为何仲父却一力主战?“
  吕不韦双目厉芒烁闪,狠狠盯了缪毒两眼,正想回敬,管中邪长身而起道:“项统顿果然眼利,看出卑职新佩的齐国名剑“射日“非是凡品,不易折断,故动了雅兴,若储君、太后和仲父赐准,中邪乐于奉陪。“
  小盘哈哈一笑道:“这才是我大秦的好男儿,请太后赐准。“
  朱姬定睛看了项少龙好一会后,秀眸射出感激之情,点头道:“我大秦向以武力卫国,两位卿家正体现了我大奏的尚武精神,准予所请。“
  项少龙知道朱姬会错了意,以为自己是因她受辱而要拿管中邪出气,不过这时那管得那么多,谢旨后,与管中邪同时离席往殿心走去。
  所有人都惑受到那种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的凝重气氛。
  这是两人第三次交手了。
  管中邪,两次都落在下风,今趟能否扳回败局呢?
  在某一个程度上,项少龙今次确是冒险了一点。或可说不值得这么去冒这个险。
  管中邪第一次胜不了项少龙,皆因他认为犯不着因一个他以为命不久矣的人而受伤。第二次却输在对百战刀法全无认识而措手不及,但仍能借剑断逃生,甚至分毫无损。
  现在管中邪已对百战刀法有了应付的经验,而且定然拚力死战,冀能保命,在这种情况下,鹿死谁手,确是未知之数?
  所以李斯才劝他三思。
  但这时的项少龙却完全忘掉了生死荣辱,只感到若任由这杀死国兴的凶手继续在眼前逍遥自在,便很对不起这位刚要效忠自己的手下了。
  在这一刻,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剑士。
  其他一切全不在考虑之列。
  管中邪并非吕不韦,没有任何一部历史书或电影说过他能活过今晚夜。
  座上的吕娘蓉已脸色苍白如纸。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项少龙此刻不杀管中邪誓不罢休的心态了。
  刚才管中邪和许商、连蛟三人才在谈论当着项少龙眼前射杀国兴一事。
  那时她便浑身不安,知道项少龙绝不肯咽下这口气,但仍想不到项少龙甫进场即向管中邪愤然挑战。
  项少龙尚有一个考虑的因素,就是管中邪的箭术杀伤力太大了,若将来公开对阵时,只要他扳开强弓,己方便不知谁能保命,故若可早点除去他,等若先救回了自己或滕翼荆俊等某一人的性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